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的殺人犯胡文海的留有這樣的一段對話

警察:知道爲什麽逮你嗎? 
:知道,殺了點人。

警察:殺了一點?你殺了十四個! 
胡文海:不止十四個吧!

警察:那你說多少? 
胡文海:我記着是十七個。

警察:死了十四個! 
胡文海;我不記的還有活的,我都撥拉過,看誰象沒死的,就再給兩槍。——那就是沒殺淨。

警察:你知道後果嗎? 
胡文海:(對警察滿臉媚笑)知道、知道,我得給人家抵命。

警察:後悔不後悔? 
胡文海:咋不後悔?有個娃娃不該殺人家,你們一說,才知道人家是串門的。再就是,該殺的沒殺淨。

警察:你還想殺誰? 
胡文海:就那幾家的男人。

警察:你爲啥殺人家? 
   

胡文海:他們當村支書和村主任時,三年揮霍貪汙了至少五百萬。三個煤礦讓他們賣了兩個。我到鎮上告狀沒人管。他們就恨的我不行,就想整死我。99年6月19號,我到地裏澆水,xxx兄弟(其中一個滿門被殺)借口和我吵架,往我頭上劈了三鐵鍬,我縫了幾十針。要不是頭硬,早讓他們劈死了。xxx(村支書)派人找我,要出錢私了,我不幹。從那時起,我就起了殺心,本來準備今年三十晚上下手,那時都看春節晚會,能殺幹淨。6月19號,我把xxx(支書)和村xx會計叫來,讓他們寫貪汙了多少,他們不幹,這時外面有警笛聲(路過的警車),xx(會計)就氣粗了,指着自己的腦門說:“文海,有本事朝這裏打。”我就給他腦門上一槍,把他打死了。他還以爲我不敢。沒有辦法,只能提前動手。……

後來,當記者再問他後悔不後悔時,他理直氣壯的回答:“不後悔,一點不後悔!就是遺憾,沒有把該殺的都殺了。”遺憾、沒有死淨的話,胡文海在不同場合多次提到。據分析,他是擔心給他父母妻兒留下後患。 

記者問他爲什麽連孩子一起殺時,他蠻有道理的講:“不把他們也殺了,他們長大要欺負我家娃娃……”

法院審判胡文海時,他站的筆直,捧着自辯書大聲朗讀,就象農村勞模在發言。共同受審的還有一個幫他殺人的朋友,胡答辯時說,他朋友沒有殺人,跟着他是一直勸他不要殺。這時,控方指出,一個受害者(裝死躲過)指證他朋友拿斧子砍過他。胡答辯,我一槍打的他趴在地上,他就再沒回頭看過,是我撿起斧子砍他的。控方又指出,他朋友拿鉗子夾受害者。胡文海當即辯道:是我拿槍逼他幹的,他不夾受害者,我就操他媽的打他。明目張膽的大包大攬。

胡文海被判死刑後,在退庭時,胡逮着一個審過他的幹警就握手,邊握邊說:“先走一步,先走一步。”那麽些警察,躲也躲不及他,實在是滑稽。

2001年的12 月25日,也是西方人的聖誕節。那天,山西晉中法院依法公開審理了特大槍殺14人案的3名被告人。最後,有2人被判死刑、1人被判處無期徒刑。第一被告人胡文海依法定程序在最後陳述中說到:

【我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我希望自己成爲一個正直善良的人,爲此,我不斷的去努力實現自己的理想,自己從小的性格就是仗義執言,敢做敢爲。村裏的那些無權無勢的善良的村民和我和睦相處,有時,我就成了他們利益的代言人。然而,近年來,曆任村幹部貪汙行賄,欺壓百姓,村裏的小煤礦(村民冒着生命危險)等企業上交的 400餘萬元被他們瓜分。4年來,我多次和村民向有關部門檢舉反映都石沈大海,公安、紀檢、檢察、省、市、區的官老爺們給盡了我們冷漠與白眼……。可是,我們能到那裏去說理呢?誰又能爲我們做主呢?我去公安機關報案,那些只掙着工資的人民的公務員開着30多萬元買的小車耀武揚威,根本顧不上辦案,甚至和村幹部相互勾結欺壓老百姓……。我只有以暴製暴了,我只能自己來維護老百姓的利益了……。實際上,我每年的收入都有4、5萬元,我完全可以不管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訴我不能這樣做,我不能對此置之度外。官逼民反,我不能讓這些蛀蟲們再欺壓人了……。我知道我將死去,如果我的死能夠引起官老爺們的注意,能夠查辦了那些貪官汙吏,我將死而無憾,否則我將變成厲鬼也不放過他們……】

聽衆席上爆發出一陣的掌聲,審判長急忙製止……

【網上刮文】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