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 《 》( 2011年04月13日  10 版)

  我开车不爱按喇叭,聒噪烦人。但如果车子在路上趴窝了,不想烦人也得烦了。要是遇到更烦的事,比如困山里了,饥寒交迫,唱《国际歌》也不管用,怎么办?

  4月3日晚北京理工大学等39人在北京房山猫耳山迷路被困,警方和消防等300多人进山搜救成功。7小时后,警方又接报警,有17名北京回龙观社区网的驴友在门头沟灵山被困,警方再次施救成功。两次营救都有直升机助战,共56人。

  这是现代故事。远古时若有人困山里,那时没有手机,可能放条狗或老马下山求救。古时民风淳朴,钱算个球。

  当社会渐渐发达,人们的社会关系日渐紧密,便出现了领导,比如乡绅、长老,他们是以自己吃盐的数量以及貌似正直的做派获得领导地位的。乡绅当领导是不拿工资的,至于逢年过节给领导送个猪头,那是孝敬。遇到哪位困山里了,一声招呼大家就呼啸上路了。有时候为了某个具体的项目,比如修路,乡绅也会号召各家出钱,但这是专款专用,一事一征。

  有强人盐吃得不够数,自家形象也不佳,但就是想当领导,于是便结伙用暴力强迫大家承认自己的领导权。有了领导权第一位的是要收费权,有政治就有经济,政治经济学就是这样诞生的。公狮子不捕猎,但它从来不缺吃的,自有母狮子为它服务,这就是政治,是经济。

  以今日的说法,这强人是黑社会。如果住在山里,他们就是土匪,是强盗。史上有很多例子说明,黑社会和土匪并不都是罪大恶极的,比如梁山好汉,人杰地灵呢;比如《让子弹飞》,奔共产呀。土匪收了钱,也不是嘛事都不管,比如有人困山里了,找到土匪,兴许他们也会帮忙的。尤其是当外人来骚扰时,当外族来侵略时,他们必定要出头的,且不怕流血牺牲,不计成本。那时候,我们就不叫他们土匪了,而是爱国人士,是开明乡绅。

  解放了,黑社会和土匪消亡了。如果有人困山里了,不要指望土匪来救,而要依靠党和组织。秋菊生孩子,就是村长代表组织召人把她扛出去的。孩子胜利地来到人间,热泪盈眶,感谢谁啊?感谢共产党感谢毛主席。但毛主席老人家住在北京,老远老远的,怎么谢?扛猪头过去早就馊了。只好遥拜了,毛主席也就心领了,这其中没有直接的钱的往来,也没法计算成本。

  改革开放,要数目字管理了。1980年开始收缴个人所得税,月入800元起征。31年后,起征点变成2000元。后来大家发现,交给政府的钱不止是个人所得税那一点,睡在床上喝口凉水也在缴税,还有费,吃盐越多交钱越多。钱交得多了,不能都打水漂吧,机会终于来了,当困在山上唱《国际歌》依然饥寒交迫时,便想到了政府,政府便派来警察,热泪盈眶……

  下了山才知道,一架直升机飞3小时油费近万元,两次营救共动用了5架次,这得好几万呢。要是再加上总共500人的费用,这得多少钱?56个人一辈子缴的税和费能抵消这些成本吗?何况之前之后这56个人都已经并还要继续麻烦政府呢。这数目字实在不好算。有喝道:驴友们拿钱来!

  拿多少?其实现代社会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警察施救费用已被公众一笔买过单了,而不必在具体救助时再核算,这类似商业保险赔付的大数定理。所以在处置汶川地震和利比亚撤离时,政府不具体核算成本,飞机军舰到处跑。

  施救驴友与救援汶川地震和撤离利比亚有共同点:被救者不违法,主观无从预料困境。某日我开车上路趴了窝,有警车过来拖车150米到路边,要收200块钱。咦?警察不是纳税人养活的嘛,怎么纳税人遇到困难找警察还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像小作坊。后来全国人民都认为警察这样做不妥,于是大部分城市都取消了拖车费。

  不计成本的一个极端例子是美国前总统海外捞人,卡特和克林顿都曾干过。想想吧,在美国请人搬个家还得付费,如今劳动前总统大人出面,还搭上了飞机和保镖,反倒分文不出。这是什么游戏?——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请个大人不花钱。

原文:点击


© Chiquitita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2011/04/16. |
Permalink |光荣之路

Post tags:

OMM通讯社@新浪微博 |
[email protected] | OMM通讯社@腾讯微博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