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日,筆者參與了香港記者協會主辦的金堯如新聞自由獎頒獎禮兼研討會,題目為「如何利用互聯網突破新聞封鎖」。不知道為什麼,近年來這題目無論什麼時間討論,都是合時的,也有新的發展,反映互聯網的確已經成為極權政府與人民之間鬥爭的主要博奕戰場。

對於生活於與互聯網監控的科技、法規和運作可謂領先全球的中國大陸一水之隔的香港人,其實對於中國的防火長城理應感受至深,始終,每天數以十萬計的港人,一步過了羅湖橋或透過其他交通工具進入大陸境內,立刻墮進了互聯網的「迷離境界」(Twilight Zone),本來無Facebook不歡的網癮君子也只好忍受「冷火雞」,「頂」一下癮,做生意的即使萬般不便,也敢怒不敢言。

進入迷離境界只好逆來順受

所以,筆者在研討會上提出,為什麼香港的媒體對這影響香港人生活和營商環境的重大問題,竟然似乎完全沒有興趣「追擊」,連基本報導一下也往往「費事」?相比香港媒體每天追訪的「中港跨境」問題,例如搶購奶粉事件,其實在內地港人要面對防火長城,肯定對更多市民直接影響更深,對商家帶來經濟代價也更高,為何媒體報導會厚此薄彼?

筆者觀察香港傳媒對中國互聯網自由問題的冷感的另一例子,就是從去年Google「撤出中國」事件中,筆者接受了多國的報章及電子傳媒查詢和訪問,包括英、美、加、日、澳、德,甚至中東,但偏偏香港的媒體就興趣不大,採訪相對少得多,問的多數也不及外國傳媒的深入;至今年Google在不久之前再投訴Gmail受中國封殺,情況亦重現,外國媒體包括其駐北京的記者明顯比香港傳媒關心此事。

不過,從筆者於網上和友人之間的觀察,香港人其實是絕對感覺到近期中國防火長城被收緊的影響的,有朋友的父親在內地搞廠亦發現在廣東某地登上Gmail變成慢得要命,大為不便,也非常不滿。這些受影響的人士都不是民運分子、維權人士之流,都是「奉公守法」,以商業經濟利益為先的香港商人,為什麼香港傳媒不去了解一下他們在此情況下受到什麼影響,和有什麼對策?

在香港媒體、港商和旅客間,對中國互聯網自由問題究竟是冷感,還是墮進了一種無力的逆來順受的感覺裡?是不是我們接受了一種京官不斷灌輸的「井水不要犯河水」,或是「返到大陸有些事就只好接受」的順民心態,無論這事是否合理,是否與我們在香港認為理所當然的價值觀有衝突,總之在大陸就要接受?香港人和我們的媒體,在過去曾經在改變我們國家的命運和方向,令她更開放甚至在革命歷史中,都作出過重要的影響,為什麼這要在回歸之後反而改變?

以攻為守對抗溫水煮蛙

一方面我們常言道互聯網已成為我們生活不可缺少的部分,但又怎可以把有人可能將互聯網從我們手中拿走的可能性置之不理,絲毫沒有危機感?年初我們看到埃及政府一度封網數天,以阻止反政府資訊傳播,難道沒有想起,二零零九年底新疆動亂時中國政府也曾經更徹底地、更長時間地把新疆與外的電話和互聯網通訊都截斷了?

在週日的研討會上,來自內地的傳媒人講者指出,當年在新疆被封網期間,當地商人專誠出差去甘肅蘭州,就是為了打個電話,上一上網,還興高采烈地在申報開銷的文件上出差目的一欄寫:「上網」。沒有網可上的日子中,市民最不滿的,竟然「只」是電訊公司照樣收上網月費!後來,當新疆網禁終於取消,大家第一句就好像有感皇恩浩蕩般說「感謝黨」;當電訊商終於「退款」,大家更大讚黨領導「開明」!

