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访谈被违法转载的法律思考

 游云庭

2011-03-15 01:29:02

  近日,《南都娱乐周刊》对韩寒专访文章被腾讯娱乐频道转载,该刊负责人陈朝华先生在微博上进行了控诉:“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南都娱乐周刊的韩寒专访,我们没有上网,很多日报希望转载我们的报道都被编辑部婉言谢绝了,但下午3点不到,腾讯娱乐就全文发了我们的专访内容,还标明是来自南都娱乐周刊!整篇文章,只有文字,没有相关图片,一看就是自己打字上网的!!然后,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这专访了!”

  搜索了相关内容,发现腾讯已经删除那篇访谈的网页,搜索引擎快照仍可以显示。不过,这个删除对《南都娱乐周刊》意义不大,互联网上这篇文章已经转载的铺天盖地,各大门户、地方网站甚至是人民网都有刊登相关内容。下面是笔者对此事件的一些思考:

  一、为什么《南都娱乐周刊》不授权他人刊登韩寒访谈?在互联网时代,技术的进步使内容的复制和传播变得非常简单,这一方面加快了文化的传播,另一方面,也使传统平面媒体面临巨大的生存危机,他们以往生存凭籍的报刊杂志发行费用以及广告费用均因为网络的免费传播而大大减少,更重要的是,读者的关注度也日益偏向网络媒体。

  报刊受网媒的冲击特别大,任何日报,其新闻的快捷肯定无法与网媒相比。杂志比稍好一点,因为其内容以专业性、深度而不是速度见长,可以和网媒错位竞争。杂志的核心竞争力就是专业+深度的报道,如果把最具核心竞争力的内容在出版后第一时间放到网上,可能会大大影响其关注度和销量,因此,《南都娱乐周刊》才不肯授权他人刊登韩寒访谈。当然,笔者认为就阅读体验而言,看纸质的杂志与网上阅读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体验,纸媒的阅读更深入。

  二、为什么腾讯公司敢于违法转载。笔者认为现行的知识产权侵权处罚力度不够,判赔标准过低是主要原因。虽然也不排除一些国人知识产权意识薄弱的因素,但腾讯公司曾经把复制修改QQ软件的珊瑚虫QQ作者陈寿福送进监狱判刑三年,抓过人家自己总得明白啥是侵权啥是知识产权犯罪吧?腾讯公司如此明目张胆的违法转载,主要还是因为直接经济成本并不高。

  目前的司法判赔原则是“填平原则”,即侵权者赔偿权利人直接损失即可,甚少对侵权者进行惩罚性赔偿,一部新上市热播的电影的赔偿金额不会高于5万元,这样一篇专访又能赔多少呢?可以说,这家大公司是吃透了现行法律的弱点而蓄意为之的。当然,大公司要面子,陈朝华指着鼻子一骂,大公司就不能像小网站那样做鸵鸟状,甚至跳出来对骂炒作一把,只能乖乖的把文章删除了。

  三、大公司侵权有什么危害?本案是一起比较典型的网络媒体侵权平面媒体的案件,与普通的侵权案不同的是,本案中的侵权方腾讯公司是一家市值高达数百亿美元的公司,其对于互联网的辐射力非常之强,因此,该公司侵权行为的危害性也特别大。虽然互联网上也有小的盗版站盗版内容的情况存在,但小站辐射力不强,搜索引擎排名也靠后,读者要搜半天才能找到盗版内容。

  而腾讯是一家有QQ弹窗这样的传播核武器的公司,其QQ即时通讯软件的同时在线人数经常超过1亿人,腾讯要推这个新闻,只要QQ一弹窗,立刻会有数千万乃至上亿人看到这个消息,哪怕不弹窗,腾讯的门户网站的流量也是非常可观的。因此,腾讯这样的大公司传播韩寒访谈对《南都娱乐周刊》的杀伤力是非常强的,而且由于腾讯的率先刊登,和其交叉许可的网站也纷纷转载,同时由于劣币驱逐良币效应,其竞争对手各大也只能被迫跟进转载。《南都娱乐周刊》指望拉动销量,加强媒体地位的独家新闻的愿望完全落空。

