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时代经济高速发展是无视基本常识的谎言!


改革开放的后十年,中国的贪污腐败成燎原之势。贪腐的蔓延催生了一个毛左集团,
毛左集团在十年间势力和影响的增长速度几乎和贪腐蔓延的速度一样快。


基于知识阅历的有限和骨子深层的专制暴力倾向,毛左错误地认为只有毛发动的那种急风暴雨式的暴民运动才能有效地打击贪腐分子;根本不知道英、美等成熟的法治国家通过民主和法治的手段能一劳永逸地遏制贪污。基于这一错误的认识前提,毛左热切希望中国能倒退到毛时代,同时对毛进行宗教式的吹捧。这种吹捧百分之九十九源于偏见和臆象真实成分则不到百分之一。真实的毛领袖毕竟干了很多不得人心的事,大饥荒和文革的空前灾难过来人还记忆犹新。为了能影响更多的中国人信奉毛主义,毛左只有乞灵于,臆造不存在的政绩来放大毛的光辉形象,意图在不了解毛中国的年轻人和健忘且不满现实的中老年人心中构建一个幸福安康人人平等的乌托邦时代
毛左不切实际地美化毛时代的中国,说什么毛中国没有腐败,官员一肩明月两袖清风;说什么毛中国国际形象光芒万丈,欧美列强都惧怕我们;说什么毛中国人人平等,人民真正当家作主……
毛领袖在经济上的无知是不争的事实,这是毛领袖最大的软肋。可就连这一没有多少争议的软肋毛左们也旗帜鲜明地为毛帮腔:说什么毛时代的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是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并跃入世界六强”……
毛时代的中国经济真个高速发展吗?
如果按毛中国的对内宣传舆论,毛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是确凿无疑证证有词的。上世纪七十年代前期,童年的我就经常看到类似下列言论的宣传标语:
美国人民吃不饱、穿不暖,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挣扎在死亡线上,我们一定要解放他们!
但那几年的真实情况是:生长在鱼米之乡且家庭劳力充足的我差一点就饿死了。
我的启蒙教育正值文化大革命后期,那时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增长率高居世界第一,重工业增长率则高达百分之三十七点九?而西方经济增长率达百分之七就算高速增长了。
所以解剖毛中国的经济真相,我们一不能依赖宣传资料;二不能依赖统计数据。
统计数据在中国是最靠不住的,且不说大跃进时期的农业统计数据显示亩产稻谷十多万斤?就是到了中国已步入现代文明的今天,各地上报的经济数据一样有惊人的掺水现象
毛领袖在中国的经济完全决策权是大跃进时期和文革时期。毛的大跃进相信各位不会忘记,各地上报的高产卫星在这个星球上虽不能说是后无来者,但绝对是前无古人。
最早上报的水稻高产卫星是湖北麻城县的亩产三万六千斤1958918日广西环江县红旗人民公社上报的高产卫星是中稻亩产13万斤”……
疏菜高产卫星是河南省某些特别丰产试验田上报的亩产160万斤蔬菜”……
杂粮高产卫星是亩产500万斤红薯”……
中国副总理陈毅在四川和广东视察时亲眼看到亩产百万斤的番薯、亩产60万斤的甘蔗和亩产5万斤的水稻。他感慨地写道:在这里所看到的种种变化,也就看到了中国6亿人民正在做着震惊世界的事情!
…………
那时的实际最高产量是多少?
中科院农学家种了6亩小麦试验田,深翻10尺,每亩下种260斤到400斤,施粪肥40万到60万斤,白天用鼓风机吹,以增加二氧化碳;晚上用灯光照,以增加光合作用。结果,最好的一块地亩产也只有900斤。
……
从上面数据可以看出:毛的最大经济才能是谎言加浮夸,结出的最大经济硕果是三年大饥荒,中国人活活饿死了几千万!仅四川一省就饿死了一千多万人(一说1300多万)?那时四川省的总人口才七千多万?许多家庭男女老幼全部饿死;不少村庄死绝。
我曾听见毛左们发出这样的论调:大饥荒有利于计划生育?说这话的人真是丧尽天良,他们不妨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当初饿死的是他的父母兄妹,他还说得出这样的话吗?
毛左也许还会找出自然灾害的借口,但一样属无稽之谈,前后比较一下谎言就不攻自破。1988年中国发生了五十年未遇的旱灾,可没听说过饿死人的现象。1998年中国发生了百年未遇的洪灾,同样也没听说过饿死人的现象。此时中国土地供养的人口可是毛中国的两倍!其实那几年的气候真相虽不能说是风调雨顺,但也没发生大面积的自然灾害。
至于苏修逼债一说同样值得商榷,外交的真相我们无法知情,但我知道中国处于饥荒时,赫鲁晓夫政府为帮助中国解决饥荒问题,主动以贷款方式向中国供应100万吨小麦和50万吨食糖。但中国政府没有接受小麦,只接受了食糖的援助。因为食糖主要是供应特权阶层的。
