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政府红头文件力保8.5亿元非法集资案主角

县政府红头文件力保8.5亿元非法集资案主角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1年05月27日 18:01

一个衣锦还乡的包工头,转眼之间成为政府“一号工程”的主角儿。东三省连番融资背后,一场非法融资的大幕迷惑了上万投资者。当警察抓捕主角儿的时候,县政府的红头文件到了,警方如何选择?数亿元的非法集资又如何处理?上万倾家荡产的民众,至今没有得到一个官方答案

【财经网专稿】记者 曹圣明

        一定要活下去。

  两年来, 王留珍的头脑里不停地响着这样的声音。

  由于在南山财富水利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南山公司)非法集资案上了当,40多岁的她卖掉了家里赖以栖身的房产,现在居无定所;一向身体健壮的父亲和丈夫,先后撒手人寰;由于营养不良和缺钱治疗,身患重病的小外孙3岁半了,体重竟然还不到10公斤。

  “以前生活很舒适,基本上是想买啥就买啥。现在被釜底抽薪了,还断了经济来源。生活一下子就从天堂打入了地狱啊。”5月20日,面对本刊记者,王留珍几度痛哭失声。

  如此沉重的打击,已经让她和许多其它受害者一样,精神恍惚,基本丧失了挣钱养家的能力。近两年来,只要有人一提起“南山”这两个字,她就痛不欲生。但一想到小孙女,又只好强撑着活了下来。

  接受记者采访时,王留珍正和一大批跟她有同样经历的人前往黑龙江省信访局,希望政府能够督促绥化市兰西县政府归还南山公司从他们那里卷走的非法集资资金,因为南山公司8.5亿元非法集资案背后,兰西县政府是重大责任人。

 

类似王留珍那样饥寒交迫,带着全家人  流浪  的情况,更是比比皆是


类似王留珍那样饥寒交迫,带着全家人“流浪”的情况,更是比比皆是

  记者调查发现,跟较早期的汪振东、沈太福以及近期的吴英、焦英霞等非法集资案不同,南山公司的非法集资行动,使用的是国家扶贫项目,并得到了黑龙江省绥化市兰西县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宣传推广。出于对政府的信任,许多对非法集资已经有“免疫力”的市民,其中包括为数不少的退休或者在职的教授与机关干部,不惜拿出家里的全部积蓄,甚至变卖唯一的房产,投身其中,酿出了一幕幕人间惨剧。

  南山公司非法集资案横跨东北三省,坑害了一万多名投资者,其中仅哈尔滨市就有8400多人、共计8.5亿元资金上当。因此急火攻心死亡或者上吊自杀的市民高达数十人;夫妻反目、父子成仇的家庭数不胜数;而类似王留珍那样饥寒交迫,带着全家人“流浪”的情况,更是比比皆是。

  2009年7月警方立案侦查至今,已经逮捕了50多人,但是却没有一名政府官员为此承担责任。而且,两年多过去了,一直眼巴巴地盼望着救命钱的受害者们,却始终没能等来官方的任何答复。

  群众利益无小事,何况人命关天?有关部门难道就不能接见一下受害者代表,听听他们的呼声?难道就不能拿出部分查封和追讨回来的资金,首先解决下个别极端困难家庭的燃眉之急,进而让受害者们都看到希望,以避免更多的悲剧上演?

  天上掉下个“活雷锋”

  2008年的一天,一个好友告诉王留珍,她投资了南山公司,利息很高,但是有兰西县政府支持,绝对安全。

  “南山公司在哈尔滨市区设了13个办事处,每天早晨7:30到8:00之间,都有10多辆大客车,专程拉客户去兰西县旅游观光和考察,交通和午餐都是免费的,还有抽奖活动。”朋友说。