  最后,互联网的出现虽然加快了知识的传播和分享,但也严重挫伤了部分版权人创作的积极性,本案暴露的多个问题:互联网时代传统媒体受冲击的尴尬、目前司法赔偿标准过低、盗版猖獗大公司带头不遵守法律,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最终受损的将是广大网民,因为大家可以获得的高质量原创内容将大大减少。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e5b1240100r751.html

韩寒接受南都娱乐周刊专访 首度谈女儿、谈家庭

2011-03-14 14:35:19 星期一 

南都娱乐周刊 

  女友露面 新爸新妈温馨亮相

  与韩寒在博客上一向高调的言论相比,他的个人生活简直低调到无声。当他在周立波的《壹周立波秀》上坦言有结婚生子的打算后,去年年末真的传来了他当爹的消息。不过就如《独唱团》的真正停办原因一样,韩寒作为娱乐人物的新闻,总是从欲盖弥彰到销声匿迹。在这本广受关注的杂志因为种种原因夭折之后,我们好奇地探究,韩寒最近在忙些什么?早春二月,韩寒和传说中的“孩子她妈”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两人如常从家里出门,女友金丽华开着无牌英菲迪尼,韩寒则坐上副驾驶,两人前往吴中路一带的二手精品车店“逛街”,这应该是他们无数平凡午后的一个,在家门口小小的犹豫之后,他们并没有把襁褓中的“韩小寒”带出门。

  皮肤白皙,面容秀气的金丽华是韩寒背后的女人,一直以来以她的低调和温润支持着她爱的男人。我们只在少数有关韩寒赛车的新闻图片里看到过她的身影。据说她是韩寒的高中同学,相恋多年,亲密关系已如家人。韩寒生女消息传出前后,网上还有两人已在金茂摆酒结婚的传闻,但这一切都没有得到当事人的证实。多年来,金丽华以“助理”身份默默参与韩寒的文学出版工作,被《独唱团》同事们称为“老板娘”。作为中国数一数二的赛车手身边的女人,金小姐的开车技术也绝非等闲之辈,简直堪称“女中豪杰”。整个下午,两人都在多家精品4S店内进进出出,了解各种信息,“爱车”之心看来绝非虚名。

   斗智斗勇 “考核”记者业务水平

  又一个慵懒的午后,韩寒出门遛狗,在家门口转游半天后,韩寒带着爱犬回家,休息片刻,再度出门。这一次他开的是一台无牌的宝马,先去4S店洗了个车,愉快地在苏州河边打了一通电话,随后便和车友会合。两人在宽敞的松江郊区大马路上做赛车训练,约定并排起跑线,随后一同加速,玩了一会而,韩寒便和朋友一同回到朋友家吃饭。接受我们的专访中,韩寒谈到《独唱团》停刊后,他每天的生活都相当规律,睡到自然醒,起床看看新闻,做做锻炼,下午为爱车做做保养。晚上看碟上网,就跟任何一个普通的网友一样。2月28日,韩寒有一个公开活动要出席,《观音山》上海记者会,他分文未收地替电影写了MV歌词,在发布会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范冰冰,他的表现有些久未露面的羞涩。

   活动结束,他驾车一路开到了远离市区的宝山,来回转游之后先停车加油,随后前往超市买东西,之后又将车开回大马路绕圈。后来回复记者的采访时,韩寒坦承,这是一次对我们跟车的“技术测试”,并肯定“司机的水平还算是不错的”,“我分别在加油站和超市停下对其进行了业务水平的考核,都算过关。因为我在北京的时候,对另外一家周刊进行考核时候就去了加油站,他跟在我后面只好硬着头皮一起加油,否则停着不加油就很突兀,趁他加油我就走了。你刊就很好地选择了加油站的出口前路边等待。在超市前起步你刊也故意等我先走了200米过了转角才启动,大有进步。一般明星应该是很难甩掉的,当然最后我一看吃饭时间到了,也不好意思耽误你们吃饭,就先走一步了。”

