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代,真奇怪:不比人好,比谁更坏。

福尔马林,苏丹红,,瘦肉精,染色馒头……一个比一个坏。

陈希同,王宝森,成克杰,然后陈同海,刘志军……一个比一个阴险。

从跑官要官到“提钱进步”、“日后再说”,真婊子不要牌坊。

车祸伤人,从“我爸是李刚”到药家鑫“激情杀人”;“官二代”得志猖狂,“”丧心病狂。

一个没有犯罪纪录、没有精神病、就因为经常告领导、而被“精神病”了四年的公民徐武,公然被武汉警方从广州媒体记者和摄影机下带走……

这个社会疯了。

“鸡的屁”上去了,人心却涣散了。大官大贪,小民小坏,坑拐瞒骗、尔虞我诈,有权的腐败,有机会的也腐败,“我做了官更腐败”,一个个恬不知耻,大言不惭。一方面“以言治罪”,一方面公然讲假话。大会小会一本正经,报刊电视红色旋律;而在茶余饭后、私人之间却是讽刺讥笑的话题。人人都做两面派,丝毫没有歉疚感。以前专制主义泛滥时,还能出现顾准,出现遇罗克,出现张志新,出现林昭……而今这些人都出不来了吗?政治比过去清明了,还是比过去更严酷了,还是知识分子犬儒化了,专家学者被利益集团收买了?人文几乎连人的味道都没有了。

天安门孔子塑像悄然而来,无语而去,莫名其妙。中国人贫穷时没有信仰,富裕了也没有信仰,正如一句古诗“亡,百姓苦;兴,百姓苦”。无论是权贵阶层还是普通民众,似乎都觉得自己生活的社会缺乏稳定与安全感;所有人都看到了社会中诸多不公平,却看不到有改善的希望。九成民众认为自己生活艰难不幸福。绝大多数人都沮丧地认为,他们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权利去改变现状,更没有权利去参与塑造国家的未来。那怎么办?中国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移民国,技术移民,人才移民,资本移民,恐后争先,一取安全,二图发展,为自己及后代。他们不愿意消极地与谁比好,与谁比不好。他们是聪明人,是有本事的人,一走为快,快走为上。

剩下来的都是走不了的人,比来比去,还有一点救。等到不与人比好,也不与人比坏,大家都是混蛋,这个社会就完蛋。

多年前看过一个故事,说一个漂亮的女司机被几个歹徒带下车强奸,一车人装孙子。只有一个瘦弱的男子吼了一嗓子。这个女司机坚决要这个男子下车,然后一脚油门冲下悬崖,一车人全死了。这个故事震撼人。只要做点好事,就不会死。人人不做好事,人人都死。

济南一普通菜农,面对遍地卖不出去的蔬菜,在卧室上吊自杀。为什么卖不出去?一是油价太高,二是物价太高,三是摊位费和进场费太高。卖油的发财了,收费的发财了,政府有关部门发财了,垄断集团吃人,老百姓被吃。

社会以人为本,人以食品为本,食品以安全为本,人们却吃不到放心的食品。重庆打击食品犯罪现在动用警察的力量,这是欣慰,也是悲哀。一个食品安全需要警察的力量来保证,那政府的信誉在哪里?那行政系统是吃干饭的?这个世界有许多政权,根本就不害怕被人民推翻。欧美许多国家政权是每四年就被推翻一次,省政府和市政府甚至是每三年就要被推翻一次。推翻一个不令人满意的政权,是公民的职责和义务,更是公民们的权利。这些国家的政党或政府都很清楚,“权为民所赋”,不在是谁说,而在怎么做。谁做得好,谁就是选民选举产生的合法的政府。谁做得不好,谁就会失去选民,从而失去一切。

这样就只有一种结果:比谁做得好,比谁做得更好!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