  第二天早晨,王留珍随好友来到设在望江宾馆的一处集合地点,发现客车上早已挤满了数十人。

  行车途中,南山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向她们介绍了目的地的优美风光和几个优质的项目。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后,她们来到了位于呼兰河畔的目的地,兰西县南山旅游区。清新的空气中,一条宽阔的白色公路直通景区。放眼望去,到处绿意葱葱,生机盎然。从河沿到山顶,上百级台阶依势而上。已经建成的古金国王子陵和显佑宫等道观,显得颇有气势。不时出现的道士装束的人物,更增添了那里的神秘气氛。

  在一幅巨大的鸟瞰图前,一个专职讲解员讲解道,大家所看到的仅仅是该项目的一期工程,后续工程,诸如玉皇殿、三清殿、藏经楼、道教文化中心等道观建筑,南山宾馆、露天浴场、儿童乐园、生态园、滑雪场等休闲娱乐建筑,鹿场、莲花池、卧龙泉、河东湿地、水上游船、河道漂流等景点,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中午,南山公司在一个简易的餐厅内,给所有到访者提供了免费的午餐。随后,大家被安排进了一个会议室,偌大的会场,四周挂满了照片和文件,诸如中央领导接见南山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白俊才、省市领导前来参观、白俊才被某组织评为“中国时代十大改革企业家”、省市相关部门批复南山公司相关项目的红头文件以及一些报刊杂志对白俊才和南山公司的吹捧报道之类,处处显示着这家民营公司的强大实力,和根正苗红的背景。

  会场就坐的到访者,不下300人,多为中老年人。从衣着举止看,一些人并非普通市民。王留珍后来了解到,南山公司的投资者中,退休或者在职的教授与机关干部为数众多。

  放了一段有关南山公司的录像资料后,开始正式讲课。负责宣讲的,是兰溪县委县政府有关领导,其中包括原副县长刘国辉,和白俊才、董晓凤等南山公司负责人。从这些人的口中,大家得知,南山公司目前正在开发三大项目:南山旅游景区,占地40平方公里;呼兰河口水电站建成开机后,年发电量600万-800万度,可供全县生产和生活用电;秸秆加工供热项目,设计产值8000万元,目前一期工程已经完成,日产15吨。

  讲课现场还进行了融资动员和抽奖等活动。

  其实,鼓动投资才是整个活动真正的狐狸尾巴。为了吸引投资,南山公司不仅拿到了优质的国家项目,还开出了诱人的投资条件:投资旅游区和水电站,以万元为单位,月利3%,月奖金也是3%,每月兑现,其实就是6%的月利;投资秸秆项目,月利更是高达9%,每三个月兑现。照此推算,年利分别达到了72%和108%。比较银行2%左右的年利,这无疑都是个天文数字。比起英霞公司长达十年多是36%的年利,更是翻了一番又一番。

  继续照此推算,按每年投资100万元计算,其中高达72万元或者108万元得用来支付利息,仅有28万元或者负8万元可用于支付业务员高达17%的高额提成和公司日常运营,哪里还有什么钱拿来从事项目的开发建设?而且,如果遇到年末撤资,公司就得拿出172万元或者208万元支付给投资者。也就是说,一年之内,南山公司必须快速滚动资金,创造出100万元以上的利润,才刚刚够支付投资者的本息。然而,南山公司的所有项目都还处于投资建设阶段,无论如何运作,都不可能产生如此之高的利润。

  再换个角度推算,根本到不了一年,南山公司就得自己掏钱倒贴给投资者。

  事实证明,该公司不是,也没有能力做这个活雷锋。

  倾家荡产的投资经历

  但是,王留珍们并没有仔细算这笔帐。而是深深地掉进了鼓动者们的思维陷阱。

  按照鼓动者们的说法,兰西县是国家级贫困县,投资这些项目既支援了国家扶贫,又有利润可赚,何乐而不为?再加上刘国辉等政府官员每次大型会议都在现场宣传,人们开始深信不疑,掏钱的动作踊跃积极。由于现场投资的人数众多,等着交款的人们,只好在收款台前排起了一条长长的队伍。工作人员也开始现场报数,声音宏亮,中气十足:“某某10万”,“某某20万”,“某某又追加100万”。