內地的傳媒人說,內地人民對這些不義之事沒有表達多大的反對,畢竟,在這個神州大地上,可謂一事接一事地挑戰他們可接受的底線,什麼都習慣了。中國人就是肯這樣,「咁樣就一世」?香港人也要接受這樣的不平和不義?對新疆封網我們若採取「理解」態度接受,下個可以是另一個省,一個城市,甚至一個特區。也是那句話:「他朝君體也相同」。

的確,中國的防火長城正在不斷改「良」中,愈來愈聰明,官方投入的人力物力亦不斷增加。(至今為止)作為中國境內最自由的土地,實在有加強對自身所享有的自由更了解和尊重的必要,越是看到中國的互聯網和通訊被無孔不入地「加牆」,而且不只是過濾內容令我們看不到,更以各種方法入侵和監察我們的電腦。我們更應明白自己自由的可貴,和採取相應做法,「以攻為守」地保護香港互聯網的自由環境,香港媒體也有需要和責任充分報導中國互聯網自由狀況,協助教育港人認識在中國面對的網絡安全和私隱的問題。


  • 列印文章


  • 轉寄好友

  • Share

    點選文章與朋友在facebook上分享

回應:

yw1028 [《南都周刊》前副主編長平27日在香港出席金堯如新聞自由獎頒獎禮暨研討會時指出,基於要「翻牆」等技術性因,上推特的人有所減少,但更重要的,是因為中國現在的氣氛讓網友不敢講話,有些人即使翻牆上了推特,也不留言。

[ 他補充,這並非是建國以來最恐怖的時候,文化大革命時,你即使給數據人家看,人家也不看。但若以近幾年來看,現在是最恐怖的年代,敢說話的人少了,而互聯網公司為保生存,亦配合著政府的收緊政策。長平以黑夜走路時唱歌來壯膽作比喻,呼籲各人繼續說話。] 3月29日 01:23

莫乃光 哈,我故意不點名,也許不必要… 3月29日 01:28

yw1028 香港沒有什麼報導, 但海外已經得知一切. 3月29日 01:31

莫乃光 哦,是大紀元,他們是唯一來的傳媒。 3月29日 01:35

yshappy 我比較笨,睇晒成篇野,都唔明乜野先叫做「以攻為守」.

“香港人和我們的媒體,在過去曾經在改變我們國家的命運和方向,令她更開放甚至在革命歷史中,都作出過重要的影響,為什麼這要在回歸之後反而改變?”
可唔可以講清楚,你認為香港人要怎樣做? 3月29日 01:38

莫乃光 我更笨,寫得不好,沒說清楚。我意思是,學習和散播翻牆,進入內地開博,協助內地網民。媒體要勇敢報導。 3月29日 01:44

yw1028 樓主的文章, 也許是繼續港人和部份媒體在過去的 “影響”. 3月29日 01:54

yw1028 當今世上, 最最最穩定的國家在首爾以比, 這是胡哥說向朝鮮同志學習的原因. 3月29日 02:00

yw1028 濤濤在十六屆四中全會閉幕時的汫 : (朝鮮的一貫正確)

“其中有一條,就是蘇共上層領導的政治腐敗 ,地方基層黨組織名存實亡。如果我們不能正确解决好執政基础,完全可能執政不到70年,甚至在更短時間垮台,國家前途要敗在我們這一代。 以美國为首的國際壟断資本搞垮蘇聯和蘇共的主要手段是从意識形態入手的。蘇聯解體、蘇共垮台絕不是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失敗,說到底,是其逐漸脱離、背離乃至背叛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和最廣大人民群眾根本利益的最终惡果。戈尔巴喬夫是蘇東劇變的罪魁,是社會主義的叛徒,而絕不是所謂的「功臣」,說他是「功臣」,那是没有站在蘇聯人民和人類進步事業的立場講話。正是他提倡公開化、多元化,使蘇共全党和人民的思想陷入混亂,蘇聯、蘇共正是在他「西化」、「資產階級自由化」的衝擊之下解體的,這是蘇共内部出現問題的最根本的原因。管理意識形態,我們要學習古巴和朝鲜。朝鲜经济雖然遇到暫時困難,但政治上是一貫正确的。”
3月29日 02:24