  韩寒早前在北京与某女主播等友人聚会时曾被本刊偷拍,当时被求证的韩寒表示了对我刊及首席记者卓伟的大力支持,他认为只要不在名人家里装偷拍设备,公共场合被偷拍是他们成名的代价,“公众在社会新闻领域没有知情权,只能在娱乐圈找点真相的安慰了。”

  于是,被本刊偷拍多次的韩寒非但没有动怒,反而开诚布公接受了本刊独家访问,以“近年来最详细和坦诚”的态度,对我们好奇的一些近况,做出真诚回应。

  南都娱乐:现在的你,如何看待爱情和婚姻?跟十年前的你有变化么?

  韩寒:我对爱情和婚姻一直没有什么具体的看法,我觉得遇见每一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观点。我感谢陪在我身边的姑娘,我爱她;我也想念不在我身边的姑娘,我爱她。那是不同的感受,但却都是深爱。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须强求。因为命里本来什么都没有,只有诞生和死亡,而中间的都是你要强求的部分。缘分不是走在街上非要撞见,缘分就是睡前醒后彼此想念。

  南都娱乐:如何看待社会泛滥的小三现象?

  韩寒:世界上没有小三,这个说辞是源于局外人的一种莫名其妙的仇恨。无论我们把所谓的第三者描绘得多么难听,都不能抹灭爱。当然,你可以说责任是比爱更重要的东西,但并不是在一起就是责任,或者死死地必须和一个人在一起就是责任,否则就是不负责任,我觉得这是对感情的错误粗暴概括。我觉得很多人的感情都是从第三者开始的,尤其是眼界高的人,你能看上的男人或者女人,他(她)没有什么理由和概率是单身的,要么你战胜,要么你共享。我也不觉得共享有什么败坏道德的,婚姻应该是开放的,也就是说,在获得了前配偶的理解和许可的情况下,你应当是可以叠加重复婚姻的,男女都应当是这样。你也许觉得这是对爱情的亵渎,我倒是觉得你也许不懂爱情,你不知道爱情的整个生命历程。我认为这是爱情的升华。世上唯有爱情,唯有想在一起的两个人,两个想在一起的人,便是最大,便是最正,他人皆是第三者。

  南都娱乐:韩式独特的教育法令人期待,在我国现行教育体制下,如何考虑孩子的未来?

  韩寒:我会自己编一套小学一年级到大学四年级的文科教材。当然你还是要在学校里读书的,但更多的是为了认识朋友。文科方面,你读这个教材肯定要比学校里的有意思多了。

  南都娱乐:娃以后要是想走娱乐圈,成么?

  韩寒:成啊,看谁敢泡。

  南都娱乐:我们拍到的其实也是最近一些你的生活状态,似乎挺简单的,常常去4S店洗车保养之类的,最近在忙什么呢?

  韩寒:我其实没有忙什么,你们应该拍到了我洗车或者去摩托车店把摩托车开回来。每天中午起床,看看新闻,做些锻炼,晚上一般谈一些事情。《独唱团》不能做了以后,可能会把以前留下来的内容做一两本图书出版,晚上再看看碟,上上网,就是这样的生活。当然,能说的我都说了,不能说的我自然没说。

  南都娱乐:《独唱团》停办后,赖以生存的事业除了赛车还有其他么?未来有哪些计划?

  韩寒:本来我的出版和赛车还一直都在,未来可能想主编一本汽车杂志,因为中国汽车杂志都被软文和广告商绑架了,我希望能做一本独立的汽车杂志。

  南都娱乐:《独唱团》已经成为一个传奇,对你来说算是梦想成真过了吗?