  王留珍第一次投了8万元,一个月后按时取得了4800元利息。取得利息后,她再次参加了南山公司的融资动员大会。会上,原副县长刘国辉的讲话再次使她怦然心动。“这是一项利国利民、造福子孙后代的阳光工程,是政府的项目,享受国家扶贫开发的优惠政策,高回报,零风险。”刘在会上说。

  后来,工作人员动员王留珍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投资,甚至鼓动她买掉房子,并发动亲朋好友都参与进来,并承诺如果推荐资金成功,她还会额外获得高额奖励。所有非法集资活动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受害的往往都是整个家族外搭上若干亲朋好友,导致他们事后连获得亲友救济的机会都极其渺茫,等于自断了后路,这就是原因所在。与此同理,工作人员之所以昧着良心,谎话连篇,极力鼓动善良的市民们进入圈套,也是由于被高额提成熏黑了心窍。

  眉飞色舞的王留珍很轻松地说服了家人,迅速卖掉了房子;不久,她的爸爸也卖掉了房子,跟她一起投入到了南山公司。后来,包括滚动得来的利息在内,她家总共投入了96万元。一大家子人从此开始租房居住或者到处借宿,但是却成天乐呵呵的。

  类似王留珍这样卖掉或者抵押掉唯一的房产,然后租房住或者居无定所的情况,为数众多。窦金萍也是其中之一。

  57岁的窦金萍,长子患进行性肌营养不良已经19年,次子正面临高考。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靠她不足1000元的退休工资,再加上下岗的丈夫到处打短工的微薄收入。这些年来,社会平均生活水平不断走高,她的生活压力也越来越大,但是却看不到一丝改善的希望。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呼兰河口水电站闯入了她的视线。同样,她被带到了南山旅游区,所见所闻跟王留珍如出一辙。2009年4月22日,窦金萍抵押房产和四处拆借后,一共投入了40万元。

  2009年4月,王留珍刚刚一岁多的小外孙,被查出了先天性心脏病,前往上海救治。由于四处拆借来的钱很快就花光了,后续还需要大量医药费用,王留珍就给南山公司打去了电话,希望能够取出点利息来救急。但对方竟然拒绝了。于是,她专程从上海返回,找到了白俊才和南山公司的二号人物、主管财务的副总经理董晓凤,声泪俱下地恳求道:“白总,我投了这么多钱,支持您的工程建设……,现在实在走投无路了,您们就行行好,哪怕给我10万块钱,我把小外孙的手术给坚持下来就行了。”

  但是,对方却不为所动,一分钱也没有给她。

  窦金萍也受到了同样的遭遇。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她专门把病情不断加重的长子从哈尔滨拉到兰西县,放到白俊才和董晓凤等人面前,但是后者同样连一分钱都没有给她,她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在病痛中挣扎,最后挣扎中死去。

  事实上,自2009年一月起,类似上述因家中出了急事而急需用钱的投资者们就发现,连兑现利息都已经变得非常困难。但是,兰西县政府和南山公司仍然在大张旗鼓地鼓动人们竭尽所能投资。其中,3月份,裴连旗无意间得到了一份“到南山免费旅游”的宣传单,此后便有了更王留珍一样的经历,3月8日,妇女节,南山公司称投资3.8万元算作4万元,裴连旗把卖房款和借款合在一起,共投入了17万元;3月30日,一个英雄的母亲,把儿子的抚恤金和家里的积蓄追加了进来;4月15日,唐桂莲经过近半年的犹豫后,把牙齿缝里省下的积蓄和拆迁补偿款投了进去;5月25日,某中医研究院退休的主任药师左桂英,把追加的20万元递到了董晓凤的手中,结果连同先前投入的10万元一道,一毛钱利息都没有见着。

