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最新一期《求是》杂志发表中央综治委副主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周本顺文章,题目是:《社会管理不能落入“”陷阱》。文章称,要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切实解决社会管理中与新形势不相适应的问题,防止误信、误传甚至落入某些西方国家为我们设计的所谓“”的陷阱。

我觉得说的好极了。

人都不是傻子,我想,绝大多数人都是看的懂这篇文章的,知道周本顺同志究竟想要说什么。从发生学的角度说,看懂文章以后,同志们作何反应其实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如果原本很随和的一位同志,读过文章以后突然面容冷峻了起来,飞也似跑回家换上了藏青色中山装,在讨论会上正襟危坐,言语里却顾左右而言他;如果原本好端端的一个同志,读过文章以后突然就变得满下巴都是哈喇子,说话“咧咧咧”起来,并且嘻皮笑脸,一点儿没有庄重样儿;如果一个原本身体很强健的一个人,读过文章以后一下子萎缩了,钻到床底下瑟瑟地抖,伸出苍白的手指着外边说“妖精来了!妖精来了!”那就说明文章里蕴含着非同寻常的东西,他们看到了这些东西。相比较而言,我们这些没有什么异常反应或者说反应还算正常,必定是不正常甚至可以说是很不正常的,可以归于“呆傻”或“丧失正常反应机能”之列,这样很不好,对我们不好,对辛辛苦苦写了文章供大家学习的作者也不好。

怎么办呢?无产阶级伟大导师列宁同志反复教导我们:“最重要的是学习!学习,学习,还是学习!”为了学习方便,同时也为了不曲解周本顺同志文章的原意,我想,尽可能详尽地摘编原文段落在这里,供同志们领会,是非常有必要的,就像作者在文章中指出的那样,“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提炼成全社会易于认同、易于遵守的几个字的价值观,从娃娃抓起,在全社会大力宣传,做到朗朗上口、妇孺皆知,其作用不可估量。”我们作为有待被教育的娃娃和妇孺,应当仔细聆听。

下面是引述。

2

——中国与西方国家根本不同的政治制度、根本不同的社会制度、根本不同的国情、根本不同的发展阶段,决定了中国社会管理必须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针对社会管理领域存在的突出问题及其产生的深层次原因,创新理念思路、体制机制、方法手段,真正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社会管理创新之路,建设科学完备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管理体系。

——社会管理,要充分发挥我们的政治优势和制度优势。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社会管理格局,是我们政治优势、制度优势的具体体现,是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根本,要大力加以完善。

——要站在巩固党的执政地位、维护国家长治久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的高度,切实解决社会管理中与新形势不相适应的问题,防止误信、误传甚至落入某些西方国家为我们设计的所谓“公民社会”的陷阱。

——和创新社会管理,不是过多地把政府的事情交给社会去办,而是要确保党委和政府的社会管理与公共服务到位;不是过多强调按照人口比例发展社会组织,而是要加快群众组织、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社会组织、企事业单位改革,完善职能;不是过多强调社会组织的“第三部门”属性,而是要加强对社会组织的规范、引导,将其纳入党委和政府主导的社会管理体系,确保其健康有序发展,真正成为社会管理和服务的重要补充。

——当前,一些人对国外社会管理的认识有两个误区:一是“小政府、大社会”,似乎大量的社会管理应该由社会负责。实际上,发达国家并非都是“小政府、大社会”,不少大国都是“大政府”,政府承担着社会管理的主要任务。二是社会组织属于“第三部门”,似乎独立于政府的社会管理体系之外。实际上,国外绝大多数非政府组织都有政府背景,都在政府的有效管理之下。在我国,培育、发展社会组织,一定要制定好行为规范,事先设好“安全阀”,防止一些别有用心的社会组织繁殖起来。

——创新社会管理,要大力弘扬党的优良传统。我们党最大的优良传统就是群众工作。群众工作是社会管理的基础性、经常性、根本性工作。要积极探索加强和改进群众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将其贯穿到社会管理各个方面、各个环节。在继承和运用以往群众工作有效做法的基础上,针对新情况和新问题,不断创新群众工作方式方法,真正赋予群众工作这一优良传统以时代意义,社会管理之路就会越走越宽广。

——对数以亿计的流动人口,我们把基本公共服务真正落实到他们身上,使他们现实生活有改善、未来生活有希望,他们就会坚定不移地跟着党走,拥护、支持党委和政府的决策,拥护、支持社会管理;对在非公有制经济组织中就业的70% 的城市就业人口,我们把国有企业服务管理员工的经验延伸到非公有制经济组织中,真正使非公有制经济组织承担起服务管理员工的社会责任,劳动关系就会和谐得多;对4.57亿网民、8.59亿手机用户,我们在发挥好有关部门依法管理职能作用的同时,把广大网民在净化网络环境中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发挥好全社会共同监督的作用,虚拟社会就会健康有序发展;针对当今社会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心理疾病越来越多等问题,我们开展好社会关爱、心理服务工作,个人极端案(事) 件就会大大减少。只要把群众工作的优良传统渗透到一切社会管理活动中去,社会管理就会得到更大改观。

