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调电价的主意太馊了

上调电价的主意太馊了 

叶檀

2011-5-10

新京报 

     马三立老先生有则相声,说的是治疗痒病的秘方,打开层层锦囊,有一纸条,上写两字,挠挠。解决中国的资源荒,有人开出同样的锦囊,上写两字,涨价。 

     如果涨价能治根,涨就涨了,问题是,涨价断不了病根。 

     今年中国的电荒提前到来,原本的夏季用电高峰挪到了春季,而电监会预警,今年夏天可能出现大规模拉闸限电。除了投资与重工业增速不减的原因之外,最重要的是,电价、煤价、电网价体制不顺,这不是涨价就能解决的。 

     火电企业成为受气包。 

     《2010年度电力监管报告》透露,从2008年开始,全国五大发电集团(华能、大唐、华电、国电、中电投)火电连续3年累计亏损分别都在85亿元以上,合计亏损达600多亿元。 

     火电企业认为自己在为煤炭企业做嫁衣,电企亏损,煤价上涨。截至4月25日,全网电煤库存仅可用9天,远低于15天的警戒水平。而按照去年年底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简称中煤协)提供的数据,煤炭企业利润在11%,但发改委的调查显示,电煤供应兑现率下降。 

     与自然垄断的电网企业相比,火电企业有一肚子的气。 

     我国国际油价不断攀升带来运输成本增加,电煤价格直线上升,而发电企业卖给电网的电价却不变。在发电企业的“上网价”和用户的“销售价”之间的差价,成就了电网的超额利润。根据电监会2008年度《电价监管报告》显示,2008年的平均上网电价为360.34元/千千瓦时,而平均销售电价为523.10元/千千瓦时,其差价是162.66元/千千瓦时。今年1月7日,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刘振亚在年度工作会议上宣布,近五年,国家电网累计实现利润1336亿元,资产总额达到21192亿元,增长81.2%,净资产收益率4.87%,提高了2.77%。因此,在一片争议中加大坚强智能电网的投资力度,将在2015年建成,进一步巩固垄断企业的地位。 

     既不能对付煤炭企业的绊马索,又不能对抗铁板一板的垄断电网,火电企业只能消极怠工,挟天下企业以抗衡政策。 

     资源企业铁的事实是,只要一亏损,企业就检修。炼油企业亏损时,就会出现大面积的检修,而电力企业亏损时,同样出现大面积检修。这导致我国火电产能严重闲置。5月5日,国家电监会办公厅副主任俞燕山表示,眼下的电力供应偏紧并不是电力企业的生产能力不足造成的,我国的火电发电装机仍处于高位,问题在于火电企业的生产积极性受到了影响,发电利用小时处于低位。《经济参考报》记者在湖南省采访国家电网湖南省电力公司时获悉,全省统调火电装机容量为1417万千瓦,但可供出力的仅有700万千瓦,超过一半的火电装机停机,其中相当大部分都处于检修状态。此外,国家电监会提供了发电大省河南的检修情况,河南全省火电装机容量超过5000万千瓦,但现在有1200多万千瓦的装机处于检修状态。 

     果然,一些专家跳了出来,像当初为石化巨头辩护一样,证明电价上涨的合理性——既不会对CPI造成负面影响,还能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对于这样的专家,我们只能表示同情,他们久已香臭不分。 

     如果上调电价能够改变垄断局面,能够理顺电价与煤价,上调电价是短期成本,是建立市场体制的必经之路。问题在于,上调电价短期内以消费者支付了三方的争吵成本,从长期看却巩固了垄断,搁置了市场定价体制,将成为消费者永远的成本,是市场化企业的噩梦,会让资源性企业不思进取,在全球市场竞争中处于被人鱼肉的地步。要解决电价,首先要解决电网垄断,而后让煤价与电价同步市场化。 

     不理顺机制而一味涨价,显然是改革的懈怠。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818dcb01017i9y.html

预备、瞄准、发射:上周五在约旦河西岸拉马拉附近的碧琳村,巴勒斯坦人举行每周例行的示威活动,反对以色列修建隔离墙。图为活动中,一名头戴面具的巴勒斯坦示威者正用弹绳向以色列军队(图中不可见)投掷石块。

被击沉:北约称,联军战机于上周五向利比亚数个港口发动了凌晨空袭,击沉了卡扎菲部队的八艘军舰。英国皇家空军的旋风式战斗机空袭了胡姆斯(Al Khums)港,图为一艘利比亚海军小型护卫舰在该港口被击中后爆炸。

以示支持:上周五在加尔各答,印度草根国大党(Trinamool Congress)主席玛玛塔·班纳吉(Mamata Banerjee)当选印度东部西孟加拉邦首席部长,并宣誓就职。图为民众在竹制路障后等待一睹班纳吉的风采。

类别:转贴 查看评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5月24日, 3:0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