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关心 公共 事务是人的自然状态的一部分,只不过以前很长时间,我们的政治体制把这个东西给蒙蔽了。现在因为互联网,社会发展,全球化等等,被蒙蔽的东西被揭开了。实际上中国至少从五四以来, 知识分子 们大多是有清晰的政治意识和 公共 生活意识 ….. 所以中国的自由派,必须有能力去说服既得 ,尤其现在经济发展还比较好的情况下,政治变革不但不会冲击你的利益,甚至是保护你的利益。反而是如果错过了变革的时机,可能会带来更大的动荡。既得 并不是指官僚,还包括私营企业主,普通的小 …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