  韩寒:其实办一本杂志从来不是我的梦想,当时也是被朋友赶鸭子上架。但我觉得要么不上架,上架就要以一个优雅姿态上架,所以还一直做得挺坚持。只存在了一期我的确没有想到,我觉得怎么都能存在十期左右。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只要不想让你出,你就一定是非法的,想要搞你,无论你做得多好,一定能抓到你的把柄。如你们这么正规的杂志,拍个官二代估计也难逃违规办刊的处罚。好在这不算失败。

  南都娱乐:作为独立的公共知识分子,你如何始终保持自己说真话的勇气和坚持?

  韩寒:很多时候,也是一场赶鸭子上架。

  南都娱乐:你的职业赛车收入据说一年有400万,奶粉钱足够了吧?

  韩寒:其实是这样,我的场地赛每年的收入在50万左右,拉力赛一年收入在50万左右,这是连上奖金的,也就是年薪应该是差不多100万,自己练车的费用大概是三四十万,所以还略有盈余,我已经很满意了,在中国靠开赛车赚钱养家的车手应该不超过十个。赛车和出版都没有那么风光的,虽然在两个大行业都算是做到顶尖赚到最多,但肯定不如人家卖掉一套市区的公寓赚得多。从赚钱的角度来说,我的确是入错行了,这两大行业除了作家车手以外,车站老板和出版公司老板,在中国做得最好的估计一年也就几百万收入,应该是其他行业的百分之一,所以想发财千万不能来赛车圈和出版圈,但是我好幸运这都是我喜欢的行业。赚得再少十倍我也愿意。

  南都娱乐:虽然你不是娱乐圈的名人,但跟这个圈子交际还挺多的,玩得开心吗?交过娱乐圈的女朋友吗?

  韩寒:的确还交际挺多的,幸亏你们的跟拍车经常跟丢我,要不然你们肯定会觉得交际也太多了。我玩得很开心。有过演艺圈的女朋友,可你们都不知道,嘿嘿,估计你们也永远不会知道。事实上,因为我的生活非常非常的简单,我一年新认识的女孩子不会超过五个,而且应该都是工作关系,所以我没有什么机会在社会上遇见喜欢的女孩。但是演艺圈的姑娘,我常在电视里新闻里网站上杂志上看见,我自然会爱上我一眼看上的姑娘,一般来说,遇见以后,姑娘也爱我。她们在我心中不是明星,不是艺人,就是好姑娘。

  南都娱乐:在娱乐圈,你有什么一定坚持的原则么?比如会不会暗自决定过一定不做某件事、一定不跟某种类型的人合作之类的?

  韩寒:有,我不喜欢的人我觉得不会和他们合作,给多少钱都没用,经常有娱乐公司给我电话,说我能不能为某个明星写本自传,我能不能为某个歌星的写真集的照片配上文字,我觉得很奇怪,他们是当真觉得作家很低贱吗?

  南都娱乐:刚刚跟范冰冰合作了《观音山》MV,她是你心目中的标准大美女吗?在这个圈子里都有哪些好朋友?

  韩寒:范冰冰是给人感觉很舒服的一个姑娘,她当然也是美女,当然李玉和范晓萱我也都很喜欢,所以给她们写词我很愿意。

  南都娱乐:你觉得汤唯怎么样?最近传闻她在《》里的戏全被删了,你怎么看?

  韩寒:汤唯很悲情,我很支持她。中国的艺人和文人,甚至中国人的命运,其实都是在某个领导或者某几个领导,甚至领导她老婆的掌握之中,领导心血来潮,来个口号,一代人的命运就要改变,而且没有人为这些被改变或者糟蹋的命运来负责。汤唯在我心中是一个很好的电影演员,她在用她的人生演电影。没有哪个导演愿意把汤唯的故事拍成电影么?

  南都娱乐:郭敬明说,你和他被娱乐是时代的需要,你怎么看?他之前接受我们采访时说,他的作品并没有你说得那么低龄。你对他的看法有改观吗?

