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给独裁者留条退路

要不要给独裁者留条退路

○本报特约撰稿 陆马 段欣毅

2011年05月27日   01 版

青年参考)
 
埃及示威者将脚踩在前总统穆巴拉克的画像上    □图片来源 CFP
 

  与更早被推翻的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选择流亡国外不同,穆巴拉克下台后,与家人继续留在埃及,从开罗来到红海海滨城市沙姆沙伊赫。

     两种选择的结果截然相反。

     如今,本·阿里和妻子在沙特阿拉伯过得想必不错,批评者说,在逃跑时,他的妻子已经收集了1.5吨黄金(价值7100万美元)。而穆巴拉克则受到警方监控,躺在沙姆沙伊赫一家医院的病床上,并面临指控。

     倒台以后,独裁者应何去何从?国际社会对此事争论已久。一些人认为,为独裁者留条出路将有助于解决一些僵局并减少流血冲突。近日,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发表题为《你可以逃,但你能躲哪儿呢?》的文章,文章称,随着国际法和国际条约大量涌现,加上国际刑事法庭地位上升,对下台的独裁者来说,安全的避难所越来越少。

     为独裁者留退路可使变革更平缓

     《经济学家》文章称,这使那些下台的大人物面临两难选择。一方面,留在国内有很大风险,穆巴拉克的例子或许可以证明这一点;另一方面,过去曾被认为是“安全”的避难国家,如今大多因引渡条款和人权公约的约束,会选择把这些“大坏蛋”送回原籍或是交给海牙国际法庭。

     过去,比利时的滑铁卢就是一个深受退位专制者喜爱的天堂,也有一些人会选择到法属里维埃拉地区游荡。像法国和比利时这样为独裁领袖提供避难所的国家一度表示,为独裁者提供一条可以走的活路,可以防止流血,并使他们所在国家的变革更平缓。

     但如今,位于这个列表上的国家越来越少了。

     对于阿拉伯世界的专制首领来说,沙特阿拉伯仍然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除了本·阿里之外,乌干达名声不佳的前独裁者伊迪·阿敏一直生活在这里。这个王国长期以来都对穆斯林统治者怀有宗教上的责任感,而不管他们犯过什么罪行。虽然阿敏从没有获得正式的避难手续,他却获许到处旅游,包括在吉达港旅馆和别墅里度过23年。

     也有人认为,接受这些不光彩的客人,是一些国家所提供的公共服务。纽约大学政治系教授布鲁斯·布诺的新书《独裁者手册》9月份将会出版。在书里,他建议建立一套妥协机制:如果独裁者面对反对时能保持克制而不屠杀平民,国际法应该为他们提供某种形式的退出机制。如果有这种退路,他说,当初西方也许能说服萨达姆离开伊拉克。此外,如果西方国家能提供除审判之外更有吸引力的条件,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也许也会更快下台。

    流亡比起留在国内更“实惠”

     通常情况下,政治强人倒台后,如果不流亡国外,极有可能遭到国内反对力量的政治清算。遭到清算的后果轻则私人财产严重损失,重则面临牢狱之灾,甚至连个人生命也无法保障。

     环顾世界,这样的前车之鉴,各国比比皆是。1999年,前南斯拉夫领导人米洛舍维奇抵挡住了多国部队78天的空袭,但在隔年选举失败后仅数月就遭逮捕。2006年,他在审判尚未结束时猝死于海牙国际法庭。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也在巴格达沦陷后数月被美军擒获,关押两年多后被送上绞刑架。

     比较起来,流亡国外对他们来说,倒是一条更实惠的路。

     2006年,泰国前总理他信因国内兵变流亡海外。即便如此,泰国国内的亲他信力量仍多次组阁或发动“红衫军”示威,对他的对手形成强大的政治压力。在今年即将举行的新一届泰国大选中,他信的妹妹又被推选为总理候选人。

