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璇>打工在广州

你不会知道刚刚发现自己长胖了近五斤的我是多么爱惜自己的羽毛。我可不愿挤在人群里,叽叽喳喳的买早餐。于是,我发足疾走,两臂伸展,抽打着流过我身边的微微清风。昨夜有轻雨,清晨的广州显得格外清爽,但我知道这仅仅是短暂的幻觉。待到日上三竿近晌之时,这青涩少女摇身一变,成了成熟艳妇,撩拨着你的欲望,吸榨着你的生命,腐蚀着你的灵魂。

 

 

打工在广州 

  

文/梅林午餐肉。

 

 

朦朦胧胧,昏昏沉沉,我感觉自己醒了。时间到了么?好像还没,大家都没动静呢。

“XX,起来了,再不起误车了。”活人闹钟把我喊醒,我翻了个身,坐起来,一看时间,6:56。

我终于在7点09分登上了7点10分发动前往公司总部的班车。寻了个座位坐下,周围坐的也都是像我一样怀揣梦想远走他乡的热血青年。三三两两地打着招呼,也打着哈欠,谈论着最近的工作和生活。在汽车缓缓发动的声响中,开始了为美好未来添砖添瓦的新征程。

几十个梦或者梦想在汽车里颠簸了将近半个小时后终于再次脚踏实地了。这时我才发觉今天的人特别多。原来是到了轮换的日子,半年前被发配到祖国各地的红小兵都回到了总部,等待被流放到新的工作岗位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折磨。

 

 

人们有序地分成两条人流。一条直接冲进总部大楼,准备进入战斗岗位,这是起床早的在宿舍那边吃过或者买好早饭的人以及坚强悍勇准备冷胃斗朝阳的人;另一条则流向大楼西侧,路边有出售早餐的小店子。我就混在这条人流里。

你不会知道刚刚发现自己长胖了近五斤的我是多么爱惜自己的羽毛。我可不愿挤在人群里,叽叽喳喳的买早餐。于是,我发足疾走,两臂伸展,抽打着流过我身边的微微清风。昨夜有轻雨,清晨的广州显得格外清爽,但我知道这仅仅是短暂的幻觉。待到日上三竿近晌之时,这青涩少女摇身一变,成了成熟艳妇,撩拨着你的欲望,吸榨着你的生命,腐蚀着你的灵魂。

当我抽风回来的时候,买早餐的人都不见了,吃早餐的人也不见了。幸好,卖早餐的人还在。

“早餐有什么?”

“稀饭、米粉、鸡蛋。”

“来碗稀饭”

“那边桌子上,自己拿。”

你看,多么简单高效,我俩都是。

吃着温热的被煮成胶状的米,看着旁边小袋子里被切成丁状的酸豆角咸菜,一种强烈的“打工”的感觉油然而生,我甚至感觉到我的身体开始散发着淡淡的“打工”光芒,浅白色的光,越来越强。他们说这是早上的阳光。

我愿意为这份早餐支付3元人民币。如果要付5元,虽然我不愿意,但也会给钱。基于这样的心态,听到老板给我这碗稀饭的最后定价时,我感到了由衷的久违的幸福。

“稀饭,一块钱。”

我觉得当时我看老板的眼神中充满了爱,还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这种情绪是如此的汹涌澎湃,以至于老板都感受到了,并且受到感染后,也同样对我露出了由衷的久违的幸福笑容。

这一刻,我觉得我们是如此的相似:微醺的肤色、精短的头发、笑的时候会露出两大排牙……仅有的不同是今年我虚岁24,他仿似42;我带着梦想,他带着孩子。

我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有时候我会想:“打工”是什么?

今天我感觉打工是“喂,刘先生吗?我是清远恒大酒店啊,现在正好在您公司附近,想过去拜访一下您啊”。

今天我感觉打工是“您好,这是我的名片,请多关照”。

今天我感觉打工是“李总,晚辈再敬您一杯”。

今天我感觉打工是西装革履的拎着袋子走过大街小巷,最后出现在高级写字楼门口。背后,车来车往。

今天我感觉打工是坐在地铁里想着晚上回去是出去吃饭还是叫外卖。

今天我感觉打工是出地铁站时不忘记去要地铁的车票留作报销。

今天我感觉打工是做完报表才去看一眼快要凉了的外卖,电脑角落里的时钟静静地走过21:35。

今天我感觉打工是睡前还要检查明天出行的资料是否准备齐全,检查闹钟时间。

今天我感觉打工是住的地方叫做“宿舍”,而不是“家”。

……

 

   (责编:黄理罡)

  

 

标签:广州, 我感觉, 打工, 热血青年, 简单高效, 脚踏实地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2011年3月28日, 5:30 下午
编辑: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