:其实“ ”也不是我的一个词汇,我从来也没有这样去想很多,因为我觉得知识分子本来就应该是 ,应该关注公共利益,批判社会,但什么精英不精英,我很少去想。 徐坦:您这种态度,很像欧洲,比如英法的 …. 那负责拨款的局长说, 上面没叫我撤消这个预算,我没有 权利 撤消这个预算;不然干部思想可能会不安了,不去干这个,不好好上班了。他不跟你讨论细节,你拨了机关幼儿园,八所幼儿园要六千万,那你拨了其他 公民 团体多少万?一般人子女的公共福利是多少万?这个东西的差别怎么办? …

要翻墙?(发邮件到Gmail):CDTcaonima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