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三年前,随着市场濒临崩溃,食品的价格发生了惊人的破坏性的飞跃。随着大米和小麦的成倍增长,从海地爆发的骚乱一直波及到孟加拉国、喀麦隆和埃及。随后,油价下跌、金融危机减弱。然而,今天看来,这一切只是暂时的喘息。发展中国家的通货膨胀率再一次抬高了食品价格,去年的水灾和火灾使全球的小麦丰收遭受重创,油价也再次回升,随之而来的是化肥及运输成本的增加。更糟糕的是,在这个日益干旱的地球上全球人口将于2050年达到90亿,我们现在所谓的危机将变为事实。情况为何会变得如此糟糕?是否还有回旋的余地?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