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代表了中国式的理想和可能
2008年07月13日 经济观察报 言咏

  在北京草场地258号那个著名的自家宅院兼工作室里,“鄂尔多斯(20.83,0.56,2.76%)100”项目的组织者和规划设计者、艺术家艾未未接受了本报专访。言谈之间,艾未未彰显出我行我素的行事风格,同时也流露出些许谨慎。
  同样谨慎和低调的还有邀请艾未未参与这个项目的开发商。他们表示在项目结束之前不愿意接受媒体的访问。
  “鄂尔多斯是一个兴起很快的城市”
  经济观察报:你是怎么介入“鄂尔多斯100”这个项目的?
  艾未未:鄂尔多斯是一个兴起很快的城市。三年前,一个开发商请我去,当时车陷在沙漠里,周围什么都没有。我觉得简直在开玩笑,喝得晕晕乎乎,第二天就回北京了,什么都没谈。一年前,还是这个开发商请我去,发觉变化很大,城市已经出现了,楼房很多,基础设施也做得很好。这个开发商有一片地,想盖别墅,非常希望我们帮他做。我和他商量用国外的建筑师做这个项目,他很喜欢这个想法。我请赫尔佐格和德梅隆推荐100个建筑师,他们听都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挺兴奋的。
  经济观察报:这100家公司有没有什么挑选的标准?
  艾未未:这个是让赫尔佐格做的。他给我一个名单,我没做任何选择。他是一个很挑剔的建筑师,审定标准比我高,号召力也比较大。如果不借助他的资源,你很难挑到一个完整的团队,即便你挑到了,人家也不一定会来。赫尔佐格本身的位置让人们对他很信任。
  赫尔佐格他们有在中国做项目的经验。这是很重要的。他们对这里的情况很清楚:速度要求快,价格比较低,施工的标准也相对低一些。
  这个名单聚集了今天建筑界很好的、很年轻的一些人。很多人他们互相都听说过,但从来没有机会聚集在一起交流和探讨。
  经济观察报:这100家建筑事务所没有一家来自中国?
  艾未未:没有一家来自中国。我们不在乎它来自哪个国家,又不是在搞民意测验。我们只在意他是不是一个好的建筑师,他能不能完成这项工作,他来自月球还是来自火星都不重要。而且在中国,遍地都是中国的建筑师,这失去了我挑选的意义。
  经济观察报:这个项目什么地方吸引你?
  艾未未:对于我来说,任何一个项目,从国家体育场到一个马桶盖,到一个扣子,到一个门把手,都会吸引我。因为每个项目都会涉及不同类型的问题,问题的本身吸引我。怎么在沙漠地区一个新兴的城市里修建大型的别墅群,同时动员世界建筑界的力量,让一些原本很难相遇的力量碰撞,对我来说就有很大的魅力,这里有想象力,有操作上的困难,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和谐应该是一种精神上的和谐,那就是求新,求变化”
  经济观察报:有没有想象过,别墅群建成之后的风格会是什么?
  艾未未:风格不是我定的。风格来自于100个设计师,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和文化,每个人做的都不一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希望他们来到这里,对同一个问题提供一种多元的、多角度的探讨。
 经济观察报:每个人有不同的风格,每个国家有不同的风格,会不会导致在整体上有失和谐?
  艾未未:这是一个经常被人说起的,但同时也是最荒谬的问题。只有军队才没有这个问题。你希望中国一直处于一个准军队的状态?我们的建筑“和谐”了这么多年,还要怎么和谐法儿?难道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个不到1平方公里的地方不和谐会有什么问题吗?今天这个世界就是不和谐的世界,要想简单追求某种形态上的和谐是不可能的,和谐应该是一种精神上的和谐,那就是求新、求变化。
  “我听到的都是无稽之谈”
  经济观察报:这个项目看起来和你以前在浙江金华做过的建筑艺术公园有些类似。
  艾未未:完全不一样。两个项目性质完全不同。金华建筑艺术公园是政府牵头开发的,是为公众服务的公共公园,这个是开发商的商品,他会关心怎么卖出去。他是为非常明确的人群——有钱的当地居民设计的。相像的是,两个项目都用了国外的、不同的建筑师来建造。
  经济观察报:当年金华建筑艺术公园在引起社会反响的同时,也引起很多质疑,认为它缺乏实用性,是一场秀。这个项目是不是也有同样的质疑?
  艾未未:什么都有可能被质疑的,质疑是一个健康社会所应该有的部分,但质疑并不能解决问题,质疑是不可能提供出一个产品、盖出一所房子的。而且,质疑也分为有质量的和没质量的。比如国家体育场,在设计过程中有很多来自专家、来自院士的质疑,什么用钢量啊,什么外国建筑师的实验场啊,什么新殖民主义啊,今天他们还在喊吗?
  所以我觉得一个人也好,一份报纸也好,要先有一个基本判断,这是一个什么性质的项目,代表一种什么意图,而不是简单的质疑。
  经济观察报:那在你看来,“鄂尔多斯(20.83,0.56,2.76%)100”这个项目代表一种什么意图?
  艾未未:它代表了今天中国在发展中对新的,对世界最先进理念的需求,同时也代表了中国式的理想和可能。当然,这里可能带有个人的野心或者是政府的野心,但不管怎么样,这是这个时期的文化,像国家体育场、中央电视台、T3航站楼,它们能在北京出现,是中国今天文化特征在物质上的体现,如果没有这些建筑,今天的北京是个什么样的北京?它仍然是一个八十年代的北京,在一个旧的体系下运转的北京。
  经济观察报:刚才你谈到有的质疑是有质量的,有的是没质量的,那你认为对金华或者鄂尔多斯项目的质疑,哪些是有质量的,哪些是无稽之谈?
  艾未未:我听到的都是无稽之谈。国家体育场我经受过,那些专家简直是逻辑不通。国家要求你做40亿的项目,你做了38亿的项目,怎么叫浪费?难道要做五毛钱的才不叫浪费?
  经济观察报:从金华建筑艺术园到德国卡塞尔的“童话”,再到这次的“鄂尔多斯100”,你做的很多项目都吸引眼球,但同时又都是褒贬参半。
  艾未未:我根本无意去谈褒贬参半的问题。对我来说,做一件事,让它能成,是很重要的。
  经济观察报:12位艺术家在贺兰山下建造了12栋别墅,施工初期拿下了大奖,但现在却被荒废了。你知道这件事吗?
  艾未未: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
  经济观察报:“鄂尔多斯100”这个项目,如何避免“贺兰山房”式的失败?
  艾未未:完全两回事情。“贺兰山房”用的是艺术家,不是建筑师。不过这不是主要问题。贺兰山和鄂尔多斯很不一样,前者不具备发展潜力,那里没有买家。房地产就是这样,有人托盘就不会失败,没人托盘就会失败,这是市场的问题。

来源:http://goo.gl/Rygny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