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看到即時新聞:

「方濱興在武漢大學演講時,遭抗議互聯網審查的學生扔雞蛋與拖鞋。抗議者向方濱興投擲了雞蛋,但並未投中,隨後脫下腳上鞋子,向方濱興扔去,並擊中了他。現場的保安十餘人追出,準備抓住扔鞋的反對者,但在在場學者的阻攔下,此人仍然順利離開現場。有學生尾隨其離開,並給他買了一雙拖鞋。」(節錄自香港新浪新聞 18/5/2011)

當下的第一個感覺是很高興,於是在FB打了一句

「就算你話我激進我都要講, 我好高興見到呢一段新聞。」

接著,在內地生活多年的學者Chung Pui回應道

「吓?激進?嘩你知唔知掟雞蛋掟鞋消息一出,我喺內地嘅網友一個個開心到呢,簡直是一泄心裏的那股烏氣啊。」

上Twitter一看,果然是大批內地推友在熱烈的彈琴熱烈地唱。畢竟這件事實在太大快人心了。接著上微博看看,發現水靜河飛,於是我又扮演訊息走私客的角色,把相關新聞貼出,結果也是有很多人轉發,直至三十分鐘之後網管開始刪文為止。

有舊生問,方濱興何罪之有?

方濱興被稱為中國防火長城(正名金盾,又稱Great Fire Wall, )之父。十三年來,在他主導下建立的防火長城把中國的互聯網變成內聯網,大部份全世界都在用的服務平台,中國人也無緣使用。中國人不能上的網站罄竹難書,Facebook, Twitter, , Google, Wikipedia, 全都連不上。另外,防火長城下,什麼字都是敏感詞,刪文、鎖IP地址、內容無法顯示的情況司空見慣。同時,中國網民還要擔心說話不和諧會被喝茶、被監禁。

如果互聯網是現代人生活不可或缺的部份的話,防火長城就是現代中國的柏林長城和老大哥的混合體。沒有資訊自由、沒有言論自由、沒有免於恐懼自由的中國網民能不恨這個極權工程的始作俑者嗎?

當然,很多中國網民還是感覺很良好的,對於他們來說什麼Facebook和Youtube根本不是什麼好東西。可是,不滿的情緒早已在知識水平較高的網上社群漫延,網絡事件此起彼落,在他們眼中,方濱興就是為虎作倀的極權鷹犬。

網民對於方濱興的憎恨不是一時一日的事。上年方濱興不知是天真還是自以為會受歡迎,竟然夠膽開微博戶口,結果在短時間內被網民留言質問至連網管也刪不及,要刪除戶口收場。

你可能會說,錯是錯在中共,方濱興也只是搵食啫,為什麼你們不攪中共,要攪這種技術專家?況且,就是不是方濱興,也有方濱X或者方濱Y,抗議者找他來發洩有什麼用?

首先,當訪濱興擔當那個有一定話事權的職位的時候,他就是那個政權的共犯。他不是中共的實Q而是官員,他所做的一切,都會直接對四億上網的國民的生活有深遠影響。中共極權統治固然可憎,但為它設計極權硬件,享受榮華富貴的方濱興也是共犯(方濱興作為大學校長,官階至少等於廳部甚至副部級)。

向一個極權共犯掟雞蛋,當然不是要掟死他(否則便不是掟雞蛋了),而是要打倒這種極權制度的權威形象。若果高級官員被掟雞蛋的消息傳開去,人民會發現原來這個攪出防火長城的家伙是可以被羞辱的,國家官員也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偉人,人民忍無可忍的時候便會找他們算帳。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