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当局打压茉莉花风波中无故“被失踪”70天的北京法学博士滕彪,周五回到家中,而广州律师刘正清在被无故关押一个月后,日前被取保候审回家,另外刘士辉律师则被处以监视居住,下落依然不明。

2月19日被警方带走并抄家的北京政法大学讲师法学博士滕彪,在“被失踪”70天之后,周五下午获释回家。
 
滕彪的妻子当天通过电话向本台证实了这一消息,但对于警方相关措施的法律解释,包括滕彪身体精神状况等,都表示不便说:“其他的情况都不方便说,请你理解、谢谢关心,最重要是他回来了。”
 
“被失踪”是美国助理国务卿波斯纳在星期四结束的中美人权对话中提及的个案,他在七十天后于周五获释是否与人权对话有关,目前尚不得而知。
 
网上发起的茉莉花行动第一波前夕,和滕彪一样被警方带走并抄家的北京律师江天勇以及唐吉田早前已回到家中,目前都是处于有口难言的状态。
 
近期茉莉花风波中,广州也有几名维权律师同样无故“被失踪”,据本台了解,其中3月25日被警方带走随后抄家,家人一直没有收到任何书面手续的刘正清律师在被关押一个月后,上周末被取保候审。他的妻子周五告诉本台:“他已经出来了,有六七天了,是取保候审的。(但涉嫌的罪名是?)没有,我不清楚。”
 
刘正清“被失踪”前,国保警察曾刑事传唤他,调查他与一众广州维权同仁聚餐的事件,席间青年孙德胜打标语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
 
而同样参与了这次二月中旬广州聚餐的刘士辉律师,在第一波茉莉花当天出门时遇袭,腿部骨折,几天后,警察将他带走并抄家,一直音讯全无。本台记者从他远在内蒙的家人处获悉,他们月初往广州寻人时,被警方口头告知,已以政治理由对刘士辉处以上限为6个月的监视居住,但拒绝告知人在何处。刘士辉姐姐周五告诉本台:“(警察)说是监视居住,最多六个月,就能出头了,说是吃的住的都挺好,但具体地点我们问了,他不说。(涉嫌罪名和书面手续没有么?)没有,说是政治问题,不必(问)什么。”
 
尽管没有罪名和书面手续,警方解释,主要针对他09年多次身穿“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字样的文化衫爬白云山,以及远至八九学潮等旧账,刘士辉的姐姐说:“ 赶到我们要走的那天,警察说他有几条,在白云山上穿什么衣服,写了什么字;还有。。。一共好几条呢,提了学潮,说他当时回赤峰闹事,我说我不知道,学潮那是八九年的事情,到现在都二十多年了。”
 
09年与刘士辉一同爬白云山的广州法律界人士唐荆陵和独立笔会成员野渡,今年二月下旬也由警察带走,其后告知家人,他们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处以监视居住。
 
今年二月中旬网上发起中国的茉莉花行动,以响应北非中东民主浪潮后,中国政府乘机瓦解一直默默推动公民社会进步、民主法制发展的一些小圈子,维权律师首当其冲。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ftrf - full text rss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