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周末(2011-3-19),美国驻墨西哥大使卡洛斯•帕斯卡(上图)因维基解密去年12月份披露其在2010年1月的密电中指责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隆缉毒不力而被迫辞职。这份密电的揭露使帕斯卡和卡尔德隆的关系恶化,所以虽然帕斯卡对美国国务院绝口不提这些大家之前都不知道的事儿(也许包括墨西哥总统也蒙在鼓里),他的辞职也实属必然。

在维基解密揭露第一份美国国务院密报后四个月之后,所有人都无可否认朱利安•阿桑奇的“彻底透明化”已经给全球政治带来非常大的影响。但他究竟搞垮了谁呢?不见得是我们预想中的那些人:把邻国第二大经济实体日本称作“臃肿失败者”的新加坡巡回大使已经从争议中安然脱险;向以色列提供攻打计划的黎巴嫩国防部长逍遥依旧;签署了达吉斯坦婚礼密报的美国外交官——尽管也许并非亲拟——仍旧稳握美国国务院高职;还有美国驻罗马的大使在丑化贝卢斯科尼的肖像上签字,但现在也没有出什么事儿。

那究竟谁是维基解密的受害者?《外交政策》按时间顺序列出了到目前为止所有维基解密的受害人名单,这些不幸的人来自各个阶层,包括政治领袖、外交官、企业高官,甚至维基解密的创始人。
图片来源:ALFREDO ESTRELLA/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布拉德雷•曼宁(Bradley Manning)
第一个也是目前最大的受害者。曼宁是一名美军二等兵,2009年他被派驻伊拉克,据称,这期间他从美国政府机密互连协议路由网(简称SIPRNet)窃取机密文件并将其交给维基解密。曼宁于去年五月份被捕,七月被单独监禁在弗吉尼亚州匡提科海军陆战队的禁闭室。美军对曼宁提起了34项起诉,其中最严重的一项是“通敌罪”。(美军称不寻求判处死刑,但曼宁仍会在监狱中度过余生。)维基解密对曼宁的援助却迟迟而来,原本去年七月份承诺垫付曼宁一半的诉讼费——曼宁的律师称诉讼费共需要11.5万美金——然而六个月之后仅仅支付了1.5万美金。(公平地说,去年夏天阿桑奇的团队陷入了经济困境。)

据曼宁的律师称,曼宁在狱中遭到日常虐待,还被迫裸体睡觉。五角大楼对曼宁采取的酷刑引起了迄今维基解密最大的继发性案件: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菲利普•克劳利(P.J. Crowley)因称对所谓的泄密人进行虐待是非常的“可笑愚蠢而不得章法”,于今年3月20号辞职。

赫尔穆特•梅茨涅(Helmut Metzner)
梅茨涅是第一个因维基解密电报而被开除的外交官。去年因维基解密公布了美国驻柏林大使馆的一份极具杀伤力的密电,梅茨涅于同年12月初辞去了德国外交部长威斯特威勒幕僚长的职务。文件准确提供了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及其内阁的资料,但令柏林政府最为担忧的是文件事无巨细地记录了德国政府的内部会议情况。2009年10月的那份密电称梅茨涅是一位“年轻、前程似锦的忠诚自民党员”,他将过去的内部政党文件提供给美国大使馆官员,是一位默克尔执政联盟中的自由主义合作伙伴。

“有幸担任自民党谈判的会议记录员,”密保写道,“梅茨涅似乎十分乐于分享他的观察和见解并且将他的会议纪录直接供我们阅读。他还表示愿意为我们提供谈判内容记录文件的复印件。”梅茨涅是自民党中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然而他一旦承认自己是泄密者,那么这颗新星就无法避免坠落的命运。

摩根•茨万吉拉伊(Morgan Tsvangirai)
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比,正如《外交政策》在一月刊中写到的一样,他比任何人都更加受益于维基解密的电报。去年12月维基解密公布的一份密电中详细记录了美国驻哈拉雷大使馆官员和茨万吉拉伊的谈话。茨万吉拉伊是津巴布韦反对派的领袖,他巧用政治手腕于2008年与穆加比达成权力分享协议。密电泄露后,穆加比任命司法部长乔纳森•托玛纳调查这起叛国案——叛国罪最高可判处死刑。(与此同时,穆加比的妻子正筹划起诉哈拉雷一家民营报社在另外一份电报中诽谤她参与钻石走私贸易。)

据报道,1月份时托玛纳考虑起诉其余几位前反对派领袖。然后,自那之后,我们再也没听到津巴布韦的铁腕人物或者他的最高律师关于维基解密的任何言论。2月份托玛纳遭言语攻击称其腐败堕落,而且穆加比和茨万吉拉伊的权力分享协议——黄金状况的乌托邦——前景变得暗淡飘渺。但是茨万吉拉伊依旧担任总理,并且几个月来司法调查都毫无音讯。