     与他信类似的,还有巴基斯坦前总统穆沙拉夫,以及被他发动的政变赶下台的巴基斯坦前总理谢里夫。前者在2008年被迫辞职后一直流亡海外。但目前,他仍然遥控国内亲信筹组政党,并盘算着在2012年回国参加大选。而谢里夫也曾在海外流亡多年,在穆沙拉夫政权难以为继时,又回到巴基斯坦,凭借其组建的政党成为巴政坛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

     而穆巴拉克则在没有和反对派达成豁免协定的情况下,选择留在埃及。这为他受到清算埋下伏笔。此外,有评论称,穆巴拉克受到清算,可能会成为独裁者拒绝主动下台的一个诱因。

     往哪里逃是个难题

     目前,敘利亚阿萨德总统与也门总统萨利赫、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都属于被认为应该下台并受到驱逐的统治者。

     卡扎菲的问题最受关注。据法新社报道,早在3月,欧洲国家的政客就提出了默许卡扎菲流亡的计划。英国《独立报》网站则透露,英国愿意与卡扎菲做交易,允许他逃过指控,前往庇护地避难。据说,英国有不少人支持让卡扎菲离开利比亚并结束冲突,允许他享受诉讼豁免权,并在另一个国家度过余生。此后,美国《纽约时报》也在4月18日报道了美国官方的相似态度。

     卡扎菲看上去有很多选择,但不包括沙特阿拉伯。《经济学家》称,当该国国王阿卜杜拉还是王子的时候,卡扎菲曾经试图暗杀他。

     乌干达总统约韦里·穆塞韦尼的发言人第一个公开表态,欢迎卡扎菲移居到这个东非国家。这也许将受到西方国家的欢迎和喝彩——他们正为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发愁。

     此外,西方国家老对手,比如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和尼加拉瓜总统的丹尼尔·奥特加,也纷纷强调了他们对卡扎菲的支持。由于白俄罗斯被怀疑向利比亚提供了武器,因此有分析认为,它也许会为卡扎菲提供避难。

     此外,据《经济学家》报道说,经采访过很多被驱逐的独裁者的意大利记者里卡多·奥利奇奥建议说,如果阿萨德和萨利赫举棋不定,他们可以考虑一下那些“几乎没人承认的小国”,比如自己宣布独立的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通常被认为是摩尔多瓦的一部分)。他说,这样的地方很少需要为什么国际责任操心。

     [链接]

     “清算”穆巴拉克们

     ◆4月13日,穆巴拉克及他的两个儿子被埃及检察机关以涉嫌贪污、挥霍公款、滥用职权谋私等罪名逮捕。

     ◆5月5日,前内政部长哈比卜·易卜拉欣·阿德利贪污及洗钱罪名被判成立,获刑12年。

     ◆5月10日,前旅游部长贾拉纳被判腐败罪名成立,获刑5年。

     ◆5月13日,穆巴拉克的妻子苏珊遭拘捕,数日后,在将价值约400万美元的财产上缴国库后,才得以获释。

     ◆5月18日,有媒体报道,穆巴拉克已宣布将其名下1.43亿美元银行存款捐献给政府,以期获得特赦,但埃及军方随即否认了这一传言。

  来源:http://qnck.cyol.com/html/2011-05/27/nw.D110000qnck_20110527_1-01.htm

等待食物:本周早些时候,位于苏丹南北分界线上的阿卜耶伊地区爆发激烈战斗,以致成千上万南苏丹民众逃离家园。图为周四,在南苏丹Mayan Abun村的一个难民安置点,妇女们正在排队等候领取分发的食物。

前逃犯:周四在塞尔维亚,被起诉犯有种族灭绝罪的前波黑塞族(Bosnian Serb)部队总司令拉特科·姆拉迪奇(Ratko Mladic)在逃亡十余年后被捕。姆拉迪奇被指控策动了1995年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杀害了约8,000名穆斯林男子。图为周四,一个男孩从姆拉迪奇头像的涂鸦旁走过。

寻找:上周日,一场强劲的龙卷风席卷了美国密苏里州乔普林市,造成至少125人死亡。图为周四,安吉·埃尔伯特(Angie Elbert)在她祖母位于乔普林、已被损毁的家中寻找可用物品。

类别:转贴 查看评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5月27日, 7:3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