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玫瑾的“偏执狂”有甚于药家鑫

作者:祝振强 | 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李玫瑾教授的钢琴杀人说,激怒了全国至少九成朝上的网民,此起彼伏、掰开了揉碎了的解析、剖析、声讨、“扒皮”风潮,像是海啸,淹没了中国的互联网络。俗话说众人拾柴火焰高,迄今为止,全国网民把钢琴杀人的台前幕后、历史现实未来种种以及李玫瑾的从学术到人格到砖家到女性,讨论了一个溜够,弄了个门清。

但是,网民们似乎忽略了一点,那就是李玫瑾作为一个吃心理学饭的砖家、教授,自身所罹患的严重的心理疾病——偏执狂。这更多的是在钢琴杀人事件的前前后后,她自己通过言行表现出来的。

从事心理教学研究工作的人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这在生活中很普遍。这些人或许依据他们的专业知识、理论概念,把旁人的心理问题分析得条条世道,但是,对他们自己的心理疾病,他们却往往无能为力,并且,他们一般确信,他们掌握这强大的心理健康的解说权、话语权,他们所有的一切都是对的、健康的,固他们的疾病往往更严重、更不会就医、更无可救药——他们以这样的一颗病患的心进行分析时,会出现钢琴杀人说,似乎亦不足为怪了。

一学者曾将“偏执狂”这一精神病概括为:“逐渐发展的一种来自内部原因的持久而不可动摇的系统妄想,其思维过程清晰而有条理,意向活动保持良好”。法国一学者称之为“系统发展的慢性妄想”,他指出偏执狂的进展有4个阶段:①臆想阶段或主观分析阶段;②被害妄想阶段;③人格转变阶段特征是夸大妄想的出现;④偶见精神衰退阶段。

偏执狂病因不明,与下列因素有一定关系:①遗传倾向;②具有特殊的个性缺陷,表现为主观、固执、敏感多疑、易激动、自尊心强、自我中心、自命不凡、自我评价过高、好幻想等;③精神因素诱发。

如果硬要把药家鑫和心理学扯在一起的话,我们姑且认为,药家鑫是患有危害社会、危害人群、危害人类的已经发展到残杀、虐杀地步的“偏执狂“。但是,很不幸,我还要说的是,李玫瑾教授和药家鑫患的是同一种病,且病的不轻,从某种程度说,甚至有甚于药家鑫。只不过药家鑫的病候发作表现是钢琴杀人,李玫瑾的表现是专业分析、专业“创造”、语言攻击杀人——同样的病候,把“这孩子”药家鑫和李玫瑾教授宿命般地联系到了一起。需要说明的是,至于网民们最大的怀疑、最大的愤怒、最大的不齿——李玫瑾的立场、目的以及是否与药家鑫有什么背后的勾当,暂且忽略不论。

钢琴杀人成为一个社会事件之后,面对全国网民的愤怒,李玫瑾教授愈战愈勇,连续发表了数篇博文:《药家鑫案需要我们思考的》、《解析:弹琴的重复动作如何成为杀人的手法》、《答肖鹰教授》、《调笑砖家:不是风尚是风气》、《再答药家鑫案的几个问题》、《生命教育之难点》、《2011年04月08日的日记》、《写给所有对我粗口恶语的网民》等等,和全国的网民打嘴仗、反击全国网民的声讨、回击全国网民的“攻击”。以一个人之力,和全国无数网民PK、对抗、对打,这个阵势,自打互联网出现以来还闻所未闻,李玫瑾教授仅凭借此,就可以载入史册了。然而,恰恰是在这一点上,使我们看到了李玫瑾的“偏执狂”病候之严重。

在这些博文中,李玫瑾教授固执地认为,钢琴杀人非但不荒唐可笑、滑人类自有精神分析以来之大稽,足以令严肃的学人羞愧难当、无地自容,反而认为,这是其个人天才的、独创的学术,颇有“天下皆醉唯我独醒”之态。一般而言,当学者的学术观点遭遇驳斥,当事人或多或少都会找找自身的原因。李玫瑾不是这样,她固执地认为,不是我荒唐滑稽,肤浅可笑,是你们大家错了,是全国的网民错了!

李玫瑾固执地认为,自己如此美妙的钢琴杀人理论,一定会技压群芳、技压全国的网民——包括网上匿名的众多专家教授、学者、精神分析者——这恰恰与下列对“偏执狂”的描述相符:“所谓系统妄想,系指妄想建立在与患者人格缺陷有关的一些错误判断或病理思考的基础上,妄想的结构有层次,条理分明,其推理过程有一定的逻辑性,内容不荒谬,有的与患者经历及处境有密切联系,并根据现实情况赋予一种新的解释,妄想不泛化,本病始终不出现幻觉,患者坚信不疑,难以听从他人的分析和劝告,虽病已久仍无人格的衰退。”

李玫瑾固执地认为,网民们粗口谩骂,恶语污秽,那是无能无力、素质低下、家教不严的表现,我是著名专家学者、整天在电视上指点江山的名流,没必要和你们计较,我不生气,真理正义在我这一边,你们不过是跳梁小丑。对此,网友的驳斥很给力——“没有良知比粗言恶语更可怕”。在骨子里,李玫瑾教授把自己抬的很高,高上了云天,高上了仙界,而网民们则蝇营狗苟、芸芸众生,幼稚可笑,不值一驳。

李玫瑾固执地认为,网民们终会有被证实错谬的一天,自己终会有拨云见日、拨乱反正的一天,自己的钢琴杀人理论,终究会成为中国精神分析的一门学科、一门学问,自己的独创首创、真知灼见,遭遇到一小撮网民的反抗,是正常的——这更足以证明自己的钢琴杀人理论的无比正确。

据记载,“偏执狂”还有“单狂”的表现,比如诉讼狂、嫉妒狂、夸大狂、色情狂。对李玫瑾教授的了解不多,对此概不解析。

据说,“偏执狂”长年难愈,到了晚年,妄想观念可随体弱年迈有所平静,但病人症状始终不会衰退。这倒是能让我们和生活对号入座——色情狂到老不正经、老不要脸、嫉妒狂到随时随地、有机会就进行破坏、泼污别人、白活了一把岁数的人,委实不少。老而不死是为贼,或许指的就是这样一些人。

祝振强的最新更新:
  • 杯具啊!看看你是否早已被戴上了绿帽子 / 2011-04-10 22:17 / 评论数(0)
  • 教授岂能“唯金钱论英雄” / 2011-04-08 22:30 / 评论数(0)
  • 卡扎菲的“儿子”奥巴马会接受老爸的乞求? / 2011-04-07 20:51 / 评论数(1)
  • 形势太严峻!外星人开始干预中国冥界事务 / 2011-04-06 10:21 / 评论数(1)
  • 李玫瑾之流专家学者何以一再招来公愤 / 2011-04-02 20:46 / 评论数(7)
  •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4月24日, 6:0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