黎自立 ….[[[中國領導人….我們要學習古巴和朝鲜]]向最落後、最貧窮、最慘淡的國家學習? 3月29日 03:19

Daniel ….[[[黎自立 ….[[[中國領導人….我們要學習古巴和朝鲜]]]]
The mainland has been paying big time to prop up the regime in the Kim dynasty. This is the rapport between despots except one is midget size. I do not think it has too much connection with Cuba though 3月29日 03:23

黎自立 據悉中國支撐北韓(朝鮮)的還有巨額的經濟、食物援助。衰敗極權竟然是中國要去學習的方向。 3月29日 03:46

PBrega 互聯網本身的工程意義是加強通信和保持聯系,中國政府要背道而馳,香港沒有義務去指導和干涉。香港人沒有選擇中國,是中國要香港。 3月29日 06:11

eddie31 “上有政策, 下有對策”, 近年在內地甚受歡迎的私人vpn, 賣者不會有一人跟你說可用於翻牆, 但幾乎所有用戶都心中有數大家會用來做甚麼, 也許有點要和莫生唱反調, 少在傳統媒體上高調地曝光各種翻牆手段反而對內地用戶更有利 3月29日 08:41

eddie31 再者, 香港目前的自由也不是必然的,2003年便接近失去的”臨界點”, 保得住自已, 老實說,已經不錯 3月29日 08:49

Henry Kar Ming Chan TO : Charles Mok, [對於生活於與互聯網監控的科技、法規和運作可謂領先全球的中國大陸]
To the best of my knowledge, in the recent issue in 2011 of Scientific American Magazine, China is the best one for the internet censorship in the worldwide. Chinese people are proud of …. 3月29日 10:41

zsxdcf 我覺得香港為何對中國互聯網自由問題冷感的原因是香港人覺得香港的言論和新聞自由是必然的(take it for granted).他們忽略了大陸和大陸遙控的香港政府通過種種方法,例如收購傳媒、改法例讓政府可濫用打擊異見、用五毛黨去騷擾討論和收集異見者資料以備檢控、防火長城等手段去侵犯私穩和打擊言論和新聞自由。言論和新聞自由需要保護的迫切性其實高過普選,雖說兩者都很重要。可惜政黨祇懂喊爭取直選,忘記了當言論和新聞自由被蠶食殆盡時,真普選更難落實,就算有普選,選民在一致報喜不報憂的媒體裡,找不到資訊作合理的決定,疫症病死、核輻射射死、黑心食物毒死、被政府打死都像大躍進時一樣沒有人知。
除了市民的take freedom as granted態度、政黨的缺乏警覺以外,傳媒的「自律」不聲張也是問題。傳媒高層可能因大陸生意等理由,怕得罪大陸,故不敢出聲道破。IT專業和互聯網大癮的網民基於是最直接受影響的一群,最活躍出聲。希望以上提到的各種人都能醒覺,No news is bad news.有朝一日互聯網祇准歌功頌德,就你我生不如死。自由是要大家出聲維護的! 3月29日 11:08

Ah Bun Mr. Mok, HK is dying… no energy for others… 3月29日 11:30

Henry Kar Ming Chan TO : zsxdcf,
民主有制度; 自由是必然! 3月29日 11:31

Liberphile
People in Hong Kong need to always keep this in mind: Freedom of speech is like virginity. Once it is lost, it is lost forever! The political tsunami of Article 23 will deal a devastating blow to Hong Kong by destroying one of its core values. Eternal vigilance is an absolute necessity if those core values are to be preserved. We all must fight tooth and nail to protect freedom of speech, come hell or high water! The next CE is almost 100% certain to be pushed by Beijing to get Article 23 passed. 3月29日 11:36

MSC 我估是唔去大陸的港人沒有不能自由上網的困惑,去得大陸的又預咗。雖說大陸有些網站去唔到,但能上網的酒店多的是,甚至比歐美同級酒店好。 3月29日 11:40

eddie31 可上網不代表可以上任何網站, 再者外企外國人可以翻牆是依賴法律地位不明的vpn, 只是內地當局隻眼開隻眼閉下存在,絕對堵死任何翻牆的方法是存在的, 只是政治氣候未到而已

要翻墙?(发邮件到Gmail):ziyouwangluo2011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