如果说大跃进和大饥荒是毛中国经济的最大暗点,只说暗点有以偏概全之嫌。我们不妨回顾一下毛中国经济的亮点——文革经济。
我的童年时期正值文化大革命,所以对文革后期中国经济生活记忆犹新。
我的家乡位于离武汉市不到一百公里称得上风调雨顺的产稻区,可我童年时期的主要食品是红薯外加白花菜黄荆叶芝麻叶葛根等野生植物。米饭则是十足的奢侈品。在粮食最充足的1974年也是红薯掺米饭,分盛在我们碗里的食物红薯占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浮在表层的几粒米饭屈指可数。吃肉则是不可能的,只能在过年时才能品尝点肉味。一斤猪头肉配上一大锅罗卜就是一家十口人年饭的全部菜肴。(那时的人普遍营养不良饭量特大,不到十岁的我如果碰上白米饭也能吃上一斤稻米)。
在富贵环境下长大的毛左们不知穷滋味,也许会说白花菜野菜好吃?因为今天的餐馆酒店野菜是上等菜肴。在高营养的烹调技术下,野菜都是用肉和大量动物油脂来烹制的,还要加上五花八门的调料。这种烹调法别说野菜,就是树叶也一样好吃。我们那时吃的白花菜等野菜可没加任何食油和调料,都是白水煮熟吃上几大碗,一连吃上许多天,且没有任何别的食品果腹的情况下。至于红薯一连吃上一年半载,其间吃不上任何别的食品,那滋味比城市毛左在街头偶尔吃上一个香喷喷的烤红薯不可同日而语。
这样的生活不是我一家,而是家乡多数家庭普遍的生活状况。
…………
让那些养尊处优的毛左们去过几年我童年的生活,他们就能体验真实的伟大领袖与唐国强扮演的那位指点江山的大英雄相差多大的距离。他们如果能饶幸活下来,包管百分之九十以上思想会发生一百八十度转变,由毛的坚定拥护者变为鞭挞者。少数几个例外也绝对患上了严重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毛时代的中国重工轻农。看到上面的真相毛左们也许会用毛的工业成就来为农村的悲惨生活辩护。毛中国的工业亮点是文革后期,我们来回顾一下文革后期的工业经济真相。
文革后期的中国生活用品奇缺,火柴、肥皂、食糖、染料、布匹、照明用燃油全靠供应且数量极少,远远不能满足维持家庭生活的最低需求。那时家家户户都有一辆手摇纺车和木头织布机,家人穿的衣服多数是自纺自织。尤其是到了1975年以后,家乡的火柴、肥皂、食糖、染料、照明用燃油的供应几乎处于长期断绝状态。我童年记忆中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爷爷抽旱烟时用火镰击石取火;母亲去深山采摘皂荚代替肥皂洗衣;用草木灰拌青草代替染料染土布;父亲去山里砍松节用于晚上照明的镜头……
毛时代的中国最骄人的经济成就是两弹一星。童年时代的我就经常在宣传媒体和中小学生作文中看到下面这段文字:
原子弹、氢弹爆炸成功,万吨巨轮乘风破浪,人造地球卫星飞上天空……”
今天的毛左两弹一星作为毛时代的中国经济取得巨大成就的最有力佐证。其实能否造出核武品和卫星与经济水准并没有必然的联系。北朝鲜的经济水准比南朝鲜落后几十倍,人均收入只相当于南朝鲜的百分之一。可北朝鲜的金氏政权却成功地爆炸了原子弹,南朝鲜的核武器工业则是一片空白。
一个国家拥有核武器并不等于这个国家拥有先进的科技;没有核武器的国家并不表明这个国家没有制造核武器的科学经济实力。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日本眼下没有核武器,但拥有在短期内制成多牧核弹头的核潜力。北朝鲜眼下似乎拥有一枚核武器?但想制造多枚核弹头则注定力不从心。
专制国家能够调动全国的资源集中从事某项形象工程建设,在某一领域取得举世瞩目的成果。但因此付出的代价也是高昂的,因为国家资源集中用于吸引眼球的形象工程,真正关系国计民生的实用工业则得不到急需的投资,从而造成实用工业的长期落后。
核武器与一个国家的军事实力也没有必然的联系。因为核战争没有胜利者,所以今天的世界谁也不能轻易率先使用原子弹,否则会招致自身的率先毁灭,除非象萨达姆那样的末世赌徒才会不顾一切疯狂按下核按扭。基于核武器只有威摄作用而无实战效能,今天的世界决定战争胜负的主要物质因素依旧是常规武器。毛时代的中国虽然拥有原子弹氢弹,可常规武器的发展却严重滞后,且不说走向大国之路的海空力量不值一提,就是陆军使用的大炮坦克,在七九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也是丑态百出。如果毛时代的中国军事工业不是率先发展核武器而是发展海空力量,中国在南沙群岛的军事威摄力就会大为增强,也不至于在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昔日连进贡都不够格的蛮夷小邦的步步进逼下束手无策。这三个撮尔小国在毛领袖时代就开始肆无忌惮地蚕食中国的南海领土。

