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洋先生最近一再把“中性政府”作为“ ”的主要特征。他认为别国的代议制政府不是代表富人实行“右派”政策,就是代表穷人搞“民粹主义”,只有中国政府既不是穷人、也不是富人的附庸,所以既不怕得罪穷人(他举的例子是 国企 改革一下子让4000多万工人下岗, … 所以,中国不是福利国家并不能证明中国就比西方更“自由放任”,正如中国 垄断 、管制与特权的发达也不能证明中国是个福利国家一样。事实上,、李维森等先生近来一再指出的中国政府聚敛财富占到国民财富如此高的比率,就与所谓“比西方更自由”的经济 …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