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的目标究竟是主义还是政权?

政党的目标究竟是主义还是政权?

(2011-05-07 05:15:4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2b2d2b010006au.html


政党的目标究竟是主义还是政权?


政党的目标究竟是主义还是政权?

——一位党委宣传部长告诉我,世界上任何党的目标都是政权;


这位宣传部长的话顿时使我如梦方醒,因为我一直认为党是为主义而生的!


/
汪华斌


今天我到某新华书店去买书,谁知碰到了认识的某单位党委宣传部长也在那里;于是我们就聊了起来。原来他是到这新华书店进书,为的就是搞党庆活动的。我说现在的政治书籍还有用吗,因为连我都不知道追求什么主义了。谁知他竟然说我是书呆子,谁说共产党就是要实现共产主义;世界上的任何党都不是为主义而生的,而全部是为政权而生的。主义只是夺取政权的口号,而掌握政权才是党的根本目标。


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了党是为政权为生的话,因为在这之前我一直认为党就是主义的产物;如我们共产党员就是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当我知道了党是为政权而生的后,我才明白全世界所有政党竞争的目的;实际并不是什么主义的理想,而就是简单的现实政权。如美国它们的共和党和民主党的主义是什么,但它们却都关注于现实的政权;看它们之间的竞争并没有什么主义的概念,全部是现实选民的意见。正因为如此,所以它们关注选民的意见比党的纲领重要;因为党的纲领不能实现掌握政权的目标,而选民的意见却直接与能否掌握政权有关。所以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但我并没有看到资本主义发展方向是什么。


再看我们共产主义发源地苏联,它们竟然改换了共产党的名称;为什么,还是因为掌握政权。结果这些当时的共产党人竟然改换门庭,目的还是要政权;为了政权,当初的党的纲领可以改变;为了政权,可以放弃当初的追求。即使今天俄罗斯掌握政权的党,它们的纲领是什么;是重新追求什么主义吗。都不是,只是为了掌握政权的需要;所以它们改变了党的称呼。就连今天还保留的俄罗斯共产党,它们的梦想依然还是想重新掌握政权;唯一改变的是掌握政权的途径变了,它由武装夺权政权变成了政党之间竞争政权。


再看日本的民主党,它们更是目标明确;“我们的目标是完成政权更迭”,最后以压倒性优势赢得大选。它们没有主义,没有纲领;但它们却有明晰的经济、政治、外交政策,这就是它们能够掌握政权的变数。看当时民主党党部对外介绍其经济政策的重点时,“我们将把税收集中用于儿童保育和教育、年金、医疗保障、地方主权(确立)、(改善)雇佣制度等方面”。同时它们还说,“如民主党能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获胜,民主党政府将获得良机;用以整合其积极的中国政策,和其同样强烈的、维持牢固日美同盟的意愿”。这样看来日本的党同样也没有主义,因为掌握政权才是目的;为了掌握政权,所以民心才是根本;这也是当今世界所有政党竞争的落脚点。


现在再来看看我们台湾的国民党,它们虽然号称是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信徒;但实际却还是与时俱进而修改了党的纲领,掌握政权才是自己的唯一目标。正因为如此,所以台湾的国民党更加务实了;因为他们知道掌握政权靠什么,是靠台湾人民的选票。包括台湾的民进党,它们同样还是看中政权;所以它们的纲领更加务实,什么人需要什么就是它们党的目标;结果政治上多变应该是台湾民进党的真实写照。为什么,它们需要的是满足选票的要求而重新掌握政权。


我现在才明白了我们党的苦心,它同样与民众的需求合拍;看今天的中国人个个自私,所以我们修改了党章就是“吃苦在前而享受在后”的原则;因为我们党员也是人,所以党员自私自利也是人性的正常。我也是现在才明白当初刘少奇说的‘入党做官论’,因为我们党是执政党;我入党就是为了做官,而做官才是掌握政权的表现。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党关注民生成为己任;因为这才是执政的原则。而党的纲领是什么并不重要,因为主义是务虚而不务实的东西;所以执政不能靠主义,人心才是执政的根本。


正因为如此,我们现在千万不要用“先人后己”来评价共产党员;更不能用清正廉洁来评价党员干部,因为生活腐化是我们社会干部的普遍现象;难道党员干部就不生活腐化吗。同样我们不需要苛求表现不好的人而积极要求入党,因为加入执政党多少都有点好处;就如同我的老家农村,党员就有工资拿;而其它的普通农民就没有,这就是加入执政党的好处。当然同样的错误,党员还能够党内处罚;而非党员群众就直接行政或法律处罚,这就是执政党党员与普遍老百姓的最大区别。我现在也明白了我们的民主党派,它们为什么没有主义的概念;因为分享执政党给自己的权力也是一种幸福,它们又再追求什么呢。


现在的问题是明白归明白,为什么我们党的纲领不进行公开说明呢;这才是我又使糊涂的地方。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5月9日, 7:3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