就算毛时代的中国真个拥有较高的经济增长率,但一个国家的经济成就并不单纯由经济增长率决定的,它还取决于这个国家原有的经济水准。对于一个一无所有经济起点很低的国家来说,在短期内取得较高增长率是很容易的,就象水温从零度到一百度很容易上升一样。一百度的水温度升高一倍到两百度很难;可一度的水升高一倍到两度只需努一点力就能达到目的。毛接管的中国是真个的一穷二白,别说十多点的经济增长率,如果能充分调动各方面的积极因素,在最初几年就是百分之几十的增长率也不是天方夜潭。我的家乡在分田到户后,粮食总产量在第一年就翻了两倍左右。

相对于文明世界的经济高速发展来说,毛时代的中国经济其实长期停滞不前。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中国的经济总量和日本持平。到了毛后期的七十年代,日本的经济总量则超过中国七倍以上。
至于说毛时代的中国跃入世界六强更是无稽之谈。
下面是1970年中国经济世界排名
1970
年世界各国(地区)GDP总值排名(除苏联外,按当时汇率)
01—-
美国——–1,0255亿美元
02—-
———-2068亿美元
03—-
西德———-2037亿美元
04—-
法国———-1470亿美元
05—-
英国———-1236亿美元
06—
意大利———1077亿美元
07—
加拿大———-851亿美元
08–
澳大利亚———429亿美元
09—
墨西哥———-396亿美元
10—
西班牙———-390亿美元
11—-
瑞典———–357亿美元
12—-
荷兰———–351亿美元
13—-
中国———–272亿美元

那时中国的经济总量连国土面积只有四万一千平方公里,人口一千五百多万的荷兰都不如?
…………

综上所述:毛时代的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是毛左们无视最基本常识的谎言!

