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19 07:29:47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新加坡是优质民主吗?

张铁志

  两年前,我在新加坡的一间咖啡店,拜访新加坡重要的异议份子──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及他们党部唯一的工作人员。为了争取新加坡的民主,过去十几年徐顺全不惜以身试法,未经申请就屡次公开演讲、集会,因此多次入狱。政府还控告他诽谤,使其在2006年因付不出罚款而破产,护照也被政府没收。

  在那间光鲜亮丽的咖啡店,来来往往的人们很难看见徐顺全的悲哀。这正是整个新加坡的缩影。

  近来新加坡大选后,有学者解读新加坡政治,认为该国是“优质民主”,是亚洲仅次于日本的民主政体。相比来说,韩国和台湾的民主因为“过于西化”,所以有许多问题。我想这是要让中国读者知道新加坡的发展并不是靠威权,而是靠民主治理,但问题是,说新加坡比韩国和台湾的民主更“优质”,是非常值得商榷的。

  当然,我们并不太知道所谓韩国和台湾“过于西化”的民主造成了什么问题,也很难了解新加坡的优质民主到底是哪里为优。我们比较确定的是,新加坡事实上是一个残破不全的民主体制。

  一个真正的民主政体不只是要有政治竞争和公民参与选举的权利──政治学已经指出这叫“选举主义的谬误”,真正的民主体制还意涵着对公民基本权利的保障,对政治权力的限制等等。对后者的保障欠缺,如对言论自由的限制,更会导致政治竞争的不公平,而这正是新加坡的不民主成份之一。

  在这个看似国际化的城市国家,国内媒体是由政府所控制,基本上对政府的监督与批评都相当有限,而外国媒体若是批评新加坡政府,则不是被政府控告,就是被赶出境外。

  媒体如此,对反对者打压更为严重。长期以来,新加坡凭借殖民主义传统留下的内部安全法令来镇压异议者。该法令以国家安全之名,让行政单位可以任意拘捕人民,且不经审判就无限期拘禁。

  最著名的例子是前社会主义阵线的谢太宝被拘留二十多年,从未受过法庭审判。1987年5月21日,16名年轻的律师、商人、剧场工作者和社会工作者等,也被指控是一个要颠覆人民行动党的左派组织,而在没有被审判的情况先是被秘密逮捕而后被拘禁。

  李光耀曾说过:“秩序先于法律,因为没有秩序就不能执法……很多情况下,我们必须选择,举行审判让有罪的人逍遥法外继续破坏社会,还是不经由审判把他们关起来。”

  内部安全法令之外,李光耀政府的另一狠招是用诽谤罪控告批评者。1981年和1984年,工人党议员惹耶勒南连续两届当选议员,成为极少数的反对派议员。他批评李光耀兄弟是多家公司董事,但被李光耀控告诽谤,最后告到破产,丧失议员资格。1997年大选,李光耀和吴作栋对工人党候选人邓亮洪提出诽谤诉讼,导致邓亮洪离开新加坡。前文提到的徐顺全则是在2001年被控告诽谤,2006年因缴不出赔偿金而破产。

  新加坡对于公民集会、公开演说的权利都非常严格地限制。对选举制度的操弄,也严重不利于反对党。小者如选区划分、竞选时间的限制,大者如新加坡独创的“集选区”制度:这个制度固然可以保障少数族群的政治代表,但明显是为了让反对党难以在集选区获得席次。

  这些问题还不包括人民行动党因为历史上长期执政,对政治经济资源的垄断,所造成的不公平政治竞争。一个限制公民自由,打压政治批评而形成的一党独大体制,连民主都可能称不上,更何况是优质民主。

  来源:http://cn.wsj.com/gb/20110519/ZTZ072947.asp?source=UpFeature

新加坡是优质民主

2011年05月18日14:29 

东方网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很多人误认为新加坡是一党制。但实际上,新加坡是多党制国家,只是人民行动党长期执政,一党独大。在新加坡,政党登记是自由的,反对党也出来参加国会大选,参与选举的门槛并不高。西方教科书认为,民主就是轮流执政。但民主本质不是多党,而是竞争,是否竞争出高素质的政治治国人才,是否给人们带来好的生活。