  韩寒:我其实很感激有这样一个人,我们截然不同,甚至连受众都完全不同,大家却这么喜欢把我们放在一起比较。前一阵子有一个记者半夜电话我,说郭敬明爆料,娱乐圈要出巨大的颠覆性新闻,问我知道是什么吗?我说郭敬明又没睡在我身边,我怎么知道。但是我其实很害怕,一晚上没睡好觉,因为前几天我的手机刚丢,里面事关重大。当然不是我和郭敬明的内容,好在最后什么都没有。

  坦诚的说,他有着广大的受众,一帮正待建立世界观的孩子,大家其实不需要他做什么更多的事情。我就是觉得很奇怪,他这样一个人,天天看电脑,天天上微博,难道看着这么多悲催的故事,他就没有感觉么?很多时候,他只需要表达出一句,大意就是这很不公平,祝福他们,大家都会对郭敬明刮目相看。如果他觉得对人是有危险的,但那些要被抽胆汁的黑熊真的很可怜,你总能对着熊给你的粉丝说两句吧。可能有些人觉得,人各有志,不能强求,但是,这是一个作家的职业底线。只有在这个底线之上,你才能追求各自不同的文艺方向。这是我对他真诚的建议。

  南都娱乐:听说你被限制出售,行动被监控,是真的吗?

  韩寒:这不是真的,虽然经常被删文章,杂志也遭遇一些麻烦,但是从来没有官方的人来找过我,可能他们怕出现在我的回忆录里吧。我出境很自由,而且应该还能回境。监控我行动的一般都是娱乐记者。

  南都娱乐:你认为我刊的存在有何价值?

  韩寒:我还是一直会看的,其实市面上有很多娱乐刊物,但是很多为了夺眼球,会把话写得非常难听,只要拍到你,里外不是人。穿得随便吧,就是邋遢过气;穿得隆重吧,就说上街博眼球还没人看。开好车就一定是富商送的,开破车就是事业下滑。我觉得你刊还是比较客观和公正的。而且你刊一般都不会带有很大的恶意去故意搞某人或者为了销量去做一些很出格的事情,而一般重大八卦都出自你刊,而且很多八卦据我所知,有着相当高的真实度,你刊是国内少数比较实事求是的刊物。你刊可改刊名为《求是》。

  但是有两个善意的建议,一个就是里面的软广告实在是有碍观瞻,那些软广告一看就知道是广告,配图和行文都不好,直接拉低了你刊的档次,还不如直接上硬广告更好。还有,建议你刊主编或者是南都集团为你刊工作人员配备性能更好、舒适度更佳的车辆,而你刊在上海也需要更多的人手,我的赛车培训班下个月会开班,我可以赠送你们两个高级驾驶技术培训的名额,以精进司机的驾驶技术,挖出更多喜闻乐见或者骇人听闻的八卦内容来回报读者。

  来源:http://ent.yunnan.cn/html/2011-03/14/content_1530005.htm

“我是在想……”:周一,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盟委员会总部,欧洲央行行长让·克洛德·特里谢(Jean-Claude Trichet,图左)和卢森堡首相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在一次有关“欧洲稳定机制”的政府间部长级会议刚开始时交谈。

小心翼翼:美国马萨诸塞州纽伯里,一栋建筑上挂着“无从逃生”的标语,其针对的是在新罕布什尔州西布鲁克附近的核电站。日本核危机引发的焦虑和不安使得美国国会议员和活动人士号召重新考虑美国的核能政策。

暴风雨中:周一,北非移民乘船抵达意大利南部的兰佩杜萨岛。今年,突尼斯长期统治者本·阿里(Zine al-Abidine Ben Ali)的政权在内乱中被推翻,紧接着,数千名突尼斯人逃离家园。

类别:转贴 查看评论

要翻墙?(发邮件到Gmail):gongminshehui1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