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12)

        继美国国务院于4月8日发表《2010年国别人权报告》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之后,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前日也发表了《2010年美国的人权纪录》,对美国的人权状况做出批评。

  美国国务院是从1977年开始向参众两院提交美国以外的国家与地区前一年度的《国别人权报告》,报告内容涵盖了个人权利、公民权利、政治权利、劳工权利等国际公认的人权议题。由于报告完全不提美国本身的人权状况,而是指名道姓地批评其他国家与地区的人权状况,其中不免有些未必属实的尖锐批评,因此经常招致这些国家的不满。从12年前开始,中国国务院就在美国国务院发布国别人权报告之后,针锋相对地发表美国的人权纪录,在外交上互别苗头的姿态十分明显。

  一些具有普世价值的基本人权观念,例如人人生而自由、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理应受到尊重和保护,这也就是联合国大会于1948年通过《世界人权宣言》的基本精神。为了保护全体人类的基本人权,推动各国人权事业的发展,一些国际性人权组织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甚至国际特赦组织等非政府组织,针对各国人权状况做出批评,自是无可厚非。即便是美国国务院发布的国别人权报告,其目的若单纯是为了敦促和鞭策各国在人权事务上有所改进,虽然不免有干涉内政之嫌,但也可以理解。

  问题是,美国以及一些西方国家,对“”的定义往往过于狭隘、片面,并且采取了高人一等、自以为是的姿态;在处理国际事务上,则往往把人权给绝对化、工具化,甚至意识形态化了。

  以最近宣告失败的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与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并购案为例,部分澳大利亚议员反对这项纯粹属于经济领域的证券所收购计划的其中一项理由,竟是新加坡的“人权状况欠佳”。澳大利亚若是基于国家利益而反对并购,我们没话说,但硬将它和新加坡的“人权状况”挂钩,其牵强可笑的程度,实在叫人叹为观止!

  西方国家对其他国家人权状况说三道四,之所以令人不满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其批评往往信口开河,言过其实。美国国务院在去年发表的全球人口贩卖活动常年报告中,把新加坡也列入观察名单,指责我国保护外国妇女不力,导致她们被逼为娼。

  这项指责显然与事实差距甚远,我国政府去年已经就此做出回应,说明新加坡不仅不存在严重的人口贩卖问题,反而是采取了非常严格的管制措施,并透过严厉执法来制止与打击人口贩卖活动。

  美国国务院这种不实指控,连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东亚事务小组委员会主席韦布都看不下去,指出国务院的全球人口贩卖活动常年报告缺乏明确的编撰指标,把拥有不同纪录的国家混为一谈,引起“混淆和不满”。

  此外,西方各国往往出于自身的政治与经济利益,而把人权当成贯彻其目标的借口。“茉莉花革命”发生之后,也门、利比亚、沙特阿拉伯等北非和阿拉伯国家政府,均以铁腕手段对付示威民众,西方各国却没有“一视同仁”地做出反应,而是根据各自的国家利益对不同国家采取了“亲疏有别”的回应方式。

  人权应该受到基本的尊重,任何以人权为借口,或以人权作为实现其他目的的工具的行为,都是在滥用人权,也是对人权的亵渎,理应受到谴责与唾弃。

原文:点击


© Chiquitita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2011/04/12. |
Permalink |收听敌台

Post tags:

OMM通讯社@新浪微博 |
[email protected] | OMM通讯社@腾讯微博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