吉恩•克瑞兹(Gene Cretz)
克瑞兹是美国国务院中第一个维基解密的受害人。2008年,克瑞兹担任美国驻利比亚大使——近四十年来的首位大使。因维基解密公布了克瑞兹对卡扎菲怪癖及其与乌克兰护士风流韵事的评论,今年一月份克瑞兹被召回华盛顿。像帕斯卡一样,关于卡扎菲之前并不为人知的事儿,克瑞兹对华盛顿也并没有说太多,但鉴于当时与利比亚微妙的关系,他不得不被召回。

当然,一月份之后利比亚局势发生了些许变化,克瑞兹——与帕斯卡不同,他并没有真正辞职——三月初重新作为美国国务院与利比亚反抗者的中间人出现在埃及开罗,试图使卡扎菲下台。3月10号,利比亚国家电视台播放了一段电话音频(未经证实),记录了克瑞兹和反抗者头目哈里里的通话内容。音频中克瑞兹询问哈里里需要什么样的装备和援助。据报道,3月23日,克瑞兹向国会议员简要汇报了利比亚反对派艰难的处境,他们势单力薄并且继续物资援助。

美国线人 (U.S. informants)
一月份,路透社得到讯息,美国国务院已经告知数百名公民社会活动家、记者和政府官员,他们的名字出现在密报中,可能会被维基解密所牵连。“对于少部分线人,”克劳利说,“我们帮助他们转移到相对安全的地方。”可不出意料,到目前为止国务院对具体细节仍缄口不语。

尽管说校编报告有所侧重,但与之前发布的揭露大量当地告密人名单的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事文件相比,维基解密的确更加重视美国国务院的电报并花了大量心思。7月份,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Zabihullah Mujahid)告诉英国第四频道新闻(Channel 4 News)他们正在研究维基解密的报告。“我们将通过自己的情报部门调查这些提到的人是否真的是美国间谍,”他说,“如果他们是美国间谍,那么我们知道如何惩罚他们。”

宰因•阿比丁•本•阿里(Zine el-Abidine Ben Ali)
尽管阿桑奇、卡扎菲和《外交政策》的作者们总那么说,但你不能把这位突尼斯铁腕人物的垮台全部归咎于维基解密;同时也不能低估电报的重要影响。经外部政权的出版许可,美国国务院文件报告了突尼斯政府官员的腐败和堕落,对此突尼斯人民早已忍受多年,尤其是本•阿里妻子的家族在其任期内大肆揩油。正如一位年轻的突尼斯活动家在《卫报》中描述的事件发生顺序一样:“维基解密揭露了大家都在窃窃私语的事情,然后,一个年轻人为此献上了自己的生命;再然后,20名突尼斯人在同一天被杀。我们第一次看到了反抗的希望,去报复占有一切的皇室家族,去颠覆伴随我们成长的既有秩序。”

鲁道夫•艾尔默(Rudolf Elmer)
瑞士宝盛银行开曼群岛分行前任经理曾在2007年将大量离岸银行资料交给维基解密,使维基解密第一次引起了巨大的公共轰动效应。最终艾尔默——2002年被银行开除,这位前银行家因违反了瑞士银行保密法并且威胁一名银行雇员而在苏黎世被捕。但是艾尔默在一月中旬逃脱徒刑——与此同时由于将一份新的账户资料交给阿桑奇,艾尔默再次被捕。他目前正在服刑。

胡德艾尔(Pieter de Gooijer)
因胡德艾尔在维基解密揭露的密电中建议美国向荷兰副首相施压以在阿富汗驻军延兵问题上就范,他与荷兰驻欧盟大使一职失之交臂。胡德艾尔向美国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大使达尔德建议说,美国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应提醒荷兰官员他们在G20峰会中的地位的高低取决于他们是否持久参战。这在荷兰是行不通的,因为阿富汗战争在荷兰并不得人心。尽管荷兰议会在1月份批准派驻一只由545名战士组成的警察训练部队,但是荷兰最终于8月份撤军。

贝利•肃穆特尼(Berry Smutny)
德国航天技术公司OHB-System的总裁肃穆特尼是因维基解密栽跟头的第一个见诸报端的私企老总:他在给美国大使馆的电报中称欧盟耗资数十亿欧元的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其公司承包的项目——是“愚蠢的想法,根本上符合法国的利益”,这就是在“浪费欧盟纳税人的钱”,因其言论不当,1月份肃穆特尼遭到解职。肃穆特尼发誓他从来没有说过这些话,但这也不足以保住他的饭碗。

像涉案维基解密的美国外交官一样,肃穆特尼坦白直率但他没有说错。伽利略卫星超时六年,耗子高出预算数十亿美元,并且其目前技术上落后于其他航空航天工业。

秘鲁总统候选人(Peru’s presidential hopefuls)
2月19日,西班牙《国家报》刊登了维基解密获得的2005年美国驻利马大使馆的一份电报,其中详细记载了秘鲁前内政部长费尔南多和美国官员的会谈。会谈中,费尔南多表达了他对胡马拉势力崛起的忧虑,胡马拉是一名民族主义左派政治家,他在2006年的总统竞选中险些胜出,一旦他当选,美国将十分担忧他会成为另一个雨果•查韦斯或者埃沃•莫拉莱斯。费尔南多建议美国官员密切注意胡马拉,并建议在其最受欢迎的农村地区发起反胡马拉的媒介攻势——十分温和的政策,但在美国常常干涉内政的情景下,这种与美外交官的谈话就略有犯忌。

