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淫窝”妖魔化官场?

                               
“淫窝”妖魔化官场?

                           

                        两江居士


   
近日,网络上盛传一篇题为《东莞形象的破损与重建》的万言书。作者“黄奇文传奇”认为,一些外来外来务工人员由于在东莞工作时有过不快经历,产生了某种“泄愤心理”,从而在网络上发帖,给东莞贴上“性都”、“黄都”、“文化沙漠”等不雅的标签。这类妖魔化言论,对东莞形象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针对这种伤害,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在“微访谈”中回答网友提问时也表示,“性都”是对东莞的偏见。

 

 

  
由“性都”妖魔化东莞,我就想起了曾经读过的一篇博文:《也谈最大淫窝在哪里》。它是由强国博客作者李鸥撰写的,被推荐在人民网首页的强国博客栏目内。博文用大量的事实告诉人们,中国最大的淫窝不在宾馆酒店,而在官场!我相信,众多网友都读过这篇博文,只是不知道身处“淫窝”的刘志庚以及“黄奇文传奇”是否读过这篇博文。

 

 

 

  
这里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这么一个问题,按照刘志庚以及“黄奇文传奇”的心理和眼光,如果说最大的“淫窝”在官场,那“淫窝”岂不是对官场的偏见?岂不是对官场的妖魔化?

 

 

  
如果说“淫窝”是对官场的“妖魔化”,那首当其冲的应该是谁呢?总不会是发布上述博文的作者吧?总不会是推荐这篇博文上首页的人民网吧?

 

 

 

  
其实,妖魔化官场的,不是别人,恰恰是众多贪官本身。他们用自己赛过畜牲几百倍、几千倍的淫行,演绎了当代官场一幅幅最丑恶、最无耻的春宫图。

 

  

 
印证这种说法的例子实在是不胜枚举。女淫官有“床功最媚”的蒋艳萍、“品味最低”的陈丽、“悟性最好”的樊敏、“下场最惨”的柳海平、“屁股最美”的刘光明、“升官最快”的尚军、“光环最多”的陈光明、“假帽最多”的王亚丽、“长相最丑”的罗亚平、“情夫最多”的王菲、“情意最深”的李泳等;男淫官就多的得去了,随手可以举出一长串来,如成克杰、陈良宇、孟庆平、王昭耀、张宗海、庞家钰、米凤君、刘志华、黄松有、陈绍基、王华元、王益、黄瑶、郑少东、陈少勇、刘志军、李庆普、杜世成、杨枫、张二江、雷渊利、段义和、连承敏、曾国华、许志远、刘松涛、杜湘成、曾锦春、许宗衡、许埋永、董锋、关永健、查金贵、林龙飞、王先民等。

 

 

 

 
其他的就不多说了,仅拿“三多市长”许迈永来说吧,他“三多之一”是“女人多”。多到什么程度呢?据说是2位数。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以加班的名义,将自己办公室的电灯亮着,之后就偷偷摸摸跑到宾馆与事先越好的女人做那事;然后,再返回到办公室,给人一种夜以继日地工作的印象。其实,他哪里是在夜以继日地工作啊,而是在夜以继日地玩弄女人,夜以继日地放纵性欲。

 

 

 

  
上面举出的都是已经落马的。未落马的、类似于“三多市长”的官员还有多少呢?这是个“两难”的问题。说多了,官员不满意,他们只承认极少数;说少了,网民不满意,他们认为多如牛毛。但不管是多也好,是少也好,最大淫窝在官场这个现实总不能改变吧?可以肯定,那些还潜伏在官场的淫官,一定会在进一步“解放思想、改革开放、科学发展、包容和谐”的潮流中不断谱写出“性”的新篇章,一定会继续刷新出“性”的新记录。

 

 

 

  
文字敲到这里的时候,我想对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以及“黄奇文传奇”真诚地说一声,要想网民不妖魔化东莞,关键是怎么样打造东莞不是“性都”的新形象;由此我也想对执政者真诚地说一声,要想消除网民中已经形成的“最大淫窝在官场”的印象,关键是怎么样用实际行动证明最大淫窝不在官场。

你们以为呢?


您或许对下列文章有兴趣:

 

谁是真正的一代伟人?

 

金牌为啥敌不过强拆?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新解

 

你知道怎样“玩弄”法律吗?

 

我认为从不上访的人不能成为人大代表候选人

 

领导的“口出狂言”证明官僚的“心态嚣张”

 

砸烂铁饭碗是一种历史倒退

 

是革命群众离不开共产党,还是共产党离不开革命群众?

 

广州“神秘39号文”有啥见不得人的?

 

3万亿外储是我们卖身、卖血、卖国的钱!

 

法院“醉判”药家鑫必自摆乌龙?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5月28日, 12:3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China Digital Times is supported by the Berkeley Counter-Power Lab | 2011 Copyright © China Digital Times | Powered by WordPress