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经验世界里,有两个中国:一是体制内,那里有一张早已织好的网,一旦进入其中,就可以左右逢源、触类旁通。财富、地位、安全感,尤其是中国社会中最硬的通货——关系,都可以在这张网中得到源源不断的补充。另一个是体制外的平民。
我们称前者为第一中国,称后者为第二中国。套用孟子的话,第一中国治人,第二中国治于人;第一中国食人,第二中国食于人。
说实话,我并不愿意以这样的二分法来理解中国社会,因为我深知二元对立极端化带来的可怕后果。从1949年算起,中国人民已经站起来六十多年了,从1978年算起,中国已经繁荣富强三十多年了。我是多么愿意相信,自己正身处盛世,千载难逢。我是多么愿意相信,社会主义法制体系已经建成,社会主义民主日趋完善,党民一家亲,干部与群众是平等的……
可是,对不起,我不小心醒了。就像《1Q84》中的青豆看到天上有两个月亮一样,我看到现实中有两个中国,青豆想回到只有一个月亮的1984,我也想回到只有一个中国的新中国。不过就现在看来,两个中国越走越远。
外交部总是说我们充分享有新闻自由,可领导可以看内参,看以收敌台,群众只能看新闻联播。也许新闻自由应该这样解释吧:你有忽悠我的自由,我有被你忽悠的自由。
领导下决心保障食品安全,可我们看到,他们让自己的食品先安全起来。国家机关特供食品基地的存在让群众迷惑了,难道这就是“风雨同舟”的真实含义?
政府口口声声要控制房价,建保障房。可房价未降,房租先涨,蚁族每月为交房租累死累活,还得听任统计局将全国城镇居民的住房支出统计成111元。花纳税人钱建起来的保障房,优先保障公务员,肥水不流外人田。
应试教育的弊端早已为全社会诟病,可有些家长并不担心,因为他们的子女从小学、初中就开始去接受资本主义国家的“毒害”。
,屁股不坐在一起,利益是此消彼长的关系,你怎么能指望他们达成共识?总有人拿妥协说事,说什么中国人不懂得妥协。妥协在政治上固然重要,但也要有前提。狼和羊之间怎么妥协?狼对羊说,我吃你,如果你不反抗,我就采取“可持续”的吃羊策略,如果你反抗,那就是破坏稳定,鱼死网不破。这不是谈判,这是恐吓。羊如果接受了,也不是妥协,而是屈服。
我希望体制外中国逐渐长大,终有一天能够有力量抵抗体制内中国的吸血,最后把后者吸收、化解

在我的经验世界里,有两个中国:一是体制内,那里有一张早已织好的网,一旦进入其中,就可以左右逢源、触类旁通。财富、地位、安全感,尤其是中国社会中最硬的通货——关系,都可以在这张网中得到源源不断的补充。另一个是体制外的平民。   我们称前者为第一中国,称后者为第二中国。套用孟子的话,第一中国治人,第二中国治于人;第一中国食人,第二中国食于人。   说实话,我并不愿意以这样的二分法来理解中国社会,因为我深知二元对立极端化带来的可怕后果。从1949年算起,中国人民已经站起来六十多年了,从1978年算起,中国已经繁荣富强三十多年了。我是多么愿意相信,自己正身处盛世,千载难逢。我是多么愿意相信,社会主义法制体系已经建成,社会主义民主日趋完善,党民一家亲,干部与群众是平等的……   可是,对不起,我不小心醒了。就像《1Q84》中的青豆看到天上有两个月亮一样,我看到现实中有两个中国,青豆想回到只有一个月亮的1984,我也想回到只有一个中国的新中国。不过就现在看来,两个中国越走越远。   外交部总是说我们充分享有新闻自由,可领导可以看内参,看以收敌台,群众只能看新闻联播。也许新闻自由应该这样解释吧:你有忽悠我的自由,我有被你忽悠的自由。   领导下决心保障食品安全,可我们看到,他们让自己的食品先安全起来。国家机关特供食品基地的存在让群众迷惑了,难道这就是“风雨同舟”的真实含义?   政府口口声声要控制房价,建保障房。可房价未降,房租先涨,蚁族每月为交房租累死累活,还得听任统计局将全国城镇居民的住房支出统计成111元。花纳税人钱建起来的保障房,优先保障公务员,肥水不流外人田。   应试教育的弊端早已为全社会诟病,可有些家长并不担心,因为他们的子女从小学、初中就开始去接受资本主义国家的“毒害”。   两个中国,屁股不坐在一起,利益是此消彼长的关系,你怎么能指望他们达成共识?总有人拿妥协说事,说什么中国人不懂得妥协。妥协在政治上固然重要,但也要有前提。狼和羊之间怎么妥协?狼对羊说,我吃你,如果你不反抗,我就采取“可持续”的吃羊策略,如果你反抗,那就是破坏稳定,鱼死网不破。这不是谈判,这是恐吓。羊如果接受了,也不是妥协,而是屈服。   我希望体制外中国逐渐长大,终有一天能够有力量抵抗体制内中国的吸血,最后把后者吸收、化解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