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说白道政治体制改革

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和现代化建设就不可能成功。”这是世界范围的社会实践的历史经验总结,也是社会学、政治经济学常识。此类内容的表述一直没从主流理论殿堂退出,将来也不可能退出。该理论或常识被改革者认可,也被不改革者承认。不承认“普世价值”存在的人士需特别注意,这里出现的正是一种“普世价值”。

    此话已经算得上大白话,但阐述其蕴含的意义需要更多的白话。生活中有时会遇到这样一种人,他们会时不时地申明自己是不介入政治、不关心政治的人,在他们看来,做这种表白表现的是自己的精明与成熟。其实,他这一句话即展现了自身无知的品格,说明他对我们这个社会最重要的生活元素,缺乏理解所需的智力与经验。因为,即便你不关心、不介入政治,但政治却不可能不关心、不介入你;你藐视、漠视政治,只能说明你平时稀里糊涂地“被政治”成为习惯和病症,并不能说明你远离了政治这个天使或魔鬼。政治权利是社会人所有权益的守护神;它不在的时候,随身陪伴你左右的是恶魔。

    为什么必须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根本目的、根本原因除了“人权”没有别的。政治改革就是为了落实、维护、保障全体社会成员的固有、应有的权利。共处一个社会共同体的人,你的人权大,我的人权小,你的权力因不受制约或难以制约而无限无序地扩张,而我的所有的权利,由于政治权利和社会权利这种基本权利的缺失,连口头的承诺保障都没有,或口头存在合法权利而实际上所有权利均朝不保夕。这样,无论怎样的“”和“发展”,处在特权系统之外的人群,物质、生理上只能是成本承担者而不是真正的受益者,精神、心理上只能是蒙受耻辱者而不是成就感、荣耀感的享受者。如此,全民不管怎么忙活、怎么辛苦,人民都没有温总理所说的那种幸福与尊严,也断无社会公正与社会和谐。

    功利地说,政治体制改革是为了社会“维稳”。不改不革,一个贫富悬殊问题非但无法解决,还势必会继续扩大,温总理说的“扭转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也就成了空话。中国大众对贫富差距并不是非常敏感与特别不容,然而面对由政治、社会权利的分配不公所造成的贫富悬殊,他们却不会持续体验与长期默认。几乎没人打心眼里认为社会是公平的,随之而来的则是暴戾之气和失望情绪弥漫全社会,而为了维稳,管制权除了加大管制成本和管制范围别无他法,恶性循环积累恶性因素到一定程度,社会溃败则进而演变为社会崩溃。

    ,不仅为获得现时消防式的维稳效果,它的成功结局即确立长治久安的规则与秩序。历史上社会矛盾激化时,中国社会则以纯暴力或暴力的政治方式“重新洗牌”,毁败和蹂躏生命,打碎家里历代人积累起来的盆盆罐罐和精神、文化作品,而政改即挽救中国人脱离如此历史循环的唯一路数。

    如果民众或部分民众坚决不认同、不忍受社会现状或政策方针也没关系,现代政治体制的核心是和平与阳光的政治竞争机制。其确立之后,政治诉求与政治竞争激烈而非暴烈,大家只能使用低成本、低风险的“文斗”方式,谁都不能强行代表谁。人们比试的不是武力的或阴毒的本事,这就形成社会风气的根本好转,文明成果的积累就能实现最大化,否则,所有成就与繁华终将化为专供回忆的过眼云烟。所以,说现代政治体制为人类2000年的文明史上最伟大发明,这评价并无丝毫夸张;我们最需要做的,不过是接受和应用这项最伟大发明。

    政治体制改革是为了让我们的社会和人民向善、向上,换个说法就是变得不那么缺德。现代政治体制逼迫公仆直面真相,他们不说实话、不讲诚信绝对不行。不难想象,连我们的“上流社会”都是两面人,“下流社会”的作伪作弊作孽那就大有“名正言顺”的意味了。许多真有罪的罪犯心理上不认罪、不思悔改,理由其实相当充分:那些巧夺豪取、荒淫无耻的上流人物,并不比我人品诚实、道德高尚。是的,政治不公,管制的不过是“窃钩”小罪罢了,而全社会则势必随着道德大话、政治假话的飞扬而整体堕落。

    政治体制改革是为了让中国人聪明起来,从而无愧色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政府各部门、各个领域的专家学者,在阐述成就、总结经验时,总是归功于何等英明、如何能干,但一直不愿承认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我们的经济成就及其动力和速度,建立在一个最重要的基础之上——即,别的地球人发明了生活方式和千百样工具,由此我们方可以模仿、跟进乃至产生部分的后发优势。

    道理其实明摆着,在如此大国,从赤贫状态的吃不饱到吃饱吃好,生产力和消费力就有很大发展空间,我们这个族群一旦看到另一种令人羡慕的生活和消费方式,生产与市场需求即迅速拉动且必然数值惊人。温饱和跟进的成就,无需原创发明,而再造理性、文明的生活方式,出现值得文明史上值得一提的中华发明,实现全社会的可持续发展,那就非得形成(和出正常人条件完全一样的)“出大师”的社会环境不可。

    任重道远。不要以为现在的中华民族有多聪明。真要聪明,还是先从嘴巴开始吧。我们这里如今不许说的一些大白话,多是现代社会在二百年前说透、说腻了的东西,正是由于在别处说透了,才有了以现代政治为主要标志的现代化社会,有了所有的现代化。一个对陈年老话和生活常识都严防死守的社会,一个被一小群人引导正确言论、遴选“一致思想”的族群,能有多少智慧呢?大概和早已实现过军事现代化的北洋水师相去不远。

    重复一句自己多年前说过的话:中国社会“大塞车”,几乎所有煎熬中国人的难题与屈辱、痛苦,都等着在政治改革这条道路开放后疏散和化解。
http://user.qzone.qq.com/622007866/blog/1268104111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5月6日, 9:0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