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蘋果日報 2011年4月12日

早一陣子的日本大地震,引發了一場中日兩國人民質素的大辯論。有論者認為日本人面對大災難的從容不迫表現出人民的高質素,反對者則認為日本人的冷靜是因為冷血和殘忍的民族性。

但我認為,表現中國人的低質素,不但是在面對大災難時的手足無措,還在於面對暴政的容忍度。中國的大型抗爭運動時有發生,但大多是地區性的,而且很多情況是抗爭者有切身利益。選擇袖手旁觀的經常是大多數,而其中更有不少是在埋怨抗爭者的強出頭,影響了他們的生計。像胡佳、譚作人、、劉曉波等完全沒有切身利益的抗爭者,是少數中的少數。中國只有這麼一點正義人士,是中國人的悲哀,而對他們的迫害只能產生這麼少人對共產黨反感,更是中國人的悲哀。《環球時報》說,艾未未事件對艾未未來說是一件大事,但對中國來說是一件小事,而且很快就會被忘記。若果真的是這樣,我們只能說,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中國人之不被世人尊重,是自找的。

共產黨經常有一種說法,中國的問題,如寃案等,是各國都有,特別是發展中國家,是不能避免的。如中聯辦的郝鐵川就說:「由於地方保護主義、外力不當干擾、司法人員素質參差不齊等諸多原因,一些寃、假、錯案時有發生。上述民主、法治和人權發展方面的不足,是由多種因素造成的。但我認為這是世界各國和地區發展過程中都要經歷的階段,都會碰到的問題,並非中國獨家所有。」

這種話,是只能出自人民懷着寬恕對共產黨說的,絕不能出自共產黨自己。因為所有的寃案,都是共產黨在有意識下做出來的,並不是無心之失。你當然不能自說自話的說是情有可原,自己犯了法,自己再判自己無罪。你既然承認有寃案,並且知道是自己一手做成的,就應該首先道歉,並承諾不會重犯,那寬恕之門才有機會打開。世界上大概沒有一個政府可以無恥到承認錯誤,但拒絕道歉,更若無其事地繼續犯同一錯誤。

你即使不認同胡佳、譚作人、艾未未、劉曉波等人的作為,但對共產黨的不法行為卻絕不能坐視。即如今次艾未未事件,自艾未未被帶走後,家人完全沒有他的消息。到公安局查詢,也不得要領,反而是在外國記者質問下,由外交部發聲明指艾是因經濟犯罪而被調查。這些行為明擺着違反中國的法律。公安局若真的不知艾的下落,就應該以失蹤人口立案調查,單答一句不知道,是明擺着耍艾家。而外交部既然知道案情,為甚麼不告訴艾家關於艾未未的下落?這樣不讓家人知道艾的下落,是和綁架沒有分別。中國人,是時候表現出一點普世的價值觀,不要再對暴政視若無睹了。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