  5月,白俊才和董晓凤等人花费10多万元,聘请专业法律顾问出谋划策,编写《股东受让协议书》之后,开始逼迫投资者们“债转股”,即把投资资金转换成南山公司的股份。为了调动下属们的积极性,开出了每转成功一笔、就给部门经理提成8%的激励政策。

  重赏之下,各个部门经理充分发挥了威逼利诱之能事,扬言成为公司股东之后,可以优先返还投资,否则,一分钱也别想拿回去。但是,多数投资者都看出了其中的猫腻,纷纷拒绝就范。

  2009年7月2日,南山公司再次集中通知投资者们带上由南山公司出具的所有票据和合同原件,到南山公司开会。一些投资者来到南山公司的临时办公室后,被要求签署《股东受让协议书》,并交出所有票据和合同原件,等待换取《股权证》,并一再重申这是索回投资款的唯一出路。部分拒绝签字的投资者,发现会议室出口已经被一些打手模样的人封锁。在他们要求白俊才返还欠款的时候,迎来的却是辱骂和殴打。

  董晓凤甚至扬言:“我们就是把钱花在买通政府关系上,也不会给你们。”往日请求大家投资时的谦恭和温情荡然无存。

  然而,那些最终被迫就范的投资者,同样一分钱也没能拿回来。

  南山公司被警方查封后,很多投资者的精神当即就崩溃了,纷纷住进了医院。更多的投资者在向兰溪县和绥化市政府多次追讨无果的情况下,开始一遍遍地到省里和北京上访。期间,更多的人住进了医院,一些投资者或者其亲友,渐渐绝望,相继急火攻心死于非命,或者上吊自杀。王留珍一向身体健壮的父亲和丈夫,也先后撒手人寰。

  “他们以前从来没有住过院……家族历史中,平均寿命都在85岁以上。”王留珍哭着对本刊记者说。

  包工头拿下县政府一号工程

  流经黑龙江省中部的呼兰河,是松花江的支流,全长523公里,到呼兰县后流入松花江。河里武昌鱼(南方土名叫团头舫)和七星鱼等丰富的鱼类,皆甚为肥美。流域内大部分地区多是黑土,是黑龙江省内最为富饶的农业地带。

  唯兰西县十年九旱,水利工程建设也十分落后,城镇、工业和农业用水都十分困难,一遇到干旱年头,农民无处取水,只能眼睁睁看着庄稼苗子枯萎而死,成为了国家级贫困县、黑龙江省十弱县之一。

  白俊才是兰西县北岸乡农民,家中排行老三,当地人以“白三”呼其名,其本名反而不被熟知。据知情人士介绍,“白三”18岁起就外出打工,在建筑工地上,干过力工、瓦工,后来拉起了10多人的施工队,承包建筑工程多年,积累了一定的资本。

  2002年,“白三”衣锦还乡。2003年,开始承包兰西县政府南面的南山搞旅游开发。同是在这一年,兰西县县政府决定在流经河口镇的呼兰河上修建水电站,以解决全县水资源问题。水电站的选址,正好在南山附近。

  县政府和白俊才之间如何接上了头,上述两个项目究竟是谁先提出来的,鲜为人知。但是,人所共知的是,该项目没有经过黑龙江省内外,更遑论国内外的公开招标,直接就指定了白俊才。个中缘由,耐人寻味。

  与此同时,南山财富水利工程有限公司的注册时间是2005年11月3日,但在同年同月的8日就跟县政府签订了承包水电站综合工程的合同,显然是专门为后者而注册。

  根据县政府和白俊才发布的公开资料,县政府和白俊才经过多次协商,决定把水电站和附近的南山连接起来,综合开发旅游项目。由于兰西县距离哈尔滨只有67公里,少受工业污染,空气清新,山清水秀,风光自然,当地人常常称之为省城哈尔滨的后花园,“打造哈尔滨的后花园”便成了白俊才后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一个重要的噱头。