电报产生了极具煽动性的效果,费尔南多曾为其效力的前秘鲁总统亚历杭德罗•托莱多(Alejandro Toledo)(左侧)因此略胜于下月初将与其进行总统竞选的胡马拉。对托莱多而言,幸运的是,其他秘鲁总统竞选人基本上每人都有一份待解答的密报。候选人佩德罗•巴勃罗•库琴斯基(Pedro Pablo Kuczynski)曾担任过秘鲁总理,2005年的一份电报中美国外交官员称库琴斯基是国际矿业领域一位很有帮助的合作伙伴,有望平息秘鲁矿区的动荡局面。另一份电报则显示胡马拉与查韦斯密有着切合作,可能因此造成了胡马拉2006年竞选失利。

霍华德•戴维斯(Howard Davies)
3月初,伦敦经济学院校长因众多原因辞职,主要与卡扎菲有关。据《卫报》称,最致命的是,维基解密揭露的密报表明伦敦经济学院曾接受数百万美元的捐献,在伦敦为利比亚公务员和专业人士提供训练课程。

戴维斯——在找到合适的人选之前,他会留在这个位置上——为此承担主要责任。“我提议校董会接受那笔捐助是合理的,但现在证明那是个错误,”他对《卫报》记者说,“从与利比亚有关的来源那里结束捐助是有风险的,在权衡利弊的时候,应该首先考虑风险性,”

曼莫汉•辛格(Manmohan Singh)
3月17号,全国性报纸《印度人报》刊登了2008年7月新德里大使馆的一份电报,声称辛格领导的国大党用数量惊人的赃款贿赂印度议会议员,以求支持同美国进行的核交易,之后印度总理辛格立刻陷入困境。电报生动而不失真实地写到在世界上现存最大民主国家中发生的事情,20名握有独立选票的国会议员受贿大量的现金,甚至可以拥有内阁席位以及重新命名一个主机场的机会。一名国大党议员的助手告诉美国大使馆官员说,他们以每人250万美元的标价换取了四名议员的选票,该助手还打开了装满现金的“钱柜”以示证明。

辛格对此全部予以否认,然而继一连串困扰辛格政府的腐败案之后,此次曝光无疑是雪上加霜。其中最近一起涉及270亿美元的电信执照丑闻事件使辛格政府深陷其中,近两个月来议会为此忙得不可开交。不过,辛格还是于3月23号按时出现在议会前,接受因维基解密的揭露带来的审判,“这是一起议会劫持案件,因为部分议员是被胁迫的,”据美联社报道,印度共产党领袖达斯古普塔(Gurudas Dasgupta)如是说,“令人怀疑不解的是,这样一个有组织的政治流氓团伙居然还在活动。”

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
7月份,也就是维基解密的第一个轰动性事件——美军一辆直升飞机向巴格达平民开火的视频——公布之前,阿桑奇面临被拘捕的危险(实际上没有)。如今阿桑奇成为了继丹尼尔•埃尔斯伯格之后最出名而又最难缠的揭秘人——正如埃尔斯伯格本可以告诉阿桑奇的那样,这不是一条平坦的路。

尽管至今最完整的公共报告显示维基解密的财政仍有盈余,但是组织花费却大幅上涨,恰巧此时贝宝和万事达又切断了维基解密资金来源。对维基解密的资助现在似乎主要用来解决阿桑奇的法律困境,据阿桑奇说,法律费用自去年12月以来已经花费了31万美元,而且这笔费用还会继续增长。今年一月份《名利场》杂志报道,自去年12月以来,维基解密已经数月没有收集到新的密件。“(阿桑奇)缺乏资金和秘密消息,”一位与维基解密领导人十分亲密的线人向杂志透露道,“整个组织已经崩溃。”

自去年夏天开始,媒体机构普遍认为维基解密已非常合法,以致奈特基金会曾考虑为其提供资金;后来,阿桑奇复杂的性格和日程使早期的媒体合作伙伴变得疏远,美国记者们也变得十分谨慎,不再敢公开支持他。几个月前,维基解密早期的主要成员与阿桑奇发生争执,而且该组织的秘密文件大量外泄,造成局面失控。维基疲劳症也已悄然开始——诸如《卫报》这些曾经小心翼翼报道每份密电的媒体大多仍旧继续运作,而那些想和维基解密合作的报社大多分布在土耳其和秘鲁。

与此同时,美国司法部仍在追捕阿桑奇,并于本月在联邦法庭上传召Twitter让其提供维基解密成员的账户信息。仅阿桑奇性骚扰一案不仅使他陷入代价高昂的反引渡上诉案中,而且毫无疑问将许多潜在的支持者越推越远——更不用提他的花边新闻了,那些一向发生在诸如查理•辛此类人身上的桃色趣事。正如维基解密网上礼品店模仿《社交网络》台词,在其T恤上写的那样:“泄露25万份密报,树敌在所难免。”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