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家鑫杀人案,是一个案情和性质很清楚,适用法律也很清楚的案子,演变成一个牵动全社会的事件,说起来匪夷所思,但这个时空下,一切皆有可能。

对药案,有些观察和看法原打算写出来,但时间关系没有写。不过,在微博上即时写了一些片段。将它们稍加整理,发布在此。整理时,也顺便把打字时错选的字改过来。还需说明的是,下面集中发布的微博,有一部分借用了一位同样关注此案的网友的整理,这位网友的题目是《两位教授谈药家鑫案》,其中一部分大致集中了我前期就药案所发微博,拣个懒,复制了过来。

图1,死者张妙的丈夫王辉和不知世事的两岁儿子毛蛋

@肖雪慧回复@BOZEV:如果药家鑫免死,就没有人可以判死。在没有废除死刑的情况下,CCTV和这些专家的表演给人感觉,不是此人家庭有背景,就是这个体制有袒护药家鑫这种冷静杀人犯的病态嗜好。

@肖雪慧回复@龙世平:明明白白杀人灭口却说成激情杀人、还有所谓心理学专家用强迫性动作为其连捅人八刀开脱。这个社会很恐怖!

图2,邝飚漫画:药家鑫才八刀扎在这里了!

图3:李玫瑾谈药案、杨佳、马加爵

@肖雪慧废除死刑也许是早晚的事,但如果以药家鑫免死为废除死刑的标志,这个国家的法律也彻底死了!

@肖雪慧回复@疯牛柴子:“挺谁谁死”规律适用范围是国际事务,在国内,挺谁谁发,即使死,也不会是当下!

@肖雪慧回复@:我不反对废除死刑,但决不能以药家鑫免死为开端,真要那样,法律可是最后一点尊严也没了。

@:辩护士煞费苦心抬出赵承熙。如果没记错,赵行凶后开枪自杀了。药家鑫撞人逃逸,从后视镜发现张妙记车号,返回连捅八刀杀人灭口。两个案子犯案情节就无可比性。案发后更是冰火两重天,杀人犯在央视青睐开展眼泪公关,死者家属被媒体冷落。这让人想起李刚父子央视露面,曾子墨访谈死者哥哥陈林却被叫停!

图4,


图5,药家鑫

@王育琨:药家鑫并没有真正忏悔。死亡的恐惧让他痛哭流涕。他没有认识到那0.1秒钟顿起杀意,不是他的头脑起作用,而是他内在深深的愤怒和恐惧在左右。有意杀了人,不想承担后果,只想活着。看看他无意识中的表情,那不是身口意痛悔的样子。迄今为止,被害者家属的愤怒与悲哀还没有得到释放。央视不给机会!

@肖雪慧:回复@王育琨:不是“0.1秒钟顿起杀意”!从他发现张妙记车牌、再倒车回去,继而连捅八刀,无论张妙怎样哀求也没罢手,这中间有相当时间的冷酷计算!//@卢九评:看他眼神!此人何方神仙,如此神通广大?//@黑夜骑马人:央视温柔地给了法律一个耳光!

@Mario1代不是激情、不是冲动、不是0.1秒,虽然是预谋,也是深思熟虑,出于事前恶意,在英美法上属于murder而非manslaughter。按照美国模范刑法典210.2,是一级谋杀:“蓄意地或者明知地实施杀人行为”。很多人却在借用英美法的“激情状态”概念为他开脱。

@肖雪慧回复@Mario1代:“激情状态”用在药案,乃是风马牛。被害方毫无过错,也没有跟杀人者处于搏击状态使其在失去理性和自控能力状态下杀人,扯什么激情状态?律师千方百计为被告辩护没有错,但“激情状态”一说表明律师太失水准。

@肖雪慧现行法律摆在那里,中国法官并没有什么自由裁量权,即使有,也不能大到放纵基于冷酷计算而故意杀人的罪犯地步!

@肖雪慧:不是“0.1秒钟顿起杀意”!从他发现张妙记车牌、再倒车回去,继而连捅八刀,无论张妙怎样哀求也没罢手,这中间有相当时间的冷酷计算!

@肖雪慧:热衷于给杀人犯平台的央视台,能给死者家属同等待遇吗?

