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Weiwei – review
– 评述

作者:
Adrian Searle
艾德里安.瑟尔 (著名艺术评论家)
Lisson Gallery, London
利森画廊,伦敦

:@gexun; 校对:@kRiZcPEc
英文原文:http://www.guardian.co.uk/artanddesign/2011/may/10/ai-weiwei-lisson-gallery-review

这是短期内我们能在伦敦看到有关艾未未的最佳介绍。围绕艾在泰特现代博物馆陶瓷葵花籽展览造成的陶瓷尘埃的宣传,他被继续监禁而不能接触律师也未承认罪行所引起的争议,在在使得这次展览非常及时。

這場展览的焦点是他十几年来的雕塑和电影作品,既美丽又令人感到困扰。最令人困绕的莫過於艾的失踪。两张空椅子、一个空棺材、一些空容器、北京街头的长视频、寂寥的街道、沓沓的行人、像残骸一样堆叠起來的大理石门、空虛得令人痛心的楂木橱柜,每一個都和衣櫃一樣大小,橱柜上不规则的洞,能让人看到月起月落。还有一個闭路电视摄影机,和那些设置在艾未未工作室外的监视摄影机看來一模一样,不同的只是這摄影机是用白色大理石雕刻成的。也许他在注視那熟知的东西,而那东西也在看着他。

这些不同时期的,因为不同原因而制造的作品都令人觉得像是凄美的挽歌。艾的作品虽然在顾过去,但同時极富现代感。他帶给我们震撼和惊奇,也帶给我们过去和现在、东方与西方的奇特合成。

无论是用拆除清代庙宇的木料制成的超大号棺材还是“月亮橱柜”,都采取了传统的中国工艺,没有胶、钉子和螺丝。棺材沿着它的身长具有一个锐角,像一个弯曲的死人。(原句: The coffin takes a sharp angle, part way along its length, like a crooked death.求更贴切翻译)

一隻大型木制多面体,取材自塑料猫玩具,用明代木工做法制作,但形式则按照达芬奇在1509年於《神圣的比例》一书中画的其中一幅插图。一组组新石器时代的瓶子,醮上刺眼的工业油漆,又一次远古和现代的交合,又一场价值观和情感的冲突。它们的颜色很吓人,像唾液一樣的釉顏料亵渎而优雅,幾乎令人起敬。椅子是清代的仿制品,大理石賦予它们经典的气质和浴室时尚的庸俗。这些又是用一整块石头雕成的椅子,你会欣赏它們的形状,但卻压恶它们本身,這就是它们象征的反常。

那些视频可以播上好几个小時,有許多道路、桥梁、清晨、黄昏、骑自行车的和过路行人的静态镜头,它們融汇成某种无孔不入的异地生活戏剧。寂静无声的长安大街这段影片,片长10小时以上,有点像是沃霍尔的早期电影和艾德.如斯达 (Ed Ruscha)日落大道纪录片的中国版。只能研习而不能占有这影片,没有比这个更糟的事了。我多希望它可以在我的房间里不停的播放呢。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