二00九年七月一日

 


毛时代经济高速发展是无视基本常识的谎言!


改革开放的后十年,中国的贪污腐败成燎原之势。贪腐的蔓延催生了一个毛左集团,
毛左集团在十年间势力和影响的增长速度几乎和贪腐蔓延的速度一样快。


基于知识阅历的有限和骨子深层的专制暴力倾向,毛左错误地认为只有毛发动的那种急风暴雨式的暴民运动才能有效地打击贪腐分子;根本不知道英、美等成熟的法治国家通过民主和法治的手段能一劳永逸地遏制贪污。基于这一错误的认识前提,毛左热切希望中国能倒退到毛时代,同时对毛进行宗教式的吹捧。这种吹捧百分之九十九源于偏见和臆象真实成分则不到百分之一。真实的毛领袖毕竟干了很多不得人心的事,大饥荒和文革的空前灾难过来人还记忆犹新。为了能影响更多的中国人信奉毛主义,毛左只有乞灵于谎言,臆造不存在的政绩来放大毛的光辉形象,意图在不了解毛中国的年轻人和健忘且不满现实的中老年人心中构建一个幸福安康人人平等的乌托邦时代
毛左不切实际地美化毛时代的中国,说什么毛中国没有腐败,官员一肩明月两袖清风;说什么毛中国国际形象光芒万丈,欧美列强都惧怕我们;说什么毛中国人人平等,人民真正当家作主……
毛领袖在经济上的无知是不争的事实,这是毛领袖最大的软肋。可就连这一没有多少争议的软肋毛左们也旗帜鲜明地为毛帮腔:说什么毛时代的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是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并跃入世界六强”……
毛时代的中国经济真个高速发展吗?
如果按毛中国的对内宣传舆论,毛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是确凿无疑证证有词的。上世纪七十年代前期,童年的我就经常看到类似下列言论的宣传标语:
美国人民吃不饱、穿不暖,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挣扎在死亡线上,我们一定要解放他们!
但那几年的真实情况是:生长在鱼米之乡且家庭劳力充足的我差一点就饿死了。
我的启蒙教育正值文化大革命后期,那时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增长率高居世界第一,重工业增长率则高达百分之三十七点九?而西方经济增长率达百分之七就算高速增长了。
所以解剖毛中国的经济真相,我们一不能依赖宣传资料;二不能依赖统计数据。
统计数据在中国是最靠不住的,且不说大跃进时期的农业统计数据显示亩产稻谷十多万斤?就是到了中国已步入现代文明的今天,各地上报的经济数据一样有惊人的掺水现象
毛领袖在中国的经济完全决策权是大跃进时期和文革时期。毛的大跃进相信各位不会忘记,各地上报的高产卫星在这个星球上虽不能说是后无来者,但绝对是前无古人。
最早上报的水稻高产卫星是湖北麻城县的亩产三万六千斤1958918日广西环江县红旗人民公社上报的高产卫星是中稻亩产13万斤”……
疏菜高产卫星是河南省某些特别丰产试验田上报的亩产160万斤蔬菜”……
杂粮高产卫星是亩产500万斤红薯”……
中国副总理陈毅在四川和广东视察时亲眼看到亩产百万斤的番薯、亩产60万斤的甘蔗和亩产5万斤的水稻。他感慨地写道:在这里所看到的种种变化,也就看到了中国6亿人民正在做着震惊世界的事情!
…………
那时的实际最高产量是多少?
中科院农学家种了6亩小麦试验田,深翻10尺,每亩下种260斤到400斤,施粪肥40万到60万斤,白天用鼓风机吹,以增加二氧化碳;晚上用灯光照,以增加光合作用。结果,最好的一块地亩产也只有900斤。
……
从上面数据可以看出:毛的最大经济才能是谎言加浮夸,结出的最大经济硕果是三年大饥荒,中国人活活饿死了几千万!仅四川一省就饿死了一千多万人(一说1300多万)?那时四川省的总人口才七千多万?许多家庭男女老幼全部饿死;不少村庄死绝。
我曾听见毛左们发出这样的论调:大饥荒有利于计划生育?说这话的人真是丧尽天良,他们不妨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当初饿死的是他的父母兄妹,他还说得出这样的话吗?
毛左也许还会找出自然灾害的借口,但一样属无稽之谈,前后比较一下谎言就不攻自破。1988年中国发生了五十年未遇的旱灾,可没听说过饿死人的现象。1998年中国发生了百年未遇的洪灾,同样也没听说过饿死人的现象。此时中国土地供养的人口可是毛中国的两倍!其实那几年的气候真相虽不能说是风调雨顺,但也没发生大面积的自然灾害。
至于苏修逼债一说同样值得商榷,外交的真相我们无法知情,但我知道中国处于饥荒时,赫鲁晓夫政府为帮助中国解决饥荒问题,主动以贷款方式向中国供应100万吨小麦和50万吨食糖。但中国政府没有接受小麦,只接受了食糖的援助。因为食糖主要是供应特权阶层的。
