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一个周末,跑去广州与朋友小聚,海聊。有一个话题我们探讨了很久——同性恋问题,话题的导火线是,我们在谈论一个同性恋的朋友时,我的朋友A君说他觉得同性恋都是怪胎,不符合道德。如果都是同性恋,社会会变得很乱。我对A君的想法感到有些吃惊,他在中大学读化学工程,今年考上中大的研究生。当然我描述这个背景并非说我的好友A君有这个教育背景不应该有这样的看法,这是两回事,这里只是交代一下人物背景而已。A君的想法,我认为这应该是我们目前教育问题导致。高中便分文理科,高考挂帅,以至于有些学理科的学生对人文领域完全不了解或了解不多,而文科生对一些基本的科学常识也孤陋寡闻。我很明白我这位A君是这种教育模式下出现的一种“常态的现象”。在这里说明一点,他对传统文化是有兴趣而且是有了解的,只是在同性恋问题上我认为是缺乏一些了解而已。因此我很有兴致地对这个问题与他进行探讨,其实在探讨过程中我也进一步梳理自己的一些想法,也有一些其他的想法迸发出来,很有意思。

下面我将根据我的记忆,将我们的对话尽可能地还原出来,将讨论激荡到底。

A:我觉得同性恋都是怪胎,不符合道德。

我: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啊?

A:这个违背道德常理嘛。

我:那这个道德常理是什么?

A:就好像乱伦,你能说父亲跟女儿或者哥哥跟妹妹乱伦是对的吗?

我:我认为这两个问题是两回事,当然我明白你用这个来类比是从是否符合道德的角度来说的,我还是想问你道德常理是什么。你说的乱伦,这个从古至今都有,西方古罗马时期有许多宫廷乱伦的故事,中国古代也有,比如武则天跟两个皇帝。我在台湾也听这样的故事,就是一个部族遭到一次天灾,全族人都死了,剩下一对青年男女,他们是兄妹。为了将这个族群延续下来,妹妹要跟哥哥进行性交,以延续这个族群的“香火”,但哥哥死活不同意。后来妹妹想了个办法,用炭把自己涂黑,让哥哥认不出自己。后来他们进行了性交,从而也就有了这个族的后代。后来这个女人被他们族人奉为“族神”,神像是全黑的。后人都向她祭拜,祈求平安。你看,他们奉作的神,也是因“乱伦”而变成神的呀。

A:但如果社会上都是同性恋,我们的社会会乱的,比如繁育不了下一代。

我:其实这个问题我跟一个老师聊过,他说每个人其实都不是绝对的异性恋或者绝对的同性恋的,我们把同性恋与异性恋看作两个端点,这两个端点之间有一个区间(后来确认是“金赛量表”),我们绝大部分人都处于这个区间的某个位置,或偏于同性,或偏向异性。这个有遗传跟后天因素的影响,让你偏向于同性或异性。而这个偏向在后天是有变化的可能的。自然界中许多动物也都有“”问题,有研究表明羊的同性恋比例最高,达8%。刚刚说到后天性向变化的问题,也有个实验就是把同性的昆虫放在一个玻璃盒里,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玻璃盒的虫子一部分会演化成另一个性向。我们人在一些特定境况下也有类似情况,比如军队,监狱,学校。这些说明同性恋问题在自然界中也普遍存在的,人也是动物,也有其动物性的一面,无法避免自然规律的。所以人类有同性恋现象很正常。

A:但人是人,人有人的文明与道德,动物没有。

我:但你不能回避人的动物性的一面,我们说人性,里面就包含有动物性,人也有动物的原始本能。

A:这个我明白,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些问题如果让很多人知道,或者经过过分的宣传跟推广,会助长同性恋的增加,这样对社会毕竟不好。

我:如果经过科学研究,证明自然界这种“同性恋”现象是一种客观存在,那为什么要去阻碍这种客观存在,或者说是对这种事实的宣传呢。这会不会是一种“愚民”?信息的不对称或者不自然的流通,很容易造成偏见与歧视。简单说就是偏见或者歧视一部分原因是出于对一个事物的不了解或无知。而这种偏见与歧视,很容易对人造成伤害,特别是对弱势族群造成身心的伤害。

A:我还是不能理解人为什么会变成同性恋,他们这样对社会的秩序会造成不好的影响,比如家庭的组建,一个社会是由家庭这个单位构成的。同性恋是没办法组成一个完整的家庭的。

我:其实我们对同性恋这个问题的认识可能还不够,但起码一点,就是先摒除偏见与歧视,回归到对一个人的基本尊重,再说,同性恋占我们人口比例不多,我不知道多少,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异性恋或者持异性恋观点者是占绝对大多数。我们不能以大多数人所认为的事情来否定一“小撮人”的权益嘛。况且我认为这“一小撮”人的权益是正当的,合理的。当我们面对一件自己不了解或者困惑的事情的时候,最好先别凭自己的喜恶来判定,这样很大的情况下是会对客观事物产生偏差,进而会产生偏见,当偏见足够深的时候,就是定见了。

A:那如果像你说的,我们每个人都有成为同性恋的可能,但目前的情况是知道这种情况的人不多,一旦大家都知道了这个可能,我担心会产生更多的同性恋者。

我:这个有什么关系呢?其实有研究显示,目前由于社会偏见,传统道德等压力的作用,很多同性恋者被压抑,或者不敢正视自己的性倾向。他们跟异性结婚生子,但还是婚姻不美满不幸福,家庭问题一直存在,甚至家暴。我们社会缺乏对同性恋的认识与认知,也罕见这方面的研究。这样导致悲剧不停地上演,如果大家对同性恋问题有一个理性、客观的认知,透过社会探讨或者专家研究,然后放在社会让大家去思考,去讨论,或许就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一些人的问题,家庭问题甚至是社会问题的。是否是真理,总要放在阳光下让大家来批判辨别,这样真理才会越辩越明嘛。中大在南方算是在人文社会领域走得比较前的,也是人才济济,有机会的话你可以参与一些这方面的活动。

A:哈哈,木子美就是我们中大一个人才,不过我就认为她是中大的败类。

我:怎么会呢,她有她对自己生活的理解跟主宰,我不反对她的行为。说不定她就是游戏人间呢,人家放得开,玩得转。一些事情是没绝对的,观点随时都可以变化,说不定我现在跟你说的东西,过段时间又被自己推翻了呢。哈哈~

以上是我们谈话内容的一些梳理,由于是日后回忆记下,难免有所遗漏与偏颇。倘若A君有幸看到此文,可随时对其进行挞伐反驳纠错指正,不吝赐教。

此文记录我与A君在2011年5月15日早晨很诗意很有味道的“瞎扯”。这些文字记录,便作为我们友谊见证吧。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