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等学校开学,我们希望退出公众视野,安心办学。”这是南方科技大学一工作人员曾经的愿望。确实,该校3月1日开学后颇低调了一段时间。但日前一则“南科大选拔局级副校长”的通知,再次将其推向风口浪尖。
南方科大校长朱清时又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南都记者 霍健斌 摄

“等学校开学,我们希望退出公众视野,安心办学。”这是南方科技大学一工作人员曾经的愿望。确实,该校3月1日开学后颇低调了一段时间。但日前一则“南科大选拔局级副校长”的通知,再次将其推向风口浪尖。昨天,南都记者发现,截至昨日下午5时,报南科大两个正局级副校长职位的人数,已经达到60人。与此同时,也有人指南科大内部管理存在问题。

学界:批评声此起彼伏

4月29日,深圳市委组织部一纸通知《关于公开推荐选拔南方科技大学(筹)副校长等领导干部的公告》引起了人们的关注。通知称,经深圳市委研究决定,对南方科技大学(筹)副校长等7个职位进行公开推荐选拔。其中两个南科大副校长职位为正局级,报名者须为现任国内高等院校正处级以上职务的教育管理干部(正处级干部需任职满3年),或者现任深圳市正局级职务或副局级职务2年以上干部。

消息一出,很多关注南科大的学者表示“震惊”,因为这与一直高呼“去行政化,完全取消行政级别”的南科大形象颇不相符。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第一时间的反应是,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这对朱校长来说是一大难题,他是聘任过来的没有级别的校长,副校长却是局级干部,如果副校长不听校长的,怎么办?”

熊丙奇在第一时间发文,建议朱清时拒绝这一安排,并劝告深圳市“收回成命”,“朱清时校长的态度尤为关键。这不是对朱校长的过分要求,而是作为教育家,在办学的基本是非面前必须坚守的原则。”

深圳市政协委员金心异也在微博上发文说,“南科大不是要去行政化吗?朱清时校长手上究竟有多大人事权?南科大治理结构究竟怎样?”他认为深圳市人大应就为何南科大条例迟迟不出台给公众一个解释。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也发微博说,南科大聘任局级副校长,这是对南科大的讽刺,对朱清时的讽刺,对南科大宗旨的讽刺,如果任其下去,南科大休矣。

朱清时:正与有关部门沟通

在此期间,朱清时的态度颇微妙。4月30日他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南科大虽提出“去行政化”,但如果完全跟政府不对接,也有困难之处。他说自己虽知道有干部要来学校一事,但“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干部”。对于以后会不会有更多的干部到南科大,或者出现“政府任命”和“学校聘任”两种用人机制,朱清时说自己也无法保证。

5月7日,有媒体引用朱清时的话说,“在南科大工作的副校长是没有行政级别的”,报道称,朱清时特别强调,学校已经跟市委组织部的领导进行了交涉了,出现这种误会可能是工作中有不如意的地方。他说,学校实际上已经有了管理条例,是由学校校长进行提名,再由理事会任命副校长的,任何干部都需要遵守理事会管理的体制。

但实际情况如何?按照市委组织部的通知,推选“正局级副校长”的报名时间是从5月6日至10日,报名期间在深圳市考试院网站动态公布各职位报名人数。南都记者发现,截至昨日下午5时,报南科大两个正局级副校长职位的人数,已经达到60人,远远高于其他局级、副局级岗位的报名。对此,南都记者昨日再次采访朱清时。他说情况确实有些复杂,自己还在跟有关部门沟通此事,其他的不方便多说。

熊丙奇:深圳要兑现承诺

在此期间,南都记者多次致电深圳市委组织部,工作人员表示无可奉告,需要询问发言人,但发言人的办公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相比之下,民间的声音则热烈得多。“深圳论坛”上,类似“南科大去行政化宣告失败”等帖火爆非常。昨日,熊丙奇再次在其微博上发帖,“再次呼吁深圳叫停南科大局级副校长公选”。他说,2008年深圳公开表示,南科大将建立现代大学制度,赋予高校办学自主权。早期的南科大正是基于这一理念,备受关注。深圳要兑现承诺,而不是忽悠,必须叫停(招聘局级副校长)。截至昨晚,已经有上百网友转发该微博。

针对各种声音,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南科大相关人士称,目前正是该校“去行政化”面临最具体考验的时候,也是工作最艰难、复杂的时候,“南科大去行政化是得到深圳市领导支持的,但并不是所有部门都理解,现在校方正在做沟通工作,也希望大家协助南科大去行政化的理念和做法,这需要长期的工作。”

创校之路:一直高举“去行政化”

去行政化一直是南科大喊得最响的口号,朱清时在2009年9月26日第一次与深圳市民面对面时说,深圳市委市政府已经明确,南科大不设任何行政级别,他袒露心声,“我到这来,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市委市政府的坚决支持,如果不是这样支持,我何必这么大年纪了,再到这里拼搏呢?”

在南科大艰难的筹办过程中,朱清时也曾批评过一些政府部门的办事作风,甚至直言深圳市有些规章制度平稳有余,冲劲不足,但在“去行政化”方面,此前并无多少争议。据说曾经有局长、副局长到南科大工作,后来又走了,“因为他们习惯官场,带着不少官气。”朱清时曾表态,那些想当官的人到了南科大肯定呆不下去。

按照最初的规划,南科大将设立理事会制度,理事会由政府官员、学校教授、社会贤达等组成,他们负责学校办学的大方针。而学校具体管理则由校长负责,副校长也由校长提名,理事会任命,“现有的大学已经形成桎梏,改起来很难,南科大是一张白纸,去行政化相对容易些。但现在又来了局级副校长,这将为学校的发展埋下隐患。”熊丙奇直言。

 

情况确实有些复杂,自己还在跟有关部门沟通此事,其他的不方便多说。——— 朱清时

2008年深圳公开表示,南科大将建立现代大学制度,赋予高校办学自主权。早期的南科大正是基于这一理念,备受关注。深圳要兑现承诺,而不是忽悠,必须叫停(招聘局级副校长)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微博

南科大聘任局级副校长,这是对南科大的讽刺,对朱清时的讽刺,对南科大宗旨的讽刺,如果任其下去,南科大休矣。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微博

采写:南都记者 庄树雄

 


© Sunkist Chan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2011/05/10. |
Permalink |光荣之路

Post tags:

OMM通讯社@新浪微博 |
[email protected] | OMM通讯社@腾讯微博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