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文“三妹也说说”将亲中共的媒体一概说成是“左派”,睁眼说瞎话。CNN和纽约时报偏左,对中共国人权状况的批评比右派媒体那种看笑话式的嘲讽,深入得多。在欧美恰恰都是左派政党相对更关注中共国人权问题,这是他们所代表的利益阶层所决定的必然。

纪思道的报道已经美化了黑帮。高智晟不仅是被殴打电击,而是长时间受尽酷刑虐待。

———- Forwarded message ———-
From: Diane Liu <[email protected]>
Date: 2011/4/30
Subject: 纪思道

【纽约时报】纪思道文章《中国大跃退》
Great Leap Backward

 
纪思道夫妇

纪思道

三妹也说说纪思道:纪思道是少有的眼光锐利的西方记者,尤其在左派充斥的《纽约时报》,就更加凸显他思想的清晰和睿智。

今年二月,当中东革命初起时,尤其埃及革命发起后,西方和以色列竟都是清一色的铺天盖地的对埃及革命的错误判断和胡猜瞎分析,给人感觉,这些所谓的西方中东专家的内心深处,还是那种带有歧视的“文化决定论”在作怪。而一些中国学者,自认为读了大量资料而自以为是,殊不知读的全是对中东局势错误判断的资料,自己又没有判断能力只有被误导。

唯有纪思道与“众”不同,他最早对中东革命和埃及革命发出不同声音,当时我感到那真是污浊中一缕清晰的空气。当时我特别摘译了他二月十二日直言批评美国的文章《埃及教会了美国什么》。他文笔清晰犀利,批评到位,直接了当,绝不拐弯抹角吞吞吐吐,在文章中,他说:“美国一直在中东的幕后几个世纪了:美国支持腐败的专制政权,只要他们保证石油湍流,并且不对以色列太过分。……我们美国给自己系了个死扣,似乎民主只适于美国和以色列,而不适于阿拉伯世界。我们把阿拉伯世界只当成油田,这已经太久太久。”

他还批评美国的情报机构和媒体说: “我们美国需要更好的情报。需要不只是从窃听总统与情妇通电话而获取的那种情报,而是从与无权势的人打交道中获取的情报。美国新闻界同样有不足之处,这次他们没有向穆巴拉克发出应有的愤怒。”

他在此文最后断言道:“从1848到1989年的历史经验看,革命会像燎原之火从一个国家漫延到另一个国家。”

现在中国人民也处在当初中东人民的尴尬痛苦境地。为了中国的经济利益,美国政府和美国媒体都对中共政府的倒行逆施噤声或顾左右而言其它。这个时刻,少数人的不同声音就会起到重要作用,它会显得异常的突出和引入耳目。

现在,纪思道又为中国人发声了,让我们感谢纪思道在关键时刻对中国人权的有力声援。

【纽约时报】纪思道文章《中国大跃退》
Great Leap Backward

纽约时报四月二十七日发表该报专栏撰稿人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 的文章,题目是《大跃退》。文章说:“中国正在实行二十年来对独立思想的最严酷的镇压。因此,我想,这次到中国来,可以写一篇关于程建萍这位女士的文章。她因为使用推特而被监禁。程女士去年在她要结婚的那天被逮捕,因为她通过推特发了一条讽刺性的短信,其中包括‘愤青们,冲啊’这几个字。中国政府没有任何幽默感,给她判劳教一年。”

纪思道的文章说,“(因为无法采访程建萍,)我就想采访程的未婚夫华春珲,但发现华春珲最近也被关押起来。如今,中国的情况就是这样。政府的镇压措施波及全国,给中国蓬勃的经济增长抹黑。这也是一九八九年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以来最严酷的镇压。”

纪思道的文章说,“为什么要采取这样的镇压呢?说起来人们或许会感到意外。中国政府担心,假如不及早严厉镇压,中国会成为下一个埃及或突尼斯……一个跟中国高官在家庭和工作上有关系的中国朋友告诉我说,‘他们真的是害怕。所以他们才镇压。’”

纪思道的文章说,“实际上,中国跟埃及和突尼斯大不相同。中国的领导人或许和中东地区的那些专制领导人一样专制,一样贪污腐败,但要能干得多。在他们统治下,中国的生活水平、教育、健康、基本建设有了惊人的提高。”

纪思道的文章说,“中国采取严厉镇压的另一个理由看来是围绕明年权力交接的骚动。在我看来,胡锦涛主席是一九七○年代后期华国锋以来最缺乏远见的中共领袖。他要下台,由现在的副主席习近平取代。有关官员说,中国的计划是让李克强担任总理,让(或许他们三人当中最有能力的)王岐山担任副总理。”

纪思道的文章说,“但是,现在权力角逐还在进行,部分原因是胡锦涛主席地位虚弱。中国官员在批评胡锦涛的时候很是公开。批评者据说包括中国军队将领,以及前主席江泽民。他们的批评跟镇压异议人士没有多少关系……而是跟胡锦涛冻结甚至倒退经济和政治改革、坐视通货膨胀抬头、损害跟美国的关系有关。”

纪思道的文章说,“尽管如此,眼下的镇压依然是一种大倒退,而且在两个方面尤其恶劣。首先是政府不仅逮捕异议人士、基督徒,而且也逮捕他们的家人,甚至他们的律师。第二,长时间以来,中国警方对劳动阶级的在押者使用酷刑,但通常不对知识分子动刑。现在当局对白领异议人士也动刑了。”

纪思道的文章说,“律师高智晟先前被逮捕。据他自己说,他遭到殴打和电击,因为他受理基督徒和异议人士的案件。将近一年前,他获得短暂的自由,但显然又重新被逮捕,然后就没有了下落。在中国,如今‘失踪’已经成了一个使动词。”

纪思道的文章说,“当局的镇压活动也扩展到互联网上。我十几岁的女儿这次跟我一起到中国。她抱怨说,‘中国什么都屏蔽。’她的意思是说,脸谱网和YouTube在中国被屏蔽,Gmail和谷歌搜索断断续续,甚至她在Google文件上的作业都无法取读。”

纪思道的文章最后说,“在中国这个正在成年的国家,其经济的崛起在世界历史上差不多是史无前例的。但严酷的镇压行动给这些成就抹黑。对我们这些爱中国并相信中国未来的人来说,眼看着这种倒退令人痛苦。”

Permalink

| Leave a comment  »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