@肖雪慧:药家鑫杀张妙是利益算计后倒回去杀人,属杀人灭口!杀人后逃逸时再撞伤两人,企图继续逃逸时被村民拦截,车和人都被带到公安机关。调查时问他是否得知发生车祸肇事杀人案,他答不知。次日警方对他车上撞痕和血迹进行采样,正核对时,他在父母陪同下来投案。这就是被认定为主动自首的行为。

@肖雪慧:添一条,小贩被城管掀摊追打、房屋被抢拆怒而拔刀,也是典型的激情状态!

评论马光远的微博:“丈夫回家看到老婆和别人通奸盛怒之下杀死奸夫,这叫激情杀人;…”

@肖雪慧看过一次李玫瑾谈案,那次相当有深度。这样的人在药案那么离谱,不是水平问题! (4月2日 19:28)

回复@Goalll:是非善恶观扭曲,不是才注意到,但用“不要脸”这样的语言咒骂受害者记车牌,太吃惊! (4月3日
09:55)回复Goalll的评论:“肖老师才注意到”

——注:“不要脸”的出处:自称药家鑫同门师妹李颖在网上发帖,为药家鑫辩护:“我要是他(药家鑫),我也捅……怎么没想着受害人(药家鑫事件中的死者)当时不要脸来着,记车牌?”

@回复萧瀚:我不认为他(茅)乐于与人讨论。看过他对一位跟他年龄相近的人居高临下的回复。至于说被谩骂,像李心理学家那样用所谓“弹钢琴”、“强迫性行为”、砸琴来解说“药八刀”,舆论强烈反弹再正常不过。这位经济学人不少看法其荒诞不比李心理学家逊色多少。最近发言倒是让人觉着多了些健康常识感。
(4月4日 13:32)

@肖雪慧回复@程远-隐身人:现在官家的倾斜性透出的苗头根本不是给“怎么判就怎么判”,而眼下的目标,我认为不是废除死刑,而是要求司法公正!如果忽略央视和某些有话语权的专家的倾向性、忽略实实在在发生的司法不公现实——这一点人们不会陌生,把尊不尊重废除死刑扯到这个个案上,文不对题!
(4月4日 13:45)

@肖雪慧:新浪微博管理员,删“花”可以理解,你们也要生存。为什么删村民表达诉求这副图?也想加入央视偏爱、还有李玫瑾、激情八刀的辩护行列?我刚才转发该图并留言:“主审法官,可别装耳背眼瞎,推说没听见没看到!!!”却弹出下面一行字:“很抱歉,该条微博已删除,无法评论。确定”。为什么???

@肖雪慧:跟正当防卫有区别。激情杀人的要件之一:被害人有明显过错。比如,小贩被追打被掀摊一怒之下把刀捅向对方;而且捅人的行动跟前面被追打之类情节是连续的,如果一小时后或第二天因起初的事捅人,就不能被认定为激情杀人(而是预谋杀人了)。

@肖雪慧:冷酷利害计算下的杀人灭口,李玫瑾类比成所谓“砸琴”,这种大失水准的说法也是“冷静清晰、实事求是”?大众非理性情绪勃发的情况不少,但至少这个案子上,跟某些专家的奇谈怪论相比,民间主流声音更具法治意识、更尊重法律和公义!(4-7-9:05?)

——补充一个案例。几年前讨薪的王斌余兄弟走了包括司法在内所有该走的程序,这些应该给兄弟两帮助的机构踢皮球,致使无助的两兄弟流落大街,想回工棚暂住,也被拒之门外。找到欠薪的包工头,包工头指使多人围攻殴打两兄弟,这种情势下,王斌余愤而拔刀刺死刺伤几人。要说激情杀人,这应该是很典型的案例。但对这个被逼成杀人犯的良善工人,法院丝毫没有因“激情杀人”考虑减轻刑罚。两相比较,实在是太失衡。

@肖雪慧回复@xhying1:药案分歧点在要不要罪刑法定,要不要司法公正,而不是宽不宽容。再说,没人有权以漠视法律来显示宽容。把民间愤怒声音跟法治原则对立起来,用宽容取代司法公正,已经混淆了是非。如果(要当)死刑废除论者,该着力推动立法,而不是就特定个案居高临下指责民间声音。民间声音对倾斜性的央视、司法是矫正或平衡力量。

@肖雪慧:回复 @杨波律师
:不是我们在传播凶恶,而是央视的不平衡报道和某些专家的胡说八道在凶犯张目。如果再不吱声,那是在忍气吞声任这个社会成为凶杀者天堂而没有反弹!

