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方媒体日前发表文章,为中国政府对互联网进行严厉监控辩解。作者表示,管理互联网并不是要限制网民的思想和言论自由。有海外学者认为,这表明中国当局将进一步加强对互联网言论的控制。

中共中央机关报《》星期一发表署名张同的文章,题目是《管理互联网并不意味着限制网民思想》,作者称,互联网是个好东西,但互联网不是理想国和乌托邦,政府必须进行管理,才能最大程度维护大多数人的自由和权利。文章表示,美国有一百三十多项互联网管理法律,英国、、澳大利亚等国也有法律授权调查机关必要时监控网络信息,而管理如果出现真空,造成的不只是混乱而是灾难。

文章强调,“在一些人眼里,管理互联网意味着限制网民思想、钳制言论自由、阻碍信息流动。事实并非如此。政府对互联网的管理,体现在监控有害信息,打击网络犯罪,维持网络世界秩序,提高信息使用效率。

原美国电子杂志《大参考》主编李洪宽表示,文章所说的道理基本没错,但却掩盖了中国政府控制网络的真实意图和做法。

“大部分并不错,秩序、更有效地使用等。但问题是你要打击的东西按照国际通用的文明准则来看,它并不是犯罪,它的管理能力,管理办法一直在封锁自由方面做得比较彻底的。它是违背了人类文明的进步方向。是逆人类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它完全是倒行逆施的。”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电子通信工程教授龚叔佳认为,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对互联网的法律,大部分是技术规范,法律也只是把涉及诈骗、侵犯隐私权、保护知识产权和其他相关法律具体延伸到网络而已,但中国却并非如此。

“在互联网管制基础上,我觉得不管中共出台多少法律的话,我们首先看中国第一,它是用法律来惩治老百姓的。在网上有很多人根本谈不上煽动,只是说一件实事,就被中共抓起来失踪了嘛。中共它惩治的是言论,惩治的是思想;第二,其实它也并不真正去遵守这样的法律。如果在法律面前都能做到人人平等的话,等于是政府利用的单向的控制人们的工具。而当人民拿起法律作为武器来保护自己权益的时候,就像外交部的发言人讲的,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

龚教授解释说,中国的问题不是有没有法律,而是当局如何执法的问题。在中国,并没有官民都必须遵守的法律制度,法律在中国只是官方控制和压制民众的工具而已,在互联网上同样如此。

《人民日报》发表的这篇文章在中国被广泛转载。在一些论坛中,大部分参与评论的网民并不认同该文“管理不是限制思想“的说法。最近以来,中国提升网络监管部门的级别,官方媒体则刊登大量外国政府管理监控互联网的新闻。李洪宽表示,这是中国官方为压制网络自由寻找合理解释。

“中共在网上的封锁是全人类当中可能是最彻底的。这个是违背了一切文明世界所设立的规范,包括联合国的规范。实际上也跟自己的宪法有相抵触。但是它为了把这个谎给说圆了,然后继续压制老百姓。共产党认为一切跟它有挑战的东西,全部在网上消灭了之后它才能甘心。但问题是这个永远做不到。”

龚叔佳教授表示,《人民日报》最近刊登几篇和以前论调不同的文章,但并没有丝毫放松对民众思想和言论的钳制。

“最近发表的一些比如说包容意识思维等等,可能都是发出了一种不同的声音,但是,其实这种东西我觉得《人民日报》来刊登其实是没有什么实质的意义的。因为对于中共来讲的话,它不存在说的问题,它只要做就行。你就把因为发言的人抓起来量刑放出来就行,你并需要跟老百姓说,老百姓并不是不懂。”

李洪宽也认为,中国共产党的宣传部门和执法机构最近严密控制言论,抓捕异议人士的做法不会,也不可能因为《人民日报》这样的文章而改变。作者为压制网络自由寻找借口,说明中国当局对互联网言论的控制将更为严厉。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