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Mandelbrot89’s blog – FeedzShare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27日,  已有 7 人推荐


5月25号,我被金山西山居告知,通过了西山居在学校的笔试,叫我在早上过去公司面试。于是早上我跟我另外两个同学一起过去西山居,9点半达到公司,大概11点半面试完,然后我们几人又跑去M记吃了午餐,吃饱饭足坐公车回学校。

公车驶往学校的半路上,突然家里来了电话,我想当然的以为是家里人想知道我面试的结果。电话那边是我姐接的电话,我姐说:“弟,是你吗?有人想跟你说几句话,你等等。”听语气我觉得我姐今天语气有点不大寻常。

于是那人开始跟我讲话了,他问,你的名字是不是XX?

我说是,怎么了?

他说,你上次寒假回学校是什么时候?

我怎么会记得我什么时候回学校,于是我说我不记得了。

他说,你想清楚点,是13号还是14号?

我说,那应该是13号吧,我不是记得很清楚。我开始觉得有点点不妥,但我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直到他下面一句话,我才马上意识到家里发生什么事了。

他说,你是不是在家里用过自由门?

我说,自由门?

他一口就咬定我是用过自由门的了,然后说,你用自由门来干什么?

我不知他为什么会知道我用自由门,为什么会找到我家,他是如何找到我的,其实我从这里学到一些东西,就是对方一口咬定你时,你可以承认,但一定不能坦白,因为你不知对方究竟知道多少,你应该反过来试探他,试探他究竟是如何找到你的,他找你的目的是什么。

但我那时反应不过来,我真的很老实,我完全没说假话,我说,因为我读的是计算机专业,所以我们很多时候需要上很多技术论坛,但是网站我们都访问不了,所以我只能使用自由门来访问这些资源。

他说,你都上什么网站?

我说,比如说我们专业的一个计算机语言,就需要使用这个软件来访问。

他说,这个不说,你是不是经常上自由门上面那些网站?

我说,没有啊,我不上那些网站的,我只是用来当工具下载我们需要的那些学习资源。

老实讲我并没说假话,我真的觉得动态网上面的内容实在是喜欢不来,可能有客观的,但是我有其他获得咨询的途径,不需要动态网上面的网站。

他说,那你知道秘密树洞不?

于是我终于意识到,他想从我这知道什么了。翻墙并不是主要目的。

我说,我不知道啊。

他说,你别给我装,你知道秘密树洞不?

当时我有点懵了,其实我应该一口咬定我不知道,不管他问你什么,你应该一口咬定,而且坚决地说你不知道,我想,只有这样的话,你才能知道,究竟他知道你些什么。

我说,我知道,但是我从没用过,我只知道有这个东西而已。

他说,你从哪里知道的?

我说,像微博啊,上面都就有类似的秘密树洞。

当时我想,你他妈的讲话那么不干脆,问个话都要绕圈子。

然后他说,你的自由门软件都装在哪了?

我说,我一般都放在桌面上,有的话就只有那里有了。

然后突然电话给了其他人听,那是我舅,我舅在派出所工作。

我舅跟我说,XX啊(我小名),刚才啊什么什么书记,(具体我不是很记得了)刚才跟你说的你听到了吧,以后你就别使用这个软件了,还有,在学校有用的话,也要记得删除掉,知道不?

我只能恩恩地答应着。

故事的发生大概就是这样。

我觉得实际上这并能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喝茶。这个电话过后,我妈,我爸,连续打了我好几个电话。我问我妈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妈说今天早上家里突然接到个电话,然后硬是跟我姐说我姐用过什么自由门,我姐听得不知所云。然后他说,叫你爸直接过来派出所,我全家吓到要死,以为犯了什么事。我爸到了派出所,问他究竟是什么事,那王八蛋不说是什么事,就说你就在这等着,后来我爸实在没办法,才叫了我舅,了解情况后大概知道怎么一回事,于是派了两个警察到我家,查看我的电脑。我妈说,还好是有你舅,不然的话,他说一定要叫你回来,当面把事情说清楚。我可以想象,我父母有多紧张。我妈说,哎,为了你这事,我们整个下午都没吃饭,你爸在派出所按了好多个手印,名字也签了好多张。

他妈的,我当时真的挺气愤的,你他妈干嘛麻烦我家人,你可以在学校找我谈话,但不要影响到我家人,我妈身体又不是很好,她这样一吓,晚上又肯定会失眠。

而且,我只是一个学生,你有必要怕到连个学生都不放过吗?我一点影响力都没有,我能做屁大点事?你们有这么多精力,为什么不花在真正为人民服务上?纳税人辛辛苦苦挣的钱就是反过来养这些人来监视自己的吗?靠!

加上前阵子看到自由门的报道,我猜想可能是自由门这个软件已经被破解了,所以他可以成功定位到使用者的ip。

于是我把不要再使用自由门的消息跟身边的朋友都说了下。

我舅后来再打给我,叫我也不用想那么多,没什么事情了。我问他,他们究竟是如何找到我的。我舅说,这个是公安内部的工作,不能告诉你。

我爸后来告诉我,他是从国家安全局上边发文件过来,再找到我的。

我不知他是只知道ip,还是twitter上知道我的。于是我开始不信任任何通讯工具,昨天一听到电话铃声我就精神紧张。这个世界越来越像1984。

今晚,就是26号,我在上机课的时候,老师在访问技术网站的时候发生上不了,于是我们跟她说,你要翻墙。我同学上去用自由门帮她翻墙。我于是好意地提醒他,尽量别使用自由门。他跟我说,在校园网内,使用自由门是没事的。然后他从网络的原理跟我分析,我们是在一个局域网内,即使他们能找到我们,也无法定位具体的ip。我才明白,原来是我傻逼了,在家里用ADSL畅通无阻地使用自由门。熊猫是通过猫知道我使用翻墙的信息的。其实他并不知道我多少信息,只是知道我使用的ip,我家的ip持有人是我爸,所以很自然就找到我爸去了。

从这里我开始意识到,,这个行为在法律上虽然没能定义,但是这不是一个安全的行为,我们要为自己负责,最好要先了解到翻墙可能的后果,我们最好要确认,至少他是安全的,如果不能确保安全,那最好别去使用。

这是我第一次跟熊猫接触,我有点不知所以然,得到的经验是,不管怎样,你得冷静,即使你被叫去谈话了,如果不确定对方知道多少你的底细的话,最好什么都不要承认。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不会翻墙的大学生不是好的大学生,我很认同这句话。我是好大学生。

去你妈的GFW。

相关阅读

本文网址:http://mandelbrot89.appspot.com/2011/05/27/2011_5_26.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