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链接:读《中国农民调查》要有批判意识

清华建校100周年,胡锦涛去了朱镕基也去了

关于胡锦涛去清华视察的报道有不少读者评论。

没有想到关于朱镕基去清华的报道引发了读者截然不同的评论。(朱镕基上次去清华是10年之前,并发表了“告别清华”的演讲。上次到清华,朱镕基说,“在美国白宫的南草坪上也没有这么激动过”;这次到清华,朱镕基高呼“清华万岁”,“清华经管万岁”。不是很清楚这个“清华大学”还是“清华经管学院”的什么东西可以万岁。如果清华有什么真能“万岁”的话,蒋方舟肯定是错了,王垠就更不用说了(王垠:写给清华大学的退学申请,12)。

评论的一个焦点是报道中所说的朱镕基对《》一书的看法。

以下是读者对这一报道的不同看法。

作为读者,您对此有什么看法,请留言。

读者“forthesoul”(为了灵魂)留言

今见朱总理赠书事件引起争议,很想说两句。

《中国农民调查》和朱的新书我没看过,本没资格多谈,但我来自安徽北部农村,费改税我是经历过的,当时家中有7亩半地,所以我想我应该说一下当时的情况。

网友介绍的《中国农民调查》内容反映的农村现实,我认为是真实的,有很长一段时间农民的负担几近极限。恶人村官对农民的压榨也是很多农村的现实状况。这种状况在费改税后得到了明显的改变。费改税之前,农民要上交很重的提留款,现在回想起来应该还有其他名目的收费,其中很大比重的钱都留在了村级。当时农村的矛盾已经很尖锐,农民忍无可忍开始反抗,大量农民上告,告村官贪污要求查账有些胆大的拒交提留款。有关人员也极尽各种打压措施,如教师的亲人中有拒交的,扣发工资威胁下岗,乡干部和派出所开着警车进村开展工作等。对抗导致当时很多村庄村级瘫痪,没了村干部。

费改税政策出台之后,状况明显改变,农民要交的税比以前的提留款少了一半多,负担大幅减轻。我很敬佩朱的一点是,当时把对农民乱收费的现象治理的很绝,村、乡级干部无敢不从(至少在我们那地方如此,没调查我不敢判断其他地方情况)。当时中央严惩暴力对农民乱收费,少数农民的提留款至今未交(大部分农民都交了,没交的是所谓“刁民”,还有些是村干部的亲属)。很多饭店折本关门,因为乡、村的大量欠账没钱还(乡、村领导无赖,饭店好像有点冤。可恨的是几年后这些饭店又都红火起来了)。

应该说,费改税,对乱收费的整治,农民对朱总理是很感激的,乡、村的一些干部倒很痛恨,他们热衷于预测朱总理只能干一届,农民却希望能连任。

朱总理一身正派,为国事殚精竭虑,虽然在改革过程中有很多问题引起争议,如大量职工下岗,国有资产的流失等,但这也许是改革很难避免的代价。对《中国农民调查》揭示当时农村的一些状况,在理性上,我支持作者,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朱总理说这部作品指费改税致使农民陷入贫穷。大人物更要有大胸怀,批评是正常的,只要不是别有用心的故意歪曲。

读者“小桥”留言

* 朱鎔基指示都提要给学生们送书,特别提到要送《中国农民调查》,他指此书引致很多对他的攻击,指税改政策让农民陷于贫穷。「这本书受到很多国外异见分子的追捧,」送书的目的是让同学们有批判意识,用事实去对比书中内容。

朱鎔基又批驳他当年制定的税收政策被指令地方财政困难的说法,指去年全国财政收入8.3万亿,其中地方收入4万亿,中央返还3万多亿,「中央自己才1万多亿,怎麽能说中央把税都收上去了,收得过多呢?无知透顶啊。当然我们自己也有错误。税收返还的工作做得很不好,要靠地方跑部钱进求爷爷告奶奶才能拿到。」———————————–

没想到朱的心胸也如此狭隘,听不得一个普通作家的意见!

* 朱鎔基指示都提要给学生们送书,特别提到要送《中国农民调查》,他指此书引致很多对他的攻击,指税改政策让农民陷于贫穷。

「这本书受到很多国外异见分子的追捧,」送书的目的是让同学们有批判意识,用事实去对比书中内容。“攻击”“异见分子”,典型毛式语言。如果朱还是总理,是否《中国农民调查》的作者又要被打成反革命?为何朱的经济政策就不能批评?朱自己是因为批评党和政府被毛打成右派,现在又用毛式语言对待一个作家!并发动他的清华学生批判此书—-送书的目的是让同学们有批判意识。

《中国农民调查》让我们良心永远不得安宁(读者“小桥”荐文)

网友:梦笔生

我是一口气读完20多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中国农民调查》(载《当代》第六期)的,我说过,这在我近十年的阅读历史里是没有过的。通宵达旦读这本书,我付出的代价是头疼一周。但更让我疼的是,我们这些新闻人渐次消磨的勇气,沉湎琐碎的浮躁,惟命是从的强欢。《中国农民调查》让我们这些自诩维护社会良心和正义的记者们无地自容,而且将被良心和正义拷完不停,并永远不得安宁。

在8月份我们举办的一次座谈会上,听陈桂棣说过他有这么一部作品要发表。会上,他说了大概的内容,因为是关于农村的题材,当时也没有太多的期待。没想到出来的竟是这样一部震憾之作。那天,妻子从半夜醒来看到我还在捧读这本书时,很是惊讶,写农民的书,有这么好看?