  新加坡的优质民主,包含几个基本条件:

  一、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新加坡民主选举很清廉,没有北非、亚洲等地普遍存在的贿选现象,甚至比美国、欧洲的选举都要干净,这当然有很多因素,但与经济水平肯定相关。在一些经济落后的地方,往往一包香烟、一顿饭就能把选民搞定。

  二、经济发展带来教育扩展,公民素质提高。新加坡的选民是比较理性的,尤其是年轻一代。现在老一辈可能还有恐惧心理,但年轻人的恐惧更少,这与教育程度的提高也有关系。

  三、法治健全。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更重要的不是选择哪一个政府,而是维护政治秩序稳定。没有秩序,就没有经济发展,更没有民主。新加坡政治秩序的建立和稳定,与健全的法治有很大关系。

  新加坡的经验说明了,民主制度创新不仅很重要,而且是可能的。比如集选区制度。这曾引来很多批评,认为对反对党不利。实际上,集选区制度是非常重要的制度设计,它有效解决了今天西方仍没解决的种族冲突问题。比如强制性投票。西方认为强制投票本身就是不民主,但今天,西方一些国家投票率只有30%多,这意味着领导人是30%多的公民决定的。西方民主理论认为,公民素质是民主运行良好的前提条件。公民素质要经过长时间训练。新加坡过去几十年的强制性投票,就在慢慢培养起公民精神。

  新加坡虽然是后发民主国家,但从民主演变路径看,与发达国家的优质民主没有大的差别,均以中产阶层、公民社会和健全法治为支撑。新加坡权力集中并不是为个人,也不是为党派,而是为整个国家服务的。李光耀一代最大的贡献是把手中权力转化成制度,而不是让制度为权力服务。西方的优质民主,同样在于所有政党和人们都认同国家的基本制度,无论哪一个党上台,都按这一套去做,这就使得一个社会是不断进步和发展的。

  民主是大家选出一个领导人,说到底就是政府与人民的关系。新加坡部长议员每个星期都要定期跟选民见面,这是高度制度化的,如果部长因事不能出来,就要委托另一个部长,不能让秘书或下级出来。对部长和议员来说,保持与民众的关系非常重要,因为要面临5年一次的考试——国会大选,你不为选民服务,选民就不投你的票。如果没有这个机制,跟选民见面,就容易变成作秀。执政党切断与社会的联系,也是切断了自我改进的机会,肯定导致危机。

  很重要的是,人民行动党是向社会开放的,所有的社会精英,无论在哪个领域,只要做得出色,都有可能被人民行动党吸纳进政府。新加坡是真正的精英制度,人民行动党选拔人才也很严格。任何政党都希望自己是一党独大,但关键是怎么在合法框架内做得到。人民行动党是开放的一党独大。

  高薪养廉也是被很多人误读的新加坡经验。新加坡的官员廉洁是靠很多机制保障的,高薪不过是近十几年的事。新加坡实行官员高薪,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官员工资货币化,部长除了薪水,没有其他特殊福利,自己开车,自己买房子。第二是以高薪从企业界吸引人才。

  新加坡的优质民主,与执政党向社会开放的机制有关,也与理性的反对党和社会有关。优质民主并非某个社会、某个政党或某个人等单一因素决定,而是由很多因素决定,这些因素是可塑造的。

  来源:http://news.sina.com.cn/pl/2011-05-18/142922486667.shtml

掐脖子:周三,基辅,乌克兰议会副议长亚当·马泰恩尤科(Adam Martynyuk,图右)在一次立法会议上掐住众议员奥列格·利亚申科(Oleg Lyashko)的脖子。

淹没:周三,美国密西西比州维克斯堡的洪水灾区,一幢房屋已几近被完全淹没。

X光透视:这张由墨西哥契亚帕斯省官员提供的X光透视图显示了挤在一辆卡车车厢中的移民。这些移民来自拉丁美洲和亚洲,准备前往美国。墨西哥当地警方说,他们周二发现了两辆载有超过500名移民的拖车。图中的红色箭头是用来标注间距的。

 

类别:转贴 查看评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