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女记者王思璟在武汉采访精神病院受难者时被强行带到派出所,期间手机被抢,在透露记者身份后随即被放出。关于记者采访权利及精神病院受难者遭打压情况再度引起关注。

武汉的徐武上月逃脱精神病院到广州接受采访,证明自己没病而又被警察抓回的事件刚发生,周三又发生一起广东记者在武汉采访受阻的事件。

星期三晚上九点,广东的《21世纪经济报道》的女记者王思璟, 来到武汉采访被强行送入过精神病院的访民胡国红、程雪夫妇时遭到几名穿便衣的人员阻拦,随后,她拨打110报警,但警察到场以后却将她手机没收,强行带到派出所。期间,她对来电询问的网友萧山瓢虫表示,她当时人在武汉江汉区公安局新村派出所,门被锁上,被限制人身自由。当晚10点多,王思璟被释放,但网友们认为事情远没有结束,应该追究便衣人员的责任。本台记者星期四致电王思璟了解情况,但她婉拒了采访:“不方便,我没事,挺好的。”

王思璟说感谢大家的关心。

据了解,王思璟被带到派出所途中曾致电律师, 律师告诉她,根据治安管理条例,警察只能在看到她有可疑行为的情况下对她进行盘查,她认为当时并没有可疑行为,因此尽量不想暴露她记者身份以免连累采访对象,但最后没办法还是透露了记者身份,之后有关方面很快便放了人。本台记者就此致电江汉分局局长刘汉文查询:“我想问一下王思璟为什么会被带到你们分局去了。”

刘汉文:“是她自己报案的,我们110了解情况, 怎么是我们抓她,这个事误传的。”

:“对,没错,但是为什么不让她去采访呢?”
刘汉文:“没有谁不让采访。”

对方尚未等记者问完问题就径自挂断电话。 之后记者再多次致电就无人接听。

记者采访却被带走事件立即引起很多网友和维权人士的关注, 维权律师斯伟江表示:警察应该先把报案的指控对象一起带走询问,警察也不能抢人手机,这不是犯罪工具,警察更应该先出示警官证。

世界新闻自由日刚刚过去, 就在各界探讨中国新闻自由度不断减少之际,却继续发生绑架记者、限制记者自由的事情,发人深思。

至于王思璟原打算采访的精神病院受难者胡国红、程雪夫妇, 他们原是武汉访民,胡国红89年时在单位被殴打至昏死,打人凶手逍遥法外,夫妇二人多次找有关部门反映问题,却遭信访部门保安的殴打。05年开始,二人到北京上访,08年、09年曾三度被关押到精神病院,在此期间持续受到24小时的严密监控,并不断受到骚扰,多次禁止外出,一到重大节日或者会议就会被软禁。程雪告诉本台记者,目前他家门外有二十多人驻守,所有记者的采访都被限制,只能找他做电话访问:“我们经常是这样的,如果是市里面有什么活动,他们就把我们守在家里,不准我们出去买菜。我们的自由随意就被剥夺了,现在就是靠外面的朋友送一点菜过来,就这样过生活。”

维权网站民生观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认为,当局往往通过送精神病院的方式来打压持续坚持上访的民众。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