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房连水
来源:《杂文报》

歌里唱道:“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但这是就特定环境而言的,比如在大敌当前的危难关头,比如在正气主导的大环境下共同完成某项工作,说团结就是力量大抵是不错的。但倘换一个专制的环境,换一个压制言论、权力不受监督的环境,或是在一个腐败猖獗的单位,一个一言堂一个人说了算的单位,若领导群众真的团结一心,上上下下围绕在一把手周围,并保持高度一致,这就绝不是好事情。这种情况下,出现“不团结”现象倒往往是对权力疯狂的一种制约,让某些专断、腐败的领导有所顾忌有所收敛;“不团结”在这里就成了一种特殊的其它手段无法达到的正义力量。

中石化广东分店的天价酒事件现正由中石化总店调查中,有报道说:中石化集团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出示酒单发票的一定是中石化内部人士所为,且“不是一般的人,因为这样大宗的发票并不是放在桌面上谁都可以看得到的,私自披露公司内部财务情况也不符合公司有关规定”。这就说明,中石化广东分店在骨干层在领导层,在对待高价酒问题上在吃喝腐败问题上并不就是上下一条心的铁板一块,这实在是值得可喜可贺的事情。所以事发之后主要领导才气急败坏,要层层召开会议紧急排查“内鬼”。

出现这种“内鬼”大抵原因有二:一是出于良心,看不惯这种对国家钱财的肆意糟蹋。二是心怀不满,对某些只管自己吃肉不想别人喝汤的霸道头头有意见,背后来这一狠招。广东店若属于第一种,当然好;若出自第二种,也应该庆幸。在这种单位,不论哪种原因引起的和领导分裂、不团结,都是大有益处的。想想吧,不是内部人这么窝里反,你局外人再骂中石化腐败、垄断,隔靴搔痒,他才不拿你当回子事呢。这下好了,中石化总店都坐不住了,赶紧就广东高价酒进行调查。

当下权力腐败之程度严重之范围广泛全国人民有目共睹,而另一方面我们在权力监督在保障言论自由、公民权利方面又面临萎缩、饥渴状态。在此艰难环境下,常见的便是某些领导以讲政治为招牌,强行压制干部、群众不同意见,使得大家所有的不同意见都噤若寒蝉,对权力的专横和腐败不敢有所作为,内心的不同意见被求稳定求团结的所谓“大局”挤压到最逼仄的墙旮旯,这种迫于强压下的团结和谐,使得各独立单位特别是那些垄断单位的问题要暴露出来便难乎其难。

讲官话的人会说:上边讲保持一致也不排斥让群众讲真话不排斥对权力的批评啊。对此,直白点回答就是:还是面对现实吧还是实事求是吧,别再唱高调说假话了,一个单位的下级干部、一般群众若正大光明地给领导提意见,甚至是批评、揭露领导的腐败问题,那还不是刽子手面前伸脖子———等着找死?群众还要不要饭碗啊,人家一家老小还过不过日子啊。在权力越来越横行的今天,这样闪舌头的话是最不顾现实最不得人心最不负责任的。

但有一点很不幸,一种习惯性做法是,一个单位有不团结了,尤其领导之间有分歧了,一把手和下边哪位领导不和了,上级组织往往忙不迭地采取组织措施,把那些不团结的因素从组织上解决掉,以保障班子内不再有不听话的不再有调门不一致的,于是终于大家从此慑于权力的专断而抱成一团而铁板一块,这实在是长期以来组织工作的一种短视,尤其在一把手权力得不到有效监督的情况下,看不到这种不团结对于制衡权力、监督腐败是一种其它多种措施达不到的可喜力量。

讲团结,最朴素最原始的典故是筷子的故事:一根筷子容易折,一捆筷子折不断。但如果中石化广东分店上上下下这捆筷子始终结结实实捆在一起团结在一起,严格按公司“规定”办事,那领导的天价酒还不且得美美地喝下去?

记得十多年前,一位市人事局的处级干部曾向我传授他处理下面干部层面上不团结现象的一套有效办法。他认为,从某种程度和层面上来说,下面科室成员内部有矛盾是一种好现象,彼此之间有看法,互相闹对立,实际上有利于对下层的控制和监督。让他们互相监督要比上下级监督更为有利,上级既不得罪人,又掌握了主动权,并达到了目的。此说我当时不以为然,现在才明白过来,利用矛盾,解决矛盾,太精辟了。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