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1baf5f4276088e97
/ 蒋曦

几家不同的媒体的新闻工作者近日纷纷的收到了相同的以“尸体”为主题的相似的威胁性邮件,而这几名新闻工作者又有一个相同的特点,那就是都在最近做了关于北城做是“内地首善”的陈光标的报道,当然出于一名调查记者的职业素养,这几家媒体的记者都没有进行一味的颂扬性质的报道,不过努力追求客观的调查性报道也促使报道不可能完全的倒向对于陈氏不利的那一面,那么这些恐吓的图片究竟是不是陈光标的支持者或者就是在陈光标本人授意之下通过“”来发动的呢?

那我们要先看看这种以邮件发送的威胁恐吓信号究竟能不能算是一种典型的网络水军的活动方式呢?一般来说我们最常见到的网络水军在互联网平台上的“作战方式”大都是通过以“某某传播机构”为名,在一定时间内培养一批在媒介的受众当中具有影响力的“”的方式做到对于一般的事件的民意经行有意识的引导,有选择的关注,这其中互联网的平台运营商是否做到了自己的“不作恶”的信条也是值得怀疑的!

在互动时代是否进行关注这种选择的权力在表面上看起来是属于受众或者说使用者所有的,但事实上不是,因为所有资讯在进入互联网平台之前都要经过有意识的加工,包括如今在传播圈子内备受关注的“微博”也是一样,即便相对自由的发布形式能够使得媒介的“看门人”角色淡化,但是即便是某些消息得到了发布,可是由于作为个体的“微媒体”的个人也会因为相关互动人员过少而并不能够真正的做到所谓的“无障碍传播”,比如“《读书》杂志讹传停刊”事件就是因为当事人虽然在第一时间内发布消息否认,但是由于受关注面过于狭小而没能将这一信息及时的传播到广泛的平台上去,造成误读!于此相对立的就是一些个拥有众多的关注者的“微博控”、“微博女王”们的可以消耗的“公众视觉信息空间”就显得格外的广大!

过去,我们一直要求媒体从业者要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你自己手中的传播渠道就是一个“社会公器”,你的读者、受众要求你对于自己手中的“公器”的使用负责,但是如今我们似乎很难去要求这个互联网平台上的所有人都对自己手中的发布权力珍惜使用或者足够负责!这样造成的后果就是这些具有高关注度的人士无论自己是否在现实社会当中具有与之相匹配的影响力他都已经成为了一个“意见领袖”,往坏里说就是“大号的水军头目”,无论其主观意愿如何,在这个标榜自由的平台上他或她相必都并不希望用一种过于职业化媒体的标准来衡量自己,而是将这个平台当做了自己私人的“自留地”:一边强调自己的“私人空间”的重要性。一边恐怕又要为自己拥有如此大的类似于专业媒体的话语权而沾沾自喜了!

这里就要说回了再一开始我们所说的记者因为报道“首善”陈光标而受到威胁一事了,究竟是不是陈光标本人授意做的呢?陈本人尚未作出回答,从正面似乎不能分析出什么,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了,在“网络水军”中,有一支力量是非常特殊的,而且在所有的“网络水军”当中我们最先关注到他们,这就是“五毛党”,在此就不解释五毛们的发家史了,而是要说说五毛们的作用!

往“俗”里说,五毛党的作用就是在互联网上的打手,但是与一般的以公关公司、传播机构为背景的“水军众”相比,他们的后台、服务对象都要更为特殊一些,我们能够从一些方面将他们看作是“暴力机关”的延续,或者干脆就把他们当做潜伏下来几百年的东厂锦衣卫在“躬逢盛世”的一次抬头!但它还有一个功能,未必大家都能同意,但却是真正实实存在的,就是用各种手段打破业已形成的“社会共识”!所谓“稳定”是需要的,但是否四通过温和的手段实现呢?似乎没有人给我们相关的承诺!也就是说如果对于社会有利的共识一旦达成,但却有可能在这一时间段内将矛头转向了五毛的背后势力所不愿看到的方向,那么通过这种“恐怖主义”也不要觉得奇怪!

边上的朋友反复的说要点一点某著名五毛的名字,其实个人觉得没有必要,那位上次来到钱塘的时候本人原本想与友人拿着真正的“五毛钱”给他撒花铺路,但是立刻就被其党羽侦知,没有撒花成功,也就放过他吧!陈光标?他不是傻子!

辛卯 槐月 初四 钱塘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