  而黑龙江省有关部门关于此项目的批复,是在接近一年时间以后的2006年6月以后。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省有关部门对河口水电站的手续是审批的,而不是审核的。省发改委的批复在同意兰西县建设该工程的同时,还规定了工程的投资及来源:“工程总投资2999万元,其中南山公司投资2250万元,县政府投资749万元。请进一步优化设计方案,落实工程建设资金,编制初步设计报省水利厅审批。”

  而国家发改委早在2004年就对投资体制进行了改革,改企业投资项目审批制为核准制和备案制,对不是政府投资、出资的建设项目,一律不再实行审批制,而改为审核制和备案制。

  由此可见,这个项目并没有完全民营化。事实上,除了上述749万元投资外,县政府的“投资”还包括提供40平方公里的土地,供南山公司免费租用,时间长达50年;水电站每度电享受政府0.48元的补贴;免征南山公司地方财政税收30年。

  显然,省里的审批定位也承认,这是国家和民营企业合营的项目。

  县政府把这个合营项目列为了县一号工程、支柱产业,还为之专门成立了县委书记、县长为总指挥的工程建设指挥部,以及原副县长刘国辉挂帅、水务局和旅游局等部门一把手组成的项目推进组,以协调相关部门积极配合工程施工,可谓整个领导班子都倾力以赴。

  然而,在如此豪华的领导团队的带领下,这个一号工程最后却出了大问题,坑害了一万多名投资者,背后牵连的家庭不下数万家。

  随后,兰西县人大代表,光彩事业国土绿化贡献奖,中国骄傲、第6届中国时代十大改革企业家,中国十大创业明星,中国最具投资价值成长性中小企业,2008和谐中国十大年度人物等等,各种各样或不规范或极其虚假的光环,都被白俊才带到了头上。

  无论白俊才成立公司、争取国家项目的原始动机如何,上述动作都为他从事非法集资活动铺好了一条令人眩晕的道路。

  这条道路,也最终成为了他的一条不归路。

  县政府连发红头文件力保嫌疑犯出狱

  白俊才最初的非法集资地点是在吉林省和辽宁省,时间按照最保守的推断也早在2006年。

  因为,2006年12月16日,白俊才和南山公司会计刘景平就被抚顺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涉嫌的罪名就是非法集资。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集资金额大约共计2.8亿元。

  这时候,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兰西县政府开始四处活动,最后竟然以红头文件的名义,力保白俊才出狱。

  兰西县政府先后给抚顺方面去过两份红头文件。其一是在2007年元月24日,对象是抚顺市公安局,标题为《关于黑龙江省兰西县河口水电站工程项目建设涉案情况的说明》,主要内容和大意为:项目是由县里主要领导牵头的,白俊才是县政府找来的投资商,是为了建设家乡的功臣,“抚顺投资者对此也十分认可,亲自考察后投资”,只有他回来,才能保证工程如期竣工,还清向老百姓的贷款,避免“给兰西人民和抚顺人民造成不可挽回的巨大的政治损失和经济损失”。

  “为了确保白俊才取保后,能够给水电站建成和尽快破案,我们采取如下保证措施:首先监管水电站建设资金。白俊才亲朋筹措的工程款200万元已专户储存,大庆市海龙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担保300万元,由推进组监督执行,确保用于水电站工程上;其次协助监视白俊才完成水电站工程建设,抚顺可派员监视,兰西配合并承担派员费用;第三给投资者明确答复。水电站或其它工程建成后,协助抚顺警方依法将工程产生的效益按比例回报投资者或将工程执行给投资者,最大限度地降低投资者损失;第四教育白俊才协助办案。白俊才取保后,我们对其进行强化教育,使其配合办案,顺利结案。”

  其二是2007年3月13日,对象是抚顺市政府,标题为《兰西县政府关于水利案件的意见》,主要内容和大意为:“我县派代表多次与抚顺警方沟通情况……。考虑到案情较复杂近期不可能结案……。3月8日,抚顺政法委召集相关部门及投资者代表与我们共同研究此事并达成共识……。经县政府研究同意,若抚顺警方对白俊才采取取保措施实施续建工程,我们在以下几个方面予以积极配合。”

