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日本核泄漏污染的报道引发了包括杰里米·佩文(译注:美国演员)在内的许多人的担忧:寿司以及其他多种日本美食是否还可以安全食用。随着放射物质泄露事态的逐渐严重,美国、、澳大利亚和新加坡等诸多国家与地区已下发禁令,禁止从日本进口若干种类的食品,一些人据此忧虑全球食物供给可能将陷入困境。世界卫生组织强调,现在的形势可称之为“严峻”。因此日本食品正遭受着迅速增长的品牌危机。

持续不断的污染物泄露,连同最近的关于福岛第一核电站附近土壤中检测到钚、以及泄露出的放射性铯和碘已在美国检测到的报道,很可能进一步加重事态。对于日本来说,相应的经济方面的影响相对较小(农业在该国GDP中的贡献率仅为1.1%),但无疑的是,在它所面临的一系列重要挑战之中又增加了一个相当重要的砝码。

但是,我们是否应该完全拒绝食用任何与日本相关联的食品呢?一旦问题牵涉到食品安全,有些时候,感性会压倒理性。举例来说,美国从日本进口的海产品还不到总量的百分之二。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在对这些进口海产品进行严密的监视,而且大多数餐馆已经暂停了任何来自日本的食品订单。法国、德国、印度、中国以及韩国都宣布采取类似的措施。这些措施是相当审慎的。但这些措施是否足以安抚消费者,目前还尚未可知。即便面前的盘中没有任何食材来自于日本,用餐者仍旧有可能出于恐惧而拒绝食用,从而使在世界上广为流行的日式餐点遭受重大打击。

无论如何,贸易紧张都不太可能进一步升级。鉴于进口禁令只是临时的,也不是旨在使本国生产者获利的一揽子限制,因此基本没有可能造成贸易摩擦。举例来说,日本食品出口中有相当大的部分被中国消费——大多数都以质量和安全的承诺为卖点,以高昂的价格出售给高端消费者。为本国的公众舆论考虑,北京方面需要表现得积极主动,但是中国又很难以国内生产的食品来取代从日本进口的那些,因此政府也就不太会做出什么过于激烈的举动。另一方面,中国也想要同它的邻国日本保证良好的贸易关系,从而使中国制造的食品能够进一步地打开日本市场,特别是现在的情况下,日本的食物短缺现象有可能加剧,而消费者对日本食品的信心也有可能遭到重大打击(然而,考虑到中国在食品安全方面的不良记录,日本方面对食品的信心需要下降到相当程度才能让后面的这种可能性实现)。

的确,有关此事件对健康不利影响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1986年切尔诺贝利事故后,大多数患病者都是由于日常食品遭受污染而染上疾病。仅需告知儿童不要饮用切尔诺贝利附近受影响地区饲养奶牛所产的牛奶,这一简单的措施就有可能使当地人民的痛苦急剧降低。对日本相关地区的持续监测仍然是十分必要的,但我们距离切尔诺贝利事故所达到的辐射水平还差得很远。而如果我们对日本的食品安全风险投以过多的注意,则日本更为急切需要国际社会注意的紧急救灾则将受到相应的不利影响。

作者是欧亚集团全球卫生事务研究所的一名分析师。

要翻墙?(发邮件到Gmail):wangluoziyou2011A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