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业呼吁高层改变滞后政策

 

中小企业呼吁高层改变滞后政策

 

现在实体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一方面要受到原材料上涨的压力,另一方面还要受到资金成本上升的压力。特别是在实际紧缩性的货币政策下,中小企业贷款越来越难,很多企业因为贷款或者融资受阻,或深受高利贷的盘剥而纷纷破产,当然,也有很多企业因为利润被削弱,已经没法活下去。

 

一位朋友指出,综合各人身边的情况,到今天为止:大概有15%的工厂不愁没生意,25%的工厂正常开工,40%的工厂半开工,15%停工等待,5%关门大吉!

 

记得08年全球金融海啸时,中国有6.7万家规模以上的中小企业瞬间倒闭。然而当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全国工商联耗时2个多月对广东、浙江、江苏等16个省进行系统调研。结果发现,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型、微型企业的状况,可能比2008年金融海啸时更为艰难。大量企业停工、半停工局面将造成失业大潮的不断涌现。

 

我们不知道,当前的信贷政策出了什么问题,明明知道当前的实际困难,却不停地紧缩货币政策,银行无钱可贷,储蓄户也因负利率使他们的财富不断活化。于是,要求要消除负利率的呼声浮出水面。

 

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李稻葵认为,应该通过货币政策来改变中国目前“负利率”的现状,并暗示今年还有75个基点的加息空间。他认为,今年通胀平均大概是4%,而根据一年的存款利率是3.25%,那么这样就有75个基点的缺口,应该通过货币政策来缩小这一缺口。问题在于,我们的商业银行存贷差利润居于全球之巅,为何不能削减存贷差来消除负利率呢?唯有如此,才能消除商业银行放贷的冲动,也能避免储蓄户因为负利率而将财富活化,去投机以便保值。这比加息以压垮一批又一批的中小企业要强得多。

 

最近一次上调准备金,可能是货币政策紧缩到“顶”最后一次行动。希望我们的外汇储备,继续减持美国国债,要使得自己的财富,逐步现实化和重组化。数据显示,美国联邦政府目前月均需借入1250亿美元贷款。截至5月12日,其公共债务规模距离法定的14.29万亿美元上限仅有380亿美元之遥。鉴于美国国会目前仍就提高债务上限而争吵不休,美国联邦政府已直面债务违约风险。在这种情况下,美元必须升值,才能反映经济实际的情况,中国才能实施真正有利于自己的货币政策。巨额的外汇占款,成为当前货币当局超发货币的根基,但我们认为,这些都是外部的因素,真正的因素还是在于,我们没有把握好货币政策的工具,很多工具我们用的时候,不看实际情况,只看表面的数据。以至于出台了很多相反的政策,比如说2008年的紧缩货币政策,比如说使得人民币大幅度升值的政策,很多老外只要把外汇兑换成人民币,就能赚钱,根本就不用投资。这些政策,导致中国的实体经济,出现了很大的困境,中国很多地方在发烧:央企无度圈钱无度贷款在发烧,地方赤字投资在发烧,部门利益阻塞市场经济乱收税费在发烧。

 

实际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人并不笨,而且还很聪明,为什么我们在近代落后了,原因很简单,很多体制阻塞了我们创造财富的激情。三十年,正是那些体制内的人(他们在内耗,耗费着国家的财富)看不起的“土八路们”改变了中国现实,大量的中小企业内崛起,成就了中国神话。但问题是,现在中小企业的环境压力越来越大。变幻不定的政策、堵塞物流的罚单经济和买路钱,滥收税费供官僚享乐,人民币升值导致中国制造成本急剧上升,虚拟经济对于实体经济的侵蚀,特别是高利贷对于实体经济的蚕食……这些让我们的企业家压力空前地大,老板没有钱赚,可想而知员工哪来的钱赚,无论是在任何社会都是如此。

 

在当前升值和货币政策紧缩的背景下,我们希望能够局部地改变一些政策,来缓解我们的民族动力遇阻的绝境。

 

首先,我们的银行应深刻反省传统的抵押信贷文化,改变“当铺银行”的现象,改变以体积看人以身份看人的陋习。其次,中小企业应当提高自身的透明度,以创造利润的实质来吸引投资。第三,建立立体式中小企业融资体系,打通对接民间资本与企业的“金融管道”。第四,尽快制定《中小企业担保法》、《中小企业融资法》、《产业投资基金法》等法律,使得中小企业融资合法化,不能一直非法下去,这也不合法治和市场的基本要求。最后,还是呼吁我们的政策应当实事求是,应当有前瞻性和远见,不能被一时的现象迷惑了。

                                 作者:朱大鸣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5月19日, 8:3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