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抓艾未未?

《泰晤士报》对中国艺术家艾未未被扣留发表评论文章“人民在你这边,为什么抓他们?”

这篇文章的副标题说:艺术家、记者、律师…..作为超级大国的中国有那么几个微不足道的小对手,不过所有的暴君们都有。

文章开篇提出了一个问题:老虎和婴儿之间的打斗谁会赢?作者认为,中国政治局一定有人对这个问题感到困惑,要不然艾未未就不会被带走。

文章列举角斗双方的实力:一方是中国政府,13亿人口、960万平方公里土地、300万军队、7300万共产党员、经济增长在8%至10%之间,世界上的后起工业大国和新兴超级大国;另一方不过是一个留着胡须、上推特网的艺术家。

《泰晤士报》的这篇署名文章问:为什么抓他()?他有什么好让你担心的?他这个人根本毫不重要,既缺乏跟暴民的联系,也没有通向一个政党、各种武器、中国电视媒体的手段,更没有其他可以兴风作浪的方式。对一个崛起的,信心百倍的、雄赳赳带领人民走向繁荣昌盛的大国来说,他究竟有什么威胁可言呢?

文章还引述人权观察组织和国际特赦的话说,自今年年初以来,中国正在展开十年来对异议人士最严厉的打压。

“暴君跟所有人一样,都自以为道德典范,特别是他们带着谦逊的微笑衣冠楚楚地出现,而并不是戴着肩章站在阳台上豪言壮语。不过,他们知道人民所不知道的情况,那就是怎么把这场戏再接着演下去。这也就是他们为什么最终都命中注定要抵抗任何对他们的质疑和追究责任。”

文章最后提及中国有种种理由抗拒民主和人权,但是“我们从墨索里尼到卡扎菲,再从穆巴拉克到昂纳克这些独裁者们身上都发现了什么共同点呢?那就是他们有数不清的理由不放弃权力,而我或者艾未未们却总有自己让他们放弃权力的方式。

《金融时报》周四评论版也发表了署名文章“艾未未因太子党恐惧症受罚”。

文章认为,艾未未的被抓再一次残酷地提醒了外界中国共产党的独裁倾向,也强有力地说明这个党说一套,做的是另一套。

文章称,中国共产党现在的领导人都曾在疯狂的文化大革命中受难,因此也就非常迷恋维护稳定。

迪伦在中国

鲍勃·迪伦在北京演出

鲍勃·迪伦在北京的演出严格遵守商定好的曲目

美国民谣巨星鲍勃·迪伦周三(4月6日)举行了在中国的首场演唱会,《每日电讯报》报道说,迪伦完全按照事先商定的曲目演唱,没有引起任何争议,不过却表现了很多的象征意义。

报道说,中国当局正在展开近年来最严厉的打压言论自由的行动,不过对鲍勃·迪伦的演唱会却没什么好担心的。

报道称,许多观察人士希望鲍勃·迪伦对政治表态,或者表示对自周末被警察从北京国际机场带走的中国艺术家艾未未的支持,希望他能震撼大部分的中国观众。还有其他人认为,他的出场已经足够说明问题,引发任何争议将影响未来西方艺术家去中国表演的机会。

《卫报》报道鲍勃·迪伦在中国北京首场演出时说:在中国讽刺随处可见。在艺术家和活动人士艾未未被扣押的这个星期,鲍勃·迪伦却被允许在北京表演。

报道说,谁也不知道这两个决定是怎么做出来的。

报道还引述了中国文化部的一名前任官员的话说,迪伦到中国演出或许是中国在美国的大使馆突然有了人员变动,也带来了新的一套做法。

这名官员还说,中国政府既要显得思想开放,又要牢牢控制,总是要在两者之间平衡。

受气包

克莱格与学生

克莱格提倡社会流动性却惹火烧身

星期四的英国大报都在显要位置报道了副首相尼克·克莱格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透露公众对他的仇视使他经常痛哭。

《卫报》报道说他透露他觉得自己像个“受气包”,经常边听音乐边流泪;家里9岁的孩子也感觉到了公众的情绪问他:爸爸,学生们为什么这么生气?

克莱格认为他和首相卡梅伦的关系并不算太好。

《卫报》报道说,克莱格以前也曾经在接受采访时给自己带来麻烦。2008年,他在一次采访中说和自己睡过的女人“不会超过30个”,被媒体广为报道。

《泰晤士报》报道说,克莱格承认从反对党变成执政党,他经历了“非常快的转变”。由于他支持把大学学费增加到9千英镑一年,他成了千夫所指。他想改变外界对自民党的印象倡导社会流动性,结果也成了惹火烧身,因为外界发现他最初的两份工作都是他的父亲给找来的。

《泰晤士报》报道认为,他的这番讲话将使自民党内的很多人不安,他们担心他已经因为那些不利的新闻报道遍体鳞伤。

购物疗法

台湾健康研究所经过十年的跟踪调查发现,每天上街购物能延年益寿。

这一研究对近2000名65岁以上的老人进行调查后得出结论,那些几乎每天都逛街购物的老人家比同龄不那么频繁上街购物的老人死亡率下降四分之一。

研究认为,每天上街购物也算是做了某种运动,另外因为在外总得社交,获得一种归属感,这些都对身体健康有益。

这些发现或许解释了为什么女人通常比男性长寿。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