——创新社会管理,要继承中华民族优秀社会管理文明成果。中华文明作为人类文明史上传承最好的文明之一,几千年的社会治理,至少在两个方面仍有借鉴意义:一是重视道德教化,“仁义礼智信”等价值观念和《三字经》、《弟子规》等经典,不少内容已融入我们的民族血液,在引导人们行为、规范社会秩序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二是重视基层自治,传统社会县以下没有行政机关,主要靠乡绅、里甲自治,除杀人等重大犯罪外,大多数矛盾在民间自行消化解决。

——今天,我国经济高速增长,容易使人们产生对现实生活的高期望,如果不加强思想道德引导,反而把人们欲望的“胃口”吊得越来越高,社会情绪就无法安抚;政治上,人们的公平意识、民主意识、权利意识、法治意识、监督意识不断增强,如果不在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同时,遏制极端个人主义的影响,就难以实现社会和谐稳定;社会上,人民内部矛盾多样多发,如果不在坚持依法公正处理的同时,倡导社会宽容和谐精神,立足在基层自我化解,而是都走诉讼渠道,不仅诉讼成本高,社会也无法和谐稳定。我们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可以对“为公”、“为善”、“和睦”、“孝悌”等传统美德进行符合时代要求的扬弃,促进人们牢固树立“八荣八耻”的荣辱观,为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奠定思想道德基础。借助传统文化载体,借鉴传统道德教化的形式,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提炼成全社会易于认同、易于遵守的几个字的价值观,从娃娃抓起,在全社会大力宣传,做到朗朗上口、妇孺皆知,其作用不可估量。我们应当深入研究民间矛盾自我化解、乡村自治的历史文化传统,创造更好的方法形式,努力使群众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打牢社会和谐稳定的根基。

——创新社会管理,要借鉴国外社会管理有益成果。比如,有的国家通过人手一张有形的社会保障卡和无形的科技信息网络,把人的就业、收入、诚信、守法等基本信息集中起来,促进依法有序管理;有的国家通过采集人身上不同的生物学特征信息如虹膜、指纹、DNA等,对本国人、外国人既严格保护个人合法权益又进行有效管理。有的国家每年春天、秋天,由政府官员、企业代表、工会干部三方协商员工工资,有效解决企业效益与员工收入的矛盾;有的国家执政党组织党员广泛融入社会,参与社区各种日常服务,增强执政党在普通社区民众中的影响力;有的国家实行房地产税与社区分成,使社区有稳定的收入来源,有能力搞好面向社区居民的“小服务”;有的国家重视法治权威,处理矛盾、个案不以牺牲规则为代价,在全社会形成严格依法办事的环境等等,都可以借鉴吸收,结合国情予以创新。在这方面,我们反对的是“搬来主义”,不管有用无用,全部照搬,赞成的是结合我国国情进行针对性的消化、吸收。

3

要说我完全没有读懂这篇文章,是瞎话,懂还是懂了一点儿,也咂摸出一点儿味道来的,不同的是反应不像我开头描述的那几位同志那么积极就是了。这当然是很不好的态度,我下一步打算是,没黑没明地捧读这篇大作300天,非得把它搞清楚,那时候,我大概就做得出选择了——或者面容变得冷峻,跑回家换上藏青色中山装,正襟危坐,顾左右而言他;或者满下巴都是哈喇子,说话“咧咧咧”,还嘻皮笑脸;或者一下子萎缩,钻到床底下瑟瑟地抖,指着外边说“妖精来了!妖精来了!”或者披红挂绿,粉墨登场,连续七天七夜在国家大剧院吼着嗓子唱红歌,直到活活唱死。

在达到这种效果之前,我很想怯怯地问一句:“历史上有过‘公民社会陷阱’这一说么?如果公民社会是一个陷阱,那么,官僚社会是不是一个陷阱,并且是一个更可怕的陷阱呢?”我知道周本顺同志是不屑于回答这个问题的,毕竟,人家是站在天上的人物,看问题的角度是不一样的;我等被称之为“屁民”的人,有什么权利跟人家讨论陷阱不陷阱的问题?你本身就陷在了陷阱——我不知道是公民社会陷阱还是官僚社会陷阱——里,鼻屎一样的东西,还胡说些什么?!

我听说登上亚洲博鳌论坛的成龙大哥有言:香港和台湾因“太自由而混乱”,宣称:“中国人是要管的,否则便会为所欲为。”境界当然在我等之上,足以与周本顺同志比肩了。

看样子真的需要好好学习,否则就赶不上形势了——没想到形势发展如此之快。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