如果说大跃进和大饥荒是毛中国经济的最大暗点,只说暗点有以偏概全之嫌。我们不妨回顾一下毛中国经济的亮点——文革经济。
我的童年时期正值文化大革命,所以对文革后期中国经济生活记忆犹新。
我的家乡位于离武汉市不到一百公里称得上风调雨顺的产稻区,可我童年时期的主要食品是红薯外加白花菜黄荆叶芝麻叶葛根等野生植物。米饭则是十足的奢侈品。在粮食最充足的1974年也是红薯掺米饭,分盛在我们碗里的食物红薯占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浮在表层的几粒米饭屈指可数。吃肉则是不可能的,只能在过年时才能品尝点肉味。一斤猪头肉配上一大锅罗卜就是一家十口人年饭的全部菜肴。(那时的人普遍营养不良饭量特大,不到十岁的我如果碰上白米饭也能吃上一斤稻米)。
在富贵环境下长大的毛左们不知穷滋味,也许会说白花菜野菜好吃?因为今天的餐馆酒店野菜是上等菜肴。在高营养的烹调技术下,野菜都是用肉和大量动物油脂来烹制的,还要加上五花八门的调料。这种烹调法别说野菜,就是树叶也一样好吃。我们那时吃的白花菜等野菜可没加任何食油和调料,都是白水煮熟吃上几大碗,一连吃上许多天,且没有任何别的食品果腹的情况下。至于红薯一连吃上一年半载,其间吃不上任何别的食品,那滋味比城市毛左在街头偶尔吃上一个香喷喷的烤红薯不可同日而语。
这样的生活不是我一家,而是家乡多数家庭普遍的生活状况。
…………
让那些养尊处优的毛左们去过几年我童年的生活,他们就能体验真实的伟大领袖与唐国强扮演的那位指点江山的大英雄相差多大的距离。他们如果能饶幸活下来,包管百分之九十以上思想会发生一百八十度转变,由毛的坚定拥护者变为鞭挞者。少数几个例外也绝对患上了严重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毛时代的中国重工轻农。看到上面的真相毛左们也许会用毛的工业成就来为农村的悲惨生活辩护。毛中国的工业亮点是文革后期,我们来回顾一下文革后期的工业经济真相。
文革后期的中国生活用品奇缺,火柴、肥皂、食糖、染料、布匹、照明用燃油全靠供应且数量极少,远远不能满足维持家庭生活的最低需求。那时家家户户都有一辆手摇纺车和木头织布机,家人穿的衣服多数是自纺自织。尤其是到了1975年以后,家乡的火柴、肥皂、食糖、染料、照明用燃油的供应几乎处于长期断绝状态。我童年记忆中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爷爷抽旱烟时用火镰击石取火;母亲去深山采摘皂荚代替肥皂洗衣;用草木灰拌青草代替染料染土布;父亲去山里砍松节用于晚上照明的镜头……
毛时代的中国最骄人的经济成就是两弹一星。童年时代的我就经常在宣传媒体和中小学生作文中看到下面这段文字:
原子弹、氢弹爆炸成功,万吨巨轮乘风破浪,人造地球卫星飞上天空……”
今天的毛左两弹一星作为毛时代的中国经济取得巨大成就的最有力佐证。其实能否造出核武品和卫星与经济水准并没有必然的联系。北朝鲜的经济水准比南朝鲜落后几十倍,人均收入只相当于南朝鲜的百分之一。可北朝鲜的金氏政权却成功地爆炸了原子弹,南朝鲜的核武器工业则是一片空白。
一个国家拥有核武器并不等于这个国家拥有先进的科技;没有核武器的国家并不表明这个国家没有制造核武器的科学经济实力。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日本眼下没有核武器,但拥有在短期内制成多牧核弹头的核潜力。北朝鲜眼下似乎拥有一枚核武器?但想制造多枚核弹头则注定力不从心。
专制国家能够调动全国的资源集中从事某项形象工程建设,在某一领域取得举世瞩目的成果。但因此付出的代价也是高昂的,因为国家资源集中用于吸引眼球的形象工程,真正关系国计民生的实用工业则得不到急需的投资,从而造成实用工业的长期落后。
核武器与一个国家的军事实力也没有必然的联系。因为核战争没有胜利者,所以今天的世界谁也不能轻易率先使用原子弹,否则会招致自身的率先毁灭,除非象萨达姆那样的末世赌徒才会不顾一切疯狂按下核按扭。基于核武器只有威摄作用而无实战效能,今天的世界决定战争胜负的主要物质因素依旧是常规武器。毛时代的中国虽然拥有原子弹氢弹,可常规武器的发展却严重滞后,且不说走向大国之路的海空力量不值一提,就是陆军使用的大炮坦克,在七九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也是丑态百出。如果毛时代的中国军事工业不是率先发展核武器而是发展海空力量,中国在南沙群岛的军事威摄力就会大为增强,也不至于在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昔日连进贡都不够格的蛮夷小邦的步步进逼下束手无策。这三个撮尔小国在毛领袖时代就开始肆无忌惮地蚕食中国的南海领土。

