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拉登老师,在过去10年一直是悬在美国人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搞的美国人很不爽,两任总统都把抓住本·拉登作为任职期间的十大任务之一。终于,美国花了10年时间,耗费数以亿计的军饷,在今年5月1日,将拉登搞定。那么,美国是如何发现并处死本拉登的?至少美国媒体没有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很多细节都值得推敲。甚至,很多人认为这是奥巴马为连任上演的一出戏。为此,中央电视台记者芮成钢以第一时间连线采访了美国总统奥巴马,他只问了三个问题,便让拉登之死的谜团昭然天下。

:奥巴马先生,您好,如果您还有印象的话,我是上次在韩国G20峰会上采访您的中国记者……
:哦,我记得,你是那个三个代表的记者。

芮成钢:谢谢您还记得我。
奥巴马:我当然记得,因为我遇到的记者中没有人代表别人问过问题,因此我记忆犹新。

芮成钢:今天连线采访想必您已经很清楚了,就是全世界都关注的本·拉登之死,我想代表……
奥巴马:OK,很熟悉的开始,你这次又是三个代表?

芮成钢:是的,作为地球村的一名村民,可能随时都会受到恐怖主义者的攻击,我想我有资格代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人问您一个问题:本·拉登确实被发现并处死了吗?
奥巴马:哦,我马上就要竞选下一任总统了,在这时候我可不敢开玩笑。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本·拉登已经死了。在这个地球上不会再出现另一个本·拉登,哪怕和他长得相似的都不会出现。

芮成钢:第二个问题我想代表中国人问,或者说代表三亿多中国网民问一个问题,在我们知道拉登死讯之后,大家都很关注美国和巴基斯坦是通过什么方式发现并处死拉登的,要知道,你们抓他抓了10年。
奥巴马:从前一任总统小布什先生开始,就把抓住本·拉登当成一个很重要的任务,这意味着一个美国总统有义务去保护美国公民的安全,只是布什总统比较笨,一直没有抓到。我上任以来,一直和中央情报局和国防部研究对付拉登的办法,但是你知道,拉登非常狡猾,也很聪明,他知道美国人用什么方式对付他,所以他总是在我们下手之前先一步逃走,为此我们付出很大代价。在我们否定了诸多不太现实的手段之后,我和中央情报局一度想放弃抓本·拉登,抓拉登比我竞选总统还要难。直到2009年11月我第一次访问中国之后。

芮成钢:中国之行给您带来什么启发?
奥巴马:你们中国有句俗话:无心插柳柳成荫。本来我是带着改善中美关系访问中国的,这也是我第一次来到这么一个伟大的国家,它的变化让我感到吃惊,我一直好奇它是如何发生这样巨变的,中国之行让我找到了答案。

芮成钢:这个答案是什么?
奥巴马:拆迁。

芮成钢:拆迁?
奥巴马:是的,中国人很勇敢地用推土机把所有破旧的建筑和耕地推掉,建起一片片更现代化的设施,真像我们70年代的美国。回美国的时候,我坐在飞机上向下看,这么伟大的国家,他们可以把破旧变得现代,这是推土机的力量。

芮成钢:对不起,奥巴马先生,您有点跑题,关于拆迁的内容我们台是不让报道的,我们还是说怎么抓住拉登的。
奥巴马:我一直在说这就是我中国之行找到的答案。拆迁,只有用拆迁的方式才能抓到本·拉登。要知道,不管是阿富汗还是巴基斯坦,他们都有很多复杂、破旧的建筑,一旦拉登藏匿在这里面,我们是无能为力的。你们中国的拆迁方式启发了我,我和中央情报局专门研究过中国的拆迁,这种地毯式清除可以让任何一个人离开自己的家园,只要他从家里走出来,我们总是能发现的,本·拉登也不例外。所以,我们从今年开始,在巴基斯坦搞了一次大规模拆迁行动。哦,不幸的拉登先生,被我们发现了。

芮成钢:最后我还要代表巴基斯坦人民问一个问题,你们这种用拆迁的方式侵犯了巴基斯坦人民的财产权、居住权甚至人身安全,就是为了抓住一个你们认为的恐怖主义分子,这样做如何对巴基斯坦人民交代?你们不是一贯主张尊重人权吗?
奥巴马:是的,这的确是个问题,一开始我们动用了美国陆战队和巴基斯坦部队,但是四个月下来,没有任何进展,因为这些士兵不忍心去拆除当地居民的建筑。最后我想到了中国各地的拆迁办,你们好像有这样的一个组织,我们雇用了三百名中国拆迁办的工作人员,他们非常专业、效率非常高,所到之处,不管巴基斯坦民众用什么样的抵抗方式阻止拆迁——跳楼、服毒、自焚,他们都毫不含糊,势如破竹,所到之处,皆夷为平地。我本来计划用两个月的时间抓住本·拉登,但是你们的拆迁工作者太训练有素了,甚至在五一假期都要加班工作,仅用了一天时间,就把几百平方公里的巴基斯坦村镇拆除,果然,我们发现了拉登。

芮成钢:我真没想到,中国在反恐方面还做了一份贡献。
奥巴马:是的,那么,我能代表一下美国人民吗?我想代表全体美国人民感谢中国的拆迁办三百名工作人员,向他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并授予他们“荣誉反恐推土机”称号。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