是啊。木子美写自己性体验的日记,竟然引起了全国人的骚动,博客中国等网站一度因访问量突增而瘫痪。那些粗糙的、毫无责任的、甚至卑劣的文字引起这么多人的亢奋和激动,而我们这些由农民喂养着的城里人,谁为农民们如此激动过?又有谁真正把农民挂在过心上?

看完《中国农民调查》,除了为农民心痛,就是无地自容的汗颜和无法回避的自责。作为记者,我们曾经接待过很多农民的来访。我们接下过他们的材料,我们表示过同情,可能还掏过腰包为他们垫上回程的路费。但我们并没有像陈桂棣夫妇一样产生过这样一种强烈责任感——-“不惜代价为农民兄弟报不平”。

我们大多数时候都是在无奈的叹息和苍白的愤概中淡忘了自己应该肩负的责任和使命。尽管他们无助而善良的脸庞时常还能在我们的眼前浮起,但我们总在犹豫和懦弱中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陈桂棣夫妇直面现实的勇气和对事实的尊重应当让我们这些记者汗颜。

《中国农民调查》让我们发现,在多少次的新闻事件面前,我们有过多少次有意和无意地缺席。书中有许多在新闻界是人所共知的东西,但没有一家媒体敢于正视它,而是将它作为谈资和传闻,在圈子里来回地重复着,却没有一人为自己的麻木和淡漠而感到脸红,包括我自己。

作为记者,我们会有许多不安。但因为《中国农民调查》,一件令我不安的事今天已变成一种负罪。

前年的冬季,一位四十岁的农村妇女,因为举报村长的恶行,受到打击迫害。她不服,偷偷摸摸从淮北平原的一个乡村一瘸一拐地来到省城。她一走到我的面前,就立刻跪地痛哭。见惯了这种投诉的场面,我并没有给予她特别的安慰,只是让她将材料给我看看。没想到,她从破烂的皮包里掏出一个小纸包,并颤抖地打开,有几根像皮筋一样的东西粘在纸上,我问她这是什么东西,她哭着说,这就是村长派人从她脚根上抽出来的脚筋。她的话音刚落,我浑身从头麻到脚,不仅因为它太不可思议,也因为我见不得这残忍的场面。我立刻让她收起来,在一番安慰后作了保证,一定帮她讨个公道。此后,我也确实努力过,但最终不了了之。

现在,她当时留下的她说是秘密请人写的投诉材料早在我几次办公桌的清理中不经意地丢了,我再也不能与她取得任何联系。除了她再来找我,可她还会来找我吗?我清楚地记得,她走的时候是与来的时候一样流着泪的,可我却让她的眼泪白流了。而更重要的是,那个恶霸村长如果知道她到过报社,还会不会再抽她的筋?我真的很担心,但我可能永远不得而知。

我相信,在媒体工作,每个记者编辑都曾碰到过许多这样的农民。如果我们不能亲自去改变他们的命运,至少我们也应该用手中的笔为他们呐喊几声。可我们没有,但陈桂棣夫妇做到了。他们没有压力?他们不知道艰难?

因此,因为这本书,我们永远没有任何理由为自己的沉默和失语开脱。

陈桂棣夫妇做了我们新闻人该做而没有去做的事。如果作为普通读者看了这本书后可以说“很感动”的话,作为新闻记者,我只有惭愧和自责。

惟一值得宽慰的是:陈桂棣夫妇毕竟帮我们找到了灵魂的出口。如果我们仍不能从这个出口勇敢突围,中国的新闻人剩下的就只有两个字:堕落。(来源:人民网)

《中国农民调查简介》(读者“小桥”荐文)

《中国农民调查》是陈桂棣、春桃伉俪的一部透视中国农民问题的不可多得的长篇报告文学。

作者历时三载,跑遍安徽乡村深入调查,访问了从中央到地方一批致力于农村改革的有识之士、专家教授和党政要员,依据大量第一手材料,反映了当前农民的生存状态,披露了曾惊动中央的几起重大涉农案件,提示了农民负担过重的种种原因,展现了农村税费改革的艰难曲折过程。事实叙述客观,读来荡气回肠。本书于2006年在柏林获得世界报告文学尤利西斯奖一等奖,其德文版在德国出版后引起了巨大反响。

内容梗概

本书从安徽部分农村的调查开始,重点叙述了三个不同类型的案例,反映出农民在税费改革中受到的不公正待遇。

引言  在现实与目标的夹缝中  “我们要说,我们看到了你想象不到的贫穷,想象不到的罪恶,想象不到的苦难,想象不到的无奈,想象不到的抗争,想象不到的沉默,想象不到的感动,和想象不到的悲壮……”(何西来撰于六砚斋,2003年12月15日)

第一章  殉道者  安徽阜阳地区利辛县路营村农民丁作明依法反映不合理提留问题,受乡干部迫害,最后惨死于派出所中,引起路营村全体上访。新华社内参报道震动中央之后,利辛县委书记仍隐瞒重点。在中央联合调查组接管后,杀人凶手终获惩罚,相关人员得到处理。同时国务院办公厅迅速出台了一系列针对农民不合理收费的减负措施。丁作明已平反,而丁作明家中却越来越困窘衰败。

第二章  恶人治村

第三章  抗税案始末

第四章  漫漫上访路

第五章  古老而沉重的话题

第六章  天平是怎样倾斜的

第七章  达标,形象工程和其它

第八章  弄虚作假之种种

第九章  寻找出路

第十章  天降大任

第十一章  破题

第十二章  敢问路在何方

跋:并非尾声  大幕正在拉开

延伸阅读: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Libya and Oil.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