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百度贴吧

谈论中小学强制学生喝学生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对这个问题我是有发言权的,因为我的孩子正在喝学生奶。我可以肯定地说,至少,实验中学是没有强制学生购买的,而且我相信,其他学校大部分也不敢强制学生喝牛奶。

孩子从小就不爱喝牛奶,开始我还强迫他喝,但后来读了一位营养学家的文章,说牛奶这个东西不一定适合亚洲人,从亚洲人的生理特点看,喝豆浆比喝牛奶好,也就不大管他了,爱喝不喝。所以当孩子把学生奶的宣传单拿回来并要求购买时,我吃了一惊。我说家里的牛奶你都不喝,干嘛还要在学校买啊,是不是老师估到买的。他说没有,老师还再三强调,愿意买的才报名。我说那你就别买了,反正你也不爱喝。孩子嘟嘟啷啷说大家都报名了,就我一个人不买,同学下课都拿着牛奶,就我没有,人家还以为我家好穷的呢。我哈哈大笑,好好好,满足一下孩子的虚荣心,我老男人再穷也断不至于让孩子在外面表现出一副穷酸相,特别是不能让他在心仪的女同学面前表现得很差劲。

这次洪雅各中小学销售的学生奶是蒙牛的,很小的一盒,价格远高于市场价,1.85圆一盒。

前几日有朋友到家来坐,他是在新希望乳业做销售的。正好,我就向他提出了两个问题:
第一,为什么本土生产的产品不能进入学校,反而让外地牛奶在学校扎根,这是不是可以说明你们的销售能力远低于蒙牛?
第二,为什么学生奶的价格会远高于一般牛奶,是不是它的生产成本过高?

朋友说我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不管是什么奶,婴儿奶、学生奶、军奶、中老年奶等等等等,基本成分是没有区别的,都是一个罐子出来的,只不过添加的微量元素不一样而已。 我们喝牛奶主要就是吸收它里面的蛋白质,微量元素我们在蔬菜、水果里完全可以吸收,无需专门通过牛奶吸收。而且,在牛奶产品里面,添加微量元素的成本很少,少到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学生奶根本谈不上什么生产成本过高。至于它的售价过高,就牵涉到你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我们的学生奶没有进入本土学校,和我们的销售能力没有关系。我们根本就不想做!
做学生奶是一个赔钱赚吆喝的买卖。一份学生奶要想实际进入学校,必须要走通两个关节,一个是地方教育主管部门,一个是学校领导班子。
所以尽管学生奶的生产成本不高,但它的销售成本很高,这才是决定它价格的主要因素。而且销售学生奶要承担很大的风险,这个风险足以对一个乳品企业造成致命的打击。在解释这个风险的时候我先给你介绍一下中国乳业的现状。

三鹿事件导致了中国第一乳品企业的覆灭,这好像是政府伸张了一盘正义,其实业内人士都清楚,三鹿是替死鬼。说乳品企业在牛奶里加三聚氰胺,你相信,我不相信。你相信是出自于感性,我不相信是出于理性。加三聚氰胺的目的是提高N含量,从检测结果中推算出蛋白质含量高,从而降低原料成本。三鹿和蒙牛的战略是差不多的,都是着眼于宣传,你看他们的广告铺天盖地,它的产品成本里面有很大一部分是广告成本,才没有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做假呢。新希望的战略是打成本战,取得价格优势。就是这样它也没有在里面加什么三聚氰胺,你能相信三鹿会这样做吗?三聚氰胺的根子在于奶源而不是生产。乳业的奶源大部分出自于奶农的散户牛奶,牛场的那点奶是满足不了需要的。而散户牛奶就有很多不安全因素,奶农做假的手段层出不穷,很多是无法直接检测出来的,其中一种方法就是掺加尿素。尿素在生产过程中经过高温就会分解出三聚氰胺,这就是三鹿事件的真相。三鹿事件之后对乳业的整顿基本没有效果,缺乏高科技的检测手段,更缺乏高效率的行政监督手段,整顿的结果就是再一次提高了乳业的原料成本,而这个成本必然会转化到消费者身上。唯一的效果就是畜牧局增加了一项收入。当然,乳业的环境卫生搞得要比以前好些了。

一般来说,牛奶质量出现问题都是以批量的形势出现的。一个批量的奶出现在市场上它是分散出去了的,即使有顾客投诉,也不过当个案处理,我们的售后机构完全可以摆平。但学生奶不一样,它很集中,一出问题就会产生群体效应,所以风险很大,这是我们不愿做的主要原因。

至于蒙牛为什么愿意做这个生意,我不是他们的职工,更不是核心层,不了解,但是,作为业内人员,我可以推测。牛根生的胆子很大,这个家伙你别看他没什么文化,但他对政局的拿捏很到位。一般来说,三鹿事件对中国的乳业是一场灾难,但在他眼里,那就是一次千载难逢的良机。
首先,国家机器主动为他清除了一个强硬的竞争对手,在市场蛋糕重新划分的时候他抢了先机;
其次,正因为三鹿对中国政府的形象破坏极大,但政府又没有能力控制,所以他们只能把重点放在控制食品安全的曝光上,无形中保护了牛根生们。你看后来又出了几起毒奶粉事件,有哪一件不是烟消云散。

蒙牛的胃口很大,它就是要占领全部的市场份额,剿灭所有的竞争对手,往垄断的方向发展。但它的手段不是保证质量,而是宣传。乳品生产是一个低科技含量的企业,没有哪家有什么特别的生产手段,你别看蒙牛搞了个什么无人生产线,那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他牛根生有天大的本事也保证不了质量,质量的根子不在生产流程而在奶源上,而奶源是蒙牛无法控制的。

蒙牛的牛场鲜奶占它生产的成品的比例远小于新希望,它的战线拉得太长了,牛根生正在犯拿破仑和希特勒的错误。蒙牛无限扩大生产线,同时投入了海量的广告宣传,在所有的宣传手段里,学生奶是最廉价的也是最有效的宣传。呵呵,我们的中小学生们都在自己掏钱帮蒙牛做宣传。在目前令人堪忧的乳业现状下,敢这样做的也只有他牛根生了。刘永好没有这个魄力,他没有牛根生看得远看得透。他不明白,如果学生奶出了问题,政府要做的不是处罚企业,而是掩盖。

阅读全文

类别:默认分类 查看评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