@肖雪慧回复@邵建的微博:哈,你也来了。宽恕是死者家属的权利,何况,即使死者家属宽恕,司法理性还得从罪刑相当原则进行考量。
//@邵建的微博:赞同肖雪慧!何况我们并没有权利代表死者及其家属讲宽恕。//@景凯旋的blog:我赞成废除死刑,但只要死刑还存在,药就应当法当其罪,死刑!

@肖雪慧回复@邵建的微博:至少中国没有。现在大讲宽恕的,引了图图大主教的“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但人家谈的是政治斗争中受迫害一方取胜后对原政府及追随者罪行持何态度。两派的长期对立积怨甚深,犯罪面大,一一追究,必陷于冤冤相报的恶性循环。离开这语境,横移到刑事个案上不仅错位,连主体都错了。

@肖雪慧:我觉得图图大主教的话可以用于埃及、突尼斯等例。自中东事变后,我有个看法:民众已经取得胜利,下一步能不能走得更好,胜利一方的智慧、胸襟至为重要。但看待刑事罪案,这个思路不合适。

@肖雪慧:这种案件,法理法条清清楚楚,又不是民事案件,法院无权采取问卷、谈话、调节之类做法! (18分钟前)

——注:有人指责民意试图影响司法,但恰恰是法院就量刑搞的500人问卷以及央视、一虎一席谈等提供平台拉偏架,才货真价实的制造“舆论”试图影响司法,而且这种倾向性很强的平台制造的是伪民意。法院一再约谈死者张妙的家人,也很不寻常,跟北大对“偏激生”的所谓“会商”异曲同工。

@邱毅台湾:药家鑫案有可能采“死刑缓刑两年”的轻判方式,甚至改判成有期徒刑。如果最后出现这种结果,两岸可能都要同声讨伐恐龙法官了。原本是单纯车祸肇事,药家鑫不赶紧扶伤者就医,还下车捅人八刀致死,这是什么草菅人命的变态心理?如果还能藉权势进行媒体造势,从而获得法院轻判,法外开恩,天理法理何存!

@肖雪慧:西安法院这回很多做法异乎寻常,像药家人开的似的,并且最生动的诠释了:法律只向权位和金钱弯曲!

图6,有网友把两个案子的当事人在狱中处境照片放在一起,并附言:凶犯药家鑫正在狱中参加音乐会为狱友演奏电子琴的时候,钱案证人钱成宇却在看守所里坐老虎凳!

图7,元宵节药家鑫狱中演出,台下坐满,掌声阵阵

图8,法庭现场。500旁听,药家鑫的母校去了400人。我知道有些案子,名义上公开开庭,实际上脸家属也进不去,更别说同学。法院还对500人就药家鑫量刑问卷。这是很不寻常的事件!


图9,药家鑫案受害人代理人张显致信西安中级人民法院:遇害家属从媒体上得知:“庭审500旁听者的问卷调查做量刑参考”。这个做法我们坚决反对。1,其中400人为大学生这一特定的群体,2,农民旁听的人25人,3,药家鑫所在的学校人数比其他学校的学生还多,4,对农民歧视、对药家鑫偏护、缺乏公平性。


图10,张妙的儿子毛蛋夜里仍在寻找妈妈。记者 石念军 摄

@肖雪慧回复@花木兰妮999:现有法律下,如果药免死,恐怕会开启冤主自行解决的“私力执法”时期。

@肖雪慧:案情很清楚,适用法律也很清楚,却搞出这么多名堂,央视倾斜性平台、法院问卷、约谈受害者家人,看样子,非逼得受害一方私力处置或者呼唤出现替天行道者!

下面这副图也许可以解释人们在药家鑫案的焦虑,如果司法选择性弯曲,这种事还会源源不断:


图11,图片文字来自@金朝晖:“前有李刚门,后有药家鑫。”14日凌晨1时许,深圳出租车司机申付强下班回家路上遇三男一女,醉酒后的四人拍打车头说要打的,被申拒绝。随后其中两人对申进行殴打,并残忍地用石头将其砸死。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