就算毛时代的中国真个拥有较高的经济增长率,但一个国家的经济成就并不单纯由经济增长率决定的,它还取决于这个国家原有的经济水准。对于一个一无所有经济起点很低的国家来说,在短期内取得较高增长率是很容易的,就象水温从零度到一百度很容易上升一样。一百度的水温度升高一倍到两百度很难;可一度的水升高一倍到两度只需努一点力就能达到目的。毛接管的中国是真个的一穷二白,别说十多点的经济增长率,如果能充分调动各方面的积极因素,在最初几年就是百分之几十的增长率也不是天方夜潭。我的家乡在分田到户后,粮食总产量在第一年就翻了两倍左右。

相对于文明世界的经济高速发展来说,毛时代的中国经济其实长期停滞不前。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中国的经济总量和日本持平。到了毛后期的七十年代,日本的经济总量则超过中国七倍以上。
至于说毛时代的中国跃入世界六强更是无稽之谈。
下面是1970年中国经济世界排名
1970
年世界各国(地区)GDP总值排名(除苏联外,按当时汇率)
01—-
美国——–1,0255亿美元
02—-
日本———-2068亿美元
03—-
西德———-2037亿美元
04—-
法国———-1470亿美元
05—-
英国———-1236亿美元
06—
意大利———1077亿美元
07—
加拿大———-851亿美元
08–
澳大利亚———429亿美元
09—
墨西哥———-396亿美元
10—
西班牙———-390亿美元
11—-
瑞典———–357亿美元
12—-
荷兰———–351亿美元
13—-
中国———–272亿美元

那时中国的经济总量连国土面积只有四万一千平方公里,人口一千五百多万的荷兰都不如?
…………

综上所述:毛时代的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是毛左们无视最基本常识的谎言!

二00九年七月一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