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25日)凌晨1时许,北京大兴区旧宫镇一幢四层楼房发生火灾。截至到本台记者发稿前,事故共造成17人死亡,24人受伤。

“北京晚报”星期一的报道称,北京大兴区旧宫镇小街一栋四层楼房周一凌晨发生火灾。除17人死亡外,24名伤者(“明报”的报道为25人受伤)已全部被送往北京积水潭医院救治救治,伤者主要以烧伤、呼吸道吸入性损伤和骨折为主,其中最重伤者烧伤面积达98%。

本台记者周一晚间致电积水潭医院,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无法进一步了解详情。记者又致电北京大兴区旧宫镇镇政府,值班人员告诉记者,镇政府领导正全力以赴连夜处理这一事故。

记者“他们现在还没有休息呀?”

值班人员:“没有。基本一晚上上都没有休息,因为都在处理事儿啊。您还是给工作组那边打电话吧。”

据初步瞭解,“425火灾”起火原因可能是电线短路引起。发生火灾的楼房有70多人居住,房主为旧宫镇南小街一位姓张的居民,属于违法建筑。楼房的一层出租给一对重庆夫妻办服装加工厂,有十几名工人,大多来自重庆、四川、湖北。初步核实,服装厂没有工商注册,属于非法经营。

由于火灾发生在深夜,楼内的人们都在熟睡中,并且楼房一至四层南面窗户外全都安装着防盗网,因此人员伤亡严重。

旧宫镇居民王女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虽然她没有亲眼看见火灾,但据在现场的朋友说,火灾现场非常悲惨。

“实在太惨了,那儿都是火,人就出不去, 楼道一个楼门儿堵着人出不去,所以伤了很多人。”

王女士说,旧宫镇很多人家自建楼房出租给外来打工者,她家的二层楼房也在出租,虽然没有什么消防设备,但由于楼层低还是很安全的,不用担心火灾。

“我这儿是新房,电线都是新安的。”

北京的刘先生对大兴区旧宫镇的出租房发生火灾表示遗憾,但他表示北京普通的公寓房的消防设施还是很齐备的。

“我们做的挺好的。”

北京王先生也认为自己的大楼消防工作做得不错,不但有消防通道、灭火器还有会报警的烟感器以及一旦发生火灾会喷水的喷头。
 
王先生说,由于前一段政府下令公寓地下室不能作为出租房,很多来北京打工的外来民工就只能去租住北京郊区农民的自建房,而事实上,农民自建房的消防隐患并不比公寓地下室好多少。

王先生:“电线电起火应该预防一下。有大功率的电器不能用,在那儿做饭用明火的不能用。进城打工的这些人能住哪儿?地下室又不让住了。你这种房子再不让住。你说他住哪儿?大公寓他又住不起,对不对?”

记者:“政府部门是不是应该建一些廉价的,可以租给民工的这些房子呢?”

王先生:“不可能吧应该是。北京的市民找这样的房子都难得很,你说外地打工的还能住上这个房子,那可能吗?”
 
“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告诉本台记者,事实上,不光是农民自建房,中国各大城市的公寓房也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火灾安全事故隐患,去年上海发生的“11•15”火灾事故就是一个例证。

刘开明说,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各大报章对北京“4.25事故”的报道明显要比上海“11•15”火灾事故透明很多,因为虽然同样是火灾事故,事故背后的背景却是大不相同。

“事件背景不一样,因为上海负责装修的是上海市政府一个有关系的公司,政府承包了这个工程,而且他们所推广的所谓这些节能的建材又是政府推广的。而且正是这些建材导致了大火烧得非常旺。这个期间世博又刚刚结束,所以政府肯定极力地想掩盖问题。而北京这个事件我们看到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应该是外来的经商务工人员密集(租住)的一个地方,而且死伤都是外来人员。那里是一个非法建筑。实际上政府也不希望这些建筑存在。但非法建筑又都有利益(所在),所以不容易把它清除。当政府看见之后包括新闻部门也希望通过这种公开的报道来制止这些非法建筑的扩大。”

据报道,北京4.25火灾事故发生后,大兴区服装作坊的老板和起火楼房的房东都已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ftrf - full text rss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