  “一是支持续建工程。我们把该续建工程继续作为兰西县一号工程,优惠政策不变,项目推进组继续优质服务,确保项目建设顺利实施。”

  “二是监管资金使用。县里组织有关工程技术人员对续建工程进行了测算,在现有基础上,续建工程和公司运行费用尚需资金2110万元人民币,白俊才的亲友自愿筹集资金,确保资金及时足额到位,此项资金由项目推进组监督使用。”

  “三是监视白俊才施工。”

  “四是监督公司运营。项目推进组继续协调相关部门,尽快完善所有建设手续,县纪检监察部门监督公司运行,确保规范运作,合法经营。”

  “五是用工程效益偿还投资者。当产生效益时,由县审计部门配合公司监事会依法监督公司财务,确保产生的效益偿还抚顺投资者。”

  “六是教育白俊才配合办案。白俊才取保后,我县警方继续对他进行思想教育,监督他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一边改造……。”

  这两份红头文件表明,兰西县政府对白俊才的非法集资行为不仅是知情的,而且是大力支持的。

  然而,2009年8月份,白俊才被抓后,此前主抓南山公司项目的主要领导,原副县长刘国辉在接受中央电视台的采访时辩称,对于白俊才的资金来源,“我们不知道,因为起初他有注册资金,那么在后期集资过程中,集资地不在兰西,受害群众不在兰西,我们兰西没有接到一份举报的,所以我们不清楚他的资金来源。”

  白俊才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像王留珍这样的普通市民的投资,这个情况兰西县政府和刘国辉能不清楚?

  “看到这个报道后,我们异常气愤。南山公司每次投资动员大会,刘国辉等政府官员都在现场。几乎每个投资者都能不假思索地叫出‘副县长刘国辉’这个名字。他在台上给大家抱拳行礼,说‘这是一项利国利民,造福子孙后代的阳光工程,感谢你们哈尔滨人’,还说‘投资南山就是出现了问题,南山拍卖资产也还得起大家’,这样的情景我们至今历历在目。”投资者们纷纷告诉本刊记者。

  游戏结束巨骗归案

  后来,除南山公司会计刘景平仍然被抚顺警方羁押外,白俊才很快就被保释出狱。

  斯时斯刻,兰西县政府又是如何按照对抚顺方面的承诺,对白俊才及其公司运营进行强化教育和监督的呢?

  事实是,南山公司的非法集资行为反而更加大张旗鼓。除了继续在辽宁省、吉林省吸引投资者前来就范外,还把触角伸到了本省大庆市、阿城市、双鸭山市、绥化市、虎林等多个县市,其中仅仅省城哈尔滨就设了13个的办事处,每天都有13辆以上的大客车拉着哈尔滨的投资者前往南山旅游区免费旅游观光。其本质,其实都是一次又一次的投资动员大会。

  南山公司鼓动投资者掏钱的整个流程专业而又娴熟,动员大会现场更是被搞得热火朝天。原因在于,白俊才和董晓凤聘请了一批专业从事非法集资活动的“人才”,如简太春、由伟英、张雪等人,都曾经是轰动全国的万里大造林集资诈骗案的骨干成员。

  这些人经验丰富,对普通市民和投资者的心态洞察入微,堪称把玩后者于股掌之间。

  正如前文所述,他们首先利用各种各样的手段,为自己戴足了光环,造足了声势,树足了形象。接着便在动员现场打出共同投资共同受益、按时足额返还高额利息的幌子,加上免费午餐、抽奖活动之类小恩小惠的诱惑,再加上找一些所谓的先期投资者现身说法、踊跃投资,如此一来,很多投资者当场就会按捺不住。于是乎,大家争先恐后,排着大队掏钱投资的火爆场面就出现了。

