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瑛女士

談子啜泣不止 艾母斥指控可笑
2011年4月8日

【明報專訊】「如果再見到兒子,我一定會抱着他大哭一場!」79 歲母親高瑛,說起兒子啜泣不止。本報記者昨到高瑛北京住所,高瑛說自己連日來吃不好也睡不好,臉都浮腫,向記者細說兒子出生到長大的往事時,更悲從中來。她斥責當局「涉嫌經濟犯罪」指控荒謬可笑,「我兒子沒有做生意,他是一個藝術家,經濟犯罪的話肯定得有錢吧?可他平時那麼樸素,負擔也很重,兩、三年前我就不要他的生活費了」。

「他生活簡樸 穿草根衣服」

高瑛是已故著名詩人艾青的妻子,艾青的詩句中,以「為什麼我的眼裏常含淚水,因為我愛這土地愛得深沉」流傳最廣。如今高瑛的心情,卻如網友所演繹:「為什麼我的眼裏常含淚水,因為我的兒子不見了!」

高瑛上周日聽聞兒子在機場被帶走,就趕到艾未未的工作室,裏面正被搜查,老人家被阻門外,激動地與公安理論了半小時,毫無結果。「到現在5天了還沒消息。《環球時報》說『法律不會為特立獨行者彎曲』,文章我看了,我看不懂,是他們自己在『彎彎曲曲』搞名堂吧?後來又說他涉嫌經濟犯罪……我知道我兒子是什麼人,他是規矩人,他們要給我兒子算命就去算吧,您是大山哪,我們只是小老百姓。沒辦法!」

赴子工作室 公安拒門外


在高瑛眼中,艾未未生活簡樸,被扣上經濟罪名令她吃驚,「他生活太一般了,開的是最普通的車,穿的都是草根的衣服。他的錢都是賣作品來的,資金怎麼流動我不知道,我也不花他的錢。以前他每月還會給我1000元的生活費,兩、三年前我說我不要了,我有稿費,再說你負擔也很重。他要是經濟犯得有錢吧?那我肯定得要點啊!」

高瑛自責,平時對兒子不太留心,「可這些天我整個腦子都是未未,從他出生、上小學、中學、大學,到現在事業這麼有成就,卻突然不見了,我整個回憶了一遍。」她說,1957年艾未未出生時,正值內地「反右派」,她身體也不大好,初悉懷孕時曾想過不要這孩子,「可他爸爸說,『這是我們的作品,不能把他(她)做掉』。現在想想,我如果當時不生他,他今天是不是就不會像這樣受苦了……」老人泣不成聲。


高瑛直言,這輩子家裏出了三次事,前兩次是丈夫「反右」和文革期間被批鬥,第三次就是兒子被抓,「艾青解放前就坐過國民黨的黑監獄,他據理力爭,未未這點很像他爸爸」。

趙連海不僅報恩更為正義

高瑛要求當局告知艾未未的狀况,「抓兒子得跟他媽媽說說吧?哪怕犯了一千條罪,你告訴我啊!現在音信全無,真是太過分了!」高瑛說,她知兒子查豆腐渣工程、為維權律師譚作人奔走,「我完全支持他」。她亦從他人處得悉趙連海挺身呼籲釋放艾未未,「以前我不知道他,我想他這次站出來,不僅是出於報恩,也是出於正義」。老人家說,現在已顧不得自己的身體,「大家都在討論艾未未,說明他做的事都是中國政府不高興、但得到老百姓擁護的事。為了營救兒子,我什麼都不怕……」

明報記者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