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d by Neolandscaper

Madrid VS.Barca

    简要内容:1925年,西班牙正处于里维拉的军事独裁时期,因为有一些巴萨的球迷向西班牙国歌发出嘘声,表达对当时政府的不满,巴萨被勒令关闭主场6个月。巴萨和皇马之间恩恩怨怨一个多世纪,这场比赛如此特殊,让人们不得不相信有佛朗哥的独裁意志在起作用。

  对于足球运动在人们生活中的分量,英国的足球名宿比尔·香克利曾留下过一句脍炙人口的名言:“足球无关于生死,它高于生死。”香克利最辉煌的足球生涯是在20世纪60年代的英国,不知他是否想到,足球从来就和政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一旦这样的政治又属于某个独裁者,那么足球就真正会关乎生死了。从斯大林、佛朗哥,到阿根廷的军政府,再到萨达姆时期的伊拉克,莫不如此。

  斯大林:被流放的莫斯科中央陆军

  斯大林不是真正的足球迷,而且他在二战中失去了热爱足球的爱子瓦西里,这让斯大林对足球更不感冒,但足球作为集体性的竞技项目,却免不了成为其专制意识形态下的牺牲品。

  二战后,苏联百废待兴,到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时,神秘的苏联国家足球队才第一次出现在了国际大赛的比赛中。在那届奥运会上,苏联一路顺风顺水打入了半决赛,而他们在半决赛的对手则是南斯拉夫。

  当时的国际形势很多人都清楚,铁托手下的南斯拉夫并不愿意听从当时所谓的苏联老大哥的命令。因此在这场比赛中,更多的是政治上的冲突。那场比赛中,苏联队很快就以1:5落后于对手。当时很多人都认为苏联队快要被淘汰了。不过,当芬兰的现场广播员这样说:“不要低估了俄国人的实力,他们会让你们吃惊。”他刚说完这句话之后,苏联人便很快地连进4球,将比分扳成5:5。不过,在后面的附加赛中,苏联还是1:3输给了南斯拉夫。

  苏联队的这场失利给了斯大林相当大的震惊。此时已是“革命导师”的斯大林认为,苏联对南斯拉夫的失利,就是苏联“社会主义”对南斯拉夫“”一次惨痛的失败。

  就因为这样,参加了1952年奥运会的那批苏联队队员遭到了斯大林的残酷对待,他们成为铁托的替罪羊。国家队归国后,斯大林就将拥有国脚最多的中央陆军队的队员全部流放到了西伯利亚。即使中央陆军队有着军方的背景,但斯大林一声令下,根本没人敢抗拒。

  幸运的是,随着1953年斯大林去世,这批中央陆军队的队员很快结束了流放生涯,并得到平反。

  佛朗哥:被枪毙的巴塞罗那主席

  西班牙的巴塞罗那俱乐部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足球俱乐部之一,百余年的俱乐部历史上,留下了太多传奇式的球星,克鲁伊夫、马拉多纳、罗马里奥、罗纳尔迪尼奥,一直到今天的梅西。

  加泰罗尼亚人称巴塞罗那队为“巴萨”,对于他们来说,巴萨从建队开始,就代表了加泰罗尼亚的精神,也是这一地区寻求从西班牙独立的象征,但这为球会带来了不少灾难。

  1925年,西班牙正处于里维拉的军事独裁时期,因为有一些巴萨的球迷向西班牙国歌发出嘘声,表达对当时政府的不满,巴萨被勒令关闭主场6个月。里维拉政权对巴萨的打击措施还包括:禁止在球场内使用加泰罗尼亚旗帜,全部会员资料都要由警方登记,俱乐部公告必须使用西班牙语……

  整个20年代,西班牙国内不同势力的对立和社会动荡一直持续,暴力事件在全国蔓延。1936年7月17日,西班牙内战打响,此时担任巴萨主席的是上任仅一年的约瑟普·索诺尔。索诺尔是土生土长的巴塞罗那人,其家族以财力雄厚和参与政治著称,早在1925年,他不顾里维拉对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的打压,成为巴萨会员。《巴萨,人民激情所在》一书的作者杰米·伯恩斯认为,索诺尔在这种情况下成为巴萨会员,是购买了一张通向加泰罗尼亚精神之源的门票,标志着他认可了同马德里威权主义进行的斗争。不过,索诺尔签到的实际上是一张地狱的门票。

  1936年8月,刚成为巴萨主席一年的索诺尔,冒着内战战火途经瓦伦西亚前往马德里,这次行程跟巴萨和足球都没有关系:他要跟有共识的政治人士举行会谈,还计划拜访参加马德里保卫战的加泰罗尼亚纵队的志愿者。这次他走上了不归路。

  8月4日,索诺尔一行到达瓦伦西亚,用了不到24小时便到了马德里,当地军方借给他一辆汽车,索诺尔前往当时已经成为战场的瓜达拉马山区。8月6日,在瓜达拉马山区,这辆挂着加泰罗尼亚旗帜的汽车驶进佛朗哥军队的控制区,索诺尔被认了出来并遭到逮捕。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他和同伴们被当场枪决。

  一周后,他的死讯传到巴塞罗那,各阶层普遍出现骚动。随后几个月里,流传着很多种说法,有人说他被投入监狱,还有人说他逃到了瑞士,但人们普遍认为他是被佛朗哥下令杀害的。直到上世纪90年代,索诺尔的尸体才被发掘出来。2009年,巴萨为他们昔日的主席迁移了坟墓,70年之后,索诺尔终于魂归故里。

  佛朗哥是个不折不扣的独裁者,但他同时又是一个超级球迷,他选择支持最强的球队——皇家马德里,他让皇马重新受封一度被取消的皇家封号,注入大量资金让其购买球星。而在西班牙国内,巴萨和皇马从来势不两立,加之索诺尔还是个坚定的左翼分子,政治和志趣两方面的对立,是索诺尔遇害的深层原因。

  巴塞罗那的球迷相信,是佛朗哥帮助皇马确保了所有比赛的胜利。1943年西班牙国王杯半决赛巴萨和皇马巅峰对决,第一回合巴萨主场3:0取胜,但一周后客场却离奇地以1:11的悬殊比分输给了皇马,由此,巴萨球迷坚信是赛前佛朗哥用枪顶着巴萨球员的头,受到死亡威胁的他们才输掉了比赛。

  巴萨和皇马之间恩恩怨怨一个多世纪,这场比赛如此特殊,让人们不得不相信有佛朗哥的独裁意志在起作用。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