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

这个春天,我们第1624次与您见面,以全新的面貌。

这个春天,我们不仅奉上全新的面貌,也将与您共同探索全新的精神。

就在我们酝酿改版的这个春天,遥远的北非及中东局势发生巨变,期间投射出国人看待世界的某些固有眼光,令我们在如今改版之际不得不深思这样一个问题:

当时间已进入21世纪的第11个年头,当中国改革开放已逾30年之久,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世界观?

我们已经看到中国政府的积极姿态和务实精神:先是对制裁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1970号决议,投下富有历史意义的赞成票,再是在安理会通过1973号决议,决定设立禁飞区,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平民时,并未动用否决权。

然而当政府已在参与现有世界秩序和国际治理方面迈出令人欣喜的前进脚步之时,不少国人对时局的理解却还滞留在“西方挥舞大棒”的陈旧框架之中。

国人看待世界的方式呈现出某种程度上的滞后。这种滞后,我们能从近来有关利比亚局势的大量言论中看到,能从长期以来徘徊着的狭隘民族主义情绪中看到,也能从这些年发生过的成规模的盲目仇外事件中看到。这种滞后,体现在各种带着旧有意识形态烙印的话语标签之中,在许多人的意识深处,当某些国际重大冲突出现时会瞬间迸发。

中国人看待世界的心态,交织着屈辱的记忆和百年悲情。而随着近年来中国经济的迅猛增长,又开始滋生起某种自大、骄躁和虚妄。然而世界在变化,中国的角色在变化,国人需要多一些发展的眼光,而不再只是用陈旧的解释框架和认识体系去理解世界。

这个世界,并非“西方挥舞大棒”式的黑白二元世界,而是一个国与国之间价值与利益相互交织、共同依存的多元世界;这个世界有着繁复而成体系的规则,有待我们去透彻了解。纵然,这个世界的现存秩序并不完美,但中国正在积极参与、融入其间,从中受益,并进而承担责任、发挥作用。

毫无疑问,国际政治中依然存在着冲突的逻辑,有着与国家间政治相随相伴的安全困境,但也越来越唇齿相依,互相依存。没人能事前预测到,一名突尼斯小贩的自焚,竟然点燃了这个春天阿拉伯世界的一场风暴;而发生在日本东部的地震海啸以及随之而来的核泄漏灾难,不仅让全球经济震荡,扩散的放射性核素更让全世界尤其邻国感到不安。因而今天这个世界,虽然处处充满对抗,却处处需要合作;分歧随处可见,但趋势却是融合。权力的角逐、利益的博弈,当然仍是国际政治的主题之一,然而冲突之中有规则在,权术之上有价值在,武力之外有人文在,利益之上有道义在。

虽然这个世界常常令我们失望,许多规则和价值在国际政治中得不到执行或遵守,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就毫无意义。过分理想地看待复杂的国际政治,当然失之于天真,但满眼只看到石油、阴谋和权术,也难免失之于阴暗和偏颇。

世界已不再是过去的世界,中国亦不再是过去的中国。我们的国家已经走到了这样的阶段:大国崛起,需要匹配以成熟的国民。国家需要它的国民能够理性认识一个复杂多元的世界,理解国际规则和国际事务,多一些世界眼光。

百年来,中国人始终怀有一个“强国梦”。然而民强则国强。从容、平和、多元、理性、务实、成熟,这样的国民精神,才真正符合国家利益。这样的国民,而非航母,才是一个国家强大的真正标志。

所以,在新一次改版之际,我们愿重申这份报纸27年前创办时的初衷:“为年轻人打开一扇看世界的窗口”。我们坚决杜绝将这一公共平台变成滋生狂热民族主义的土壤,煽动种种非理性的铁血之论,因为我们坚信这些是于国于民有害的精神鸦片。我们愿秉持新闻专业主义的精神,客观、平衡、完整地呈现世界的图景。

在新一次改版之际,我们愿再次出发,与发展的世界同行,与发展的中国同行。

原文:链接


© superlee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2011/04/08. |
Permalink |光荣之路

Post tags:

OMM通讯社@新浪微博 |
[email protected] | OMM通讯社@腾讯微博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