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作者:横田 孝(本誌編集長/国際版東京特派員)、山田敏弘(本誌記者)

大灾难能够使人性显露,并试炼它的强大与否。平静的生活一瞬之间被不平静取代的时候,人们会如何行动。是泰然沉着保持冷静,并关照身边的人和事;还是陷入恐慌失去理智,做什么都只想到自己。

媒体也同样如此。战争或灾难的来临,往往考验媒体的素质。战场和灾区都危险重重,媒体能否冷静地行动、客观真实地报道现场的情况,做出正确并经过深思熟虑地报道,这是个难题。

一直以来,日本媒体界都对外国媒体有着某种崇敬之情。对新闻事业的理想的崇敬,甚至依赖外国媒体的权威。在需要做出关于日本评论的新闻中,现在还是频繁出现“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这样的文段。

日本东部的大灾难,使得这个神话粉碎了。面对这次前所未有的大灾难,很遗憾大部分欧美媒体没能做到应尽的职责。他们的新闻报道已经失去了那份冷静,变成了满篇的消息报道。

当初报道了由于地震和海啸会造成重大危害,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发生后,外国媒体就将该事故定性为“切尔诺贝利级别”。确实,核辐射是人眼无法看到的恐怖力量。但是,这次破坏了原本平静的事件并没有将我们的希望全部夺取。

失去自我的star记者

这次最具特征性的就是“敌前逃亡”的记者非常多。包括在京特派员,很多记者都不害怕福岛核泄露,然而逃走的不光是从灾区现场,更有从东京逃走的记者。比如和敝社记者一同去采访美国援军的一位同行,他就职在一家闻名世界的着名经济报报社。一行人到了仙台第二天,就没人在驻所看到他的踪影了。

这个记者是在京特派员,平时做事非常冷静。第一天采访美军的时候,这名记者一个劲儿地对着电话写稿子。

从第二天傍晚开始,他的样子开始变得古怪。福岛第一核电站的状况日趋恶化。他突然开始收拾行李,慌慌张张地离开了驻所。离开的时候嚷着“快一秒也好也要离开这里,离开就行”,甩开了试图劝说他冷静下来的美军报告官,快步消失在仙台的街上了。

驻所的士兵用测定器仿佛测量放射物含量,一直没有发现任何超标问题。

如果出于好意捉他回来,他可能会说这次采访已经结束可以离开了。或者说为了只是为了赶去下个现场采访而已。不过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他异常地暴躁慌乱,想要赶紧离开日本东部。(不过,从分社飞大阪的飞机里,应该和他逃离的现场的辐射量是一样的。)

译文参考自东西网

原文链接


© 梦里狩猎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2011/04/07. |
Permalink |收听敌台

Post tags:

OMM通讯社@新浪微博 |
[email protected] | OMM通讯社@腾讯微博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





P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