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语总比官话强

——为两会上的两种声音喝彩

 

   
据说新华社某评论员创造出了一种“喝彩体”。今天我也从善如流,喝他一次彩。

   
关于国家的议会,我一再坚持认为“开会就要吵架”,不吵架你来开哪门子会议?吵架是手段,各方利益妥协是目的。

   
西方国家,以及东方的韩国、、台湾地区,议会是吵架的地方;在中国大陆,则是用来举手、鼓掌的。不过,这几年的两会,我们越来越看到其进步。两会没有吵架的,但至少出现了两种声音:官腔和人话。

    在人话中,又分两类:一类是脑子进水的雷人雷语,一类是用良心为百姓代言的。

   
本次两会的雷语如下:

 

   
雷语1,不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 

   “不要鼓励农村的孩子去上大学,因为一旦农村孩子读了大学,就回不到自己的家乡,回不去自己的家乡就是一个悲剧。”在全国政协委员无党派联组的分组讨论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中华民族博物馆馆长王平语出惊人。她表示,自己常年深入农村地区,认为城镇化让每个地方都千篇一律,甚至不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

 

   
雷语2,煎饼不如鸡蛋灌饼

    天津代表刘美丽提案:加强北京煎饼果子摊儿的治理刻不容缓。她指出北京的煎饼果子普遍无法入口,煎饼绿豆面含量不足,软粘没有咬劲儿,果毕儿不够酥脆,面酱偏咸,而且标配只有一个鸡蛋,已经严重影响了京城人民的早点质量。再不改善,她已经考虑改吃鸡蛋灌饼了。

 

   
雷语3:房价上涨是因为老百姓钱太多了!


   
政协委员、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表示,房价上涨根本是一个货币问题,因为老百姓手中的钱太多了。

 

   
雷语4: 北京女委员梁蓓的“20岁女孩嫁40岁男人”的言论是以前的笑话,不属于本次两会。

 

    再来看那些良心语: 

  
 良心语1: “政府应该是穷政府”

    这句2011两会略微象样的人话,是审计署原审计长李金华说的——。“老百姓涨一次工资、增加点补贴难得很,为什么政府有些钱花得就那么容易呢?”
“我当审计长的时候,请外国朋友来访问,人家说我们今年去不了,因为没有这方面的预算。中国呢,只要有出国的指标,不管有没有钱,就肯定能想办法出去。”——李金华

 

  
良心语2;郑渊洁是精神病患者

  
这不是诽谤,是郑渊洁自己说的:“我56岁,有北京户籍,是北京市民。我有户口本和身份证。可是我从来没有过选民证。正值开人大会,我查阅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选举法》,只有3种人不给。
1、未满18周岁;2、被剥夺政治权利的罪犯; 3、精神病患者。前两项我都不是。我56年从来没拥有…

   

  
 良心语3:高房价跟普通老百姓根本无关

   
全国工商联主席黄孟复:“高房价跟普通老百姓根本就没有关系”、“北京房价2万还是3万,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根本就没有痛苦,他们有什么痛苦呢?2万我买不起,涨到3万我还是买不起。跟普通老百姓根本就没有关系。除非降到3000元,可能吗?”

   

   良心语4:公车改革势在必行

  
全国政协委员杜黎明做了题目为“推进公务用车改革势在必行”的发言:目前,党政机关及行政事业单位公务用车总量已达200多万辆(不包括医院、学校、国企、军队配车),每年消费支出已达1500亿—2000亿元,每年车辆购置费增长率为20%以上。且公车2/3以上时间被私用。

   

  
良心语5:全球14万公里收费公路10万在中国
  
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省监察厅副厅长孙继业列举此数据后,建议全国收费公路彻底整顿。

 

     网友们为那些良心语叫好,同时嘲笑那些雷语。我要提醒的是:脑子进水的雷语固然不好,但至少比空洞的官腔要强100倍。雷语至少给咱提供了娱乐素材吧?如果总嘲笑这些雷人雷语,把他们吓得又跑回到说官话、屁话、鬼话的境地,那才是最糟糕的。

   
我们最不能接受的,是那个申纪兰,连任近60年人大代表,多次自豪地说:“我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对此,网友评价说:她赞同过反右,也赞同给右派平反;她赞同过大跃进,也赞同联产承包;她赞同过文革,也赞同否定文革;她赞同过打倒刘少奇,也赞同给他恢复名誉;她赞同过反击右倾翻案风,也赞同邓小平提出的改革开放。

   
倪萍倪大婶颇有申纪兰第2的风范,对于这种人,才是最要谴责的。

    不是总说中国人民素质差、不适合民主吗?那咱就承认了:我们某些代表委员素质确实差,但只要说人话,虽然可笑,也属进步,给予肯定。

     或许体制并没有给民主留出路,人话说多了,路就有了。

     

     链接:
《开会不吵架,你来干啥》     


 

要翻墙?(发邮件到Gmail):gongminshehui1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