  然而,无论骗子的手法有多么高明,却终究难逃法网。

  2007年年末,白俊才又出事了。这一回,抓他的是黑龙江省公安厅。

  但是,15天后,他又蹊跷地被放了出来。

  出来后,白俊才一次又一次地宴请宾朋和投资者,每一次都有数十人乃至上百人赴宴。所选地点都是有名的高消费场所,如兰西县亚麻宾馆、哈尔滨南北一家酒店、哈尔滨千手佛酒店、北力度假村等等。宴会的一个重要议题,就是宣布经过省级公安部门和省银监局的全面审查,认定白俊才把所有集资款都用到了项目建设上。他的集资行为没有任何问题,希望大家奔走相告,并继续放心投资。

  “这一捉一放不要紧,给老百姓的信号就是真没事儿了。于是,更多的投资者,包括先前的一些观望者,也纷纷涌了进来。更多更大的悲剧也就酿成了。”南山公司非法集资案受害者、某大学退休副教授张子春告诉本刊记者。

  直到2009年7月份,辽宁省抚顺市数百名受害者来到黑龙江省,投诉南山公司的非法集资行为,这才再一次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7月8日,在有关部门的要求下,绥化市公安局迅速组建了多达50人的专案组。为了防止白俊才等人得到风声转移资产或者逃走,专案组当天下午就控制了南山公司的主要负责人。是时,白俊才和董晓凤正召集所有部门经理在南山公司开会,所以,警方一出动,就几乎一网打尽。

  但是,有一人,当时却落网了,这个人,就是南山公司的二号人物、主管财务的副总经理,董晓凤。

  董晓凤当时是如何脱逃的?数名投资者告诉本刊记者,是简太春开着车把董晓凤送了出去,然后简太春又返了回来从容“就捕”。

  “因为,白俊才前几次被抓最终又被放了出来,都是董晓凤手握重金,四处活动的结果。这一次,他们又想故伎重演。”这些投资者对本刊记者说。

  显然,董晓凤这一次没有活动成功。因为,不久之后,她也被抓捕归案。

  据知情人士透露,迄今为止,警方已经逮捕了50多人,但是却没有一名政府官员为此承担责任。

  “南山这个事儿,白俊才是马前卒,后台完全是兰西县政府。县政府既参与又干预,既指导又领导了,既帮办了也包办了。由此产生的恶果难以估量,既搞得好多人家破人亡,又严重破坏了群众对当地政府的信任。”张子春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新公布施行的《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的规定,明知他人从事欺诈发行股票、债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擅自发行股票、债券,集资诈骗或者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集资犯罪活动,为其提供广告等宣传的,以相关犯罪的共犯论处。如是,兰西县政府有关负责人不应当在此案中全身而退。

  此外,两年多过去了,一直眼巴巴地盼望着救命钱的受害者们,却始终没能等来官方的任何答复。

  群众利益无小事,何况人命关天?有关部门难道就不能接见一下受害者代表,听听他们的呼声?难道就不能拿出部分查封和追讨回来的资金,首先解决下个别极端困难家庭的燃眉之急,进而让受害者们都看到希望,以避免更多的悲剧上演?

  (证券市场周刊供稿)

  来源:http://www.caijing.com.cn/2011-05-27/110731014.html

当地时间5月21日,一架观测飞机从正在喷发的冰岛格里姆火山上空飞过。冰岛最活跃的火山之一——格里姆火山自5月21日开始喷发。火山灰的飘移对德国、瑞典、丹麦、英国等国空中交通运输造成不同程度影响,一些国家不得不关闭机场,以防发生不测。Olafur Sigurjonsson/REUTERS

当地时间5月21日,美国印第安纳州波利斯赛道,华裔车手董荷斌驾驶的赛车失控撞上护栏。在这场印第500大奖赛中,董荷斌的赛车意外打滑撞出赛道,幸运的是董荷斌在事故发生之后迅速爬出了赛车,第一时间被现场工作人员送往医院进行检查治疗。Bill Friel/AP

类别:转贴 查看评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5月28日, 6:0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