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学者张鸣走出书斋,立志成为 。他从骂学校开始,骂教育的弊端,后来是骂许多社会不平事儿。“我真希望世界太平,非常和谐,我一个字也骂不出来,但是做不到。” 张鸣一度苦恼于当下的历史文章没人看,历史老师教的课没人听,历史系的教授 …

要翻墙?(发邮